会打回旋球的赵义

赵义的青春恋爱物语1——会打回旋球的赵义

乒乓球,LPL大学的传统体育强项,也是本科生的必修课程之一。跟长跑体能课与太极拳不同,是必须要两个人才能进行的项目。毕竟如果打过去的球没有得到回应的话,击球的人只能以比球稍快——不,考虑到桌子必须绕过的宽度,以及拐弯时的惯性阻力,要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快的速度才能赶在球落下之前跑到对面击打回来,然后自己再跑回来。循环往复,支撑一节体育课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当然如果人能像乒乓球一样在桌子上来回跳跃的话或许会方便很多,但事实上,这是违规的。

不过对掌握了回旋球技能的赵义来说,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只需要在击球的时候加入一个合适的向下旋转的速度,同时控制球速较慢,乒乓球就能在与对桌触碰之后,通过摩擦,得到一个向后的力,从而弹回击球的方向;进而实现不需要对手,也并不那么消耗体力的单人乒乓球练习。

看着周围的人热火朝天的训练,赵义轻松地又以下旋球的方式打回自己上一刻打出的下旋球,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耻笑。

“快看,吴柳,角落里那个人又在一个人猥琐地笑了,好可怕。”郑棋一边用袖子擦汗,一边对桌对面的吴柳说道。

“看什么看啊,辣眼睛;还是顾好我们自己吧,下半节课就要考试了,要推拉满30组才合格呢,我们现在最多也就拉了25个。”吴柳活动了下手腕,准备要发球了。

“没事,还有他垫着呢。他连队友都没有,一个人的话,考都考不了吧。”郑棋说着,挥了挥拍子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你忘了第一节课他说的话了么,人家可是要直接跟教练打。虽然人猥琐了点,打球的姿势也很猥琐,但实力确实比我们强不是一点半点,说不定能拿满分呢。”

“想想就让人生气啊。”

“所以说无视他就好了。”

……

整个乒乓球馆里,除了赵义,36个人分成了18组打得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即便如此,吴柳跟郑棋的对话还是清晰地飘进了赵义的耳朵里,别说他们的说话声,楼顶前台两个接待聊明星的八卦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作为一匹孤狼,为了应付环境里隐藏的种种危险,赵义的视觉和听觉不自觉地就进化得格外敏锐起来——毕竟要是突然被足球场飞来的球砸中的话,是不可能有人送他去医务室的。

不过像这种程度的嘲讽,赵义早就免疫了。嘲笑往往源于弱者对强者的嫉妒,鲁迅就曾经说过:“牛羊才成群结队,猛兽总是独行。”他们这些温室的花朵,玩着友爱的游戏,沉醉在青春的梦幻中,哪知道现实世界的残酷呢?思索间,赵义突然就闻到了猛兽气息的靠近,是这整个乒乓球馆唯一令他忌惮的人——周秀娟!他们的乒乓球教练。

又要来了么……



“大家好,我是你们乒乓球基础课的指导老师,我叫周秀娟,大家叫我周姐,或者周教练都行。希望能跟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学期。”第一堂课,扎着双马尾,明明四十岁出头的可怕年纪,却一副青春美少女的样子,周猛兽就是以这样普通无害的方式出场的。

因为有人提前退课的缘故,最终选课名单是37人,可以说是为赵义量身定制的奇数人选——两两组队的话,他可不落痕迹,天命所归,正大光明地落单。但是周猛兽却提出了多一队三人小组的解决方案。

三体系统可比双星体系要复杂一万倍,连两人一组的无聊绑定都无法忍受的赵义,不允许自己陷入这样的可能性中。“老师,如果我单独练习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吧。毕竟组队对我而言不过是浪费时间,这样的选择也完全符合所有人的利益,考试的时候,就由老师来配合我就可以了。”当时的赵义是这样子声明的。

虽然算不上专业水准,但是以赵义的实力,在这种基础程度的乒乓球课程里拿到A确实是完全不需要练习的事情。

“哦?听这位同学的口气,似乎对自己实力非常自信的样子。这样的话,就跟老师我打一场吧,只要赢了我,我就允许你单独练习。”周秀娟给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回应——一个班级里冒出一个忤逆老师的刺头,那么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就可以增加自己的威信,更加服众了。但她不知道,这一切都在赵义的算计之中,他姑且做了足够的情报工作,知道周秀娟在体育高校里主修的是长跑,乒乓球不过是略有涉猎的水平,不然也不会来教授基础课程。自己只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营造出一种“势均力敌”的气氛,最后以“稍逊一筹”的结局输给老师,那么既可以展示自己确实不需要组队的实力,也让周秀娟的企划得以实现,高兴之下,大概率就会通过自己的提议,是为双赢战略。

于是,一场师生之间的激烈较量就在乒乓球课的第一节课,在周秀娟与赵义之间,打响了。

不过结束得倒是远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11:0——赵义完败。

“噗,之前听某人的口气,还以为是国家队选手呢。”

“来,我给大家模仿一下高手说话’毕竟组队对我而言不过是浪费时间’。”

“平心而论,他的实力很强了,基础功夫和反应速度都非常的扎实,不过是周老师太恐怖了一点。”

“是啊,是啊。周老师明明是可爱呆萌的样子,打起球来简直像野兽一样。”

“我爱了,周老师。”

“从今天起我就是周教练的粉丝了。”

赵义成了一个笑话,周秀娟收获了狂热的崇拜。结束后,她主动伸出来手,仿佛胜利者的施舍一般的,握了握赵义手。

“别看我这个样子,姑且也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哦。”周秀娟说着,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赵义“切”了一声,露出了一副熟练的“无所谓”的表情。男人的尊严嘛,本来就是最重要也最无关紧要的东西。就算是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下跪认错,并且恳求无论如何自己都想要一个人的话,还是有可能得到批准的吧。

赵义捏了捏自己的拳头,缓慢地弯曲自己的膝盖。这时候,已经转过头去的周秀娟突然回头说了一句:“对了,我允许你单独练习。”

他连忙在原地练起了高抬腿。

就这样,赵义最后还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不过……在每堂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周猛兽总是会过来,亲自陪赵义练练手。

“毕竟你最后是要跟老师配合考试的嘛,硬要算的话,我们也是伙伴了呢。”

然后就是劈里啪啦一通暴扣,打得赵义像狂风暴雨下,巨浪迭起的海面上,一艘随时要散架的破旧木船。



今天,在最后一节体育课上,周猛兽又一次向他走来了,他以为又是日常的一番“操练”。事实上,他内心甚至隐隐有些期待;毕竟人的灵魂深处都是有一点受虐的欲望的吧。在狂风暴雨中,自己能坚守的时间不知不觉越发的持久了,甚至有时候能反攻几次,这样的快乐,是其他人无法体会的。

“赵皮啊。”周猛兽来到了赵义的对面,面带微笑地打了声招呼。

我叫赵义,老师,您上次念成“赵鱼”已经很过分了。

“周教练好。“

“说了叫我周姐。“

“周姐好。“

“乖~要考试了紧张么?“

“跟老师打的话一定没问题的,老师可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呢,想来我们会配合得很好的。“

“哎呀呀,都是虚名啦。老师我可是很紧张啊,一紧张下手可就没轻没重的,你说这要是等会太紧张了没配合好你,可怎么办。“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哈哈哈,周姐您说笑了,不知道怎么能让您放松一些呢?“

“事实上,我有一个如花似玉,闭月羞花的女儿。“

“对不起老师,我现在还是想以学业为重,恋爱的话至少还是等到大学……“

“我呸,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她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理论上应该跟你一个年级;总而言之,最近在我的熏陶下,终于也对乒乓球有了些兴趣。如果假期里你能每周陪她打两三次的话,我感觉等会就会轻松不少呢。“

“不好意思啊,周姐,暑假我已经答应朋友去他那打工来着,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P市。“

“噗哈哈哈,赵力,你在开玩笑么?”周猛兽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有朋友么?“

感觉受到了侮辱又无法反驳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

“事实上老师已经打算好明年再在课上跟你相遇了。“

“等等,老师!我也没有彻底答应下我的额……那个朋友,事实上,我突然很想在暑假固定地练习一下乒乓球,如果能和您如花似玉,闭月羞花地女儿一起的话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一言为定。“

就这样,赵义最后的乒乓球基础课以“A”的成绩结课了,换算成绩点的话,是4.0,满分。

而在暑假的第三天,他也第一次和那个女孩相遇了。

“妈妈,你说的陪我打球的人呢?”

“你面前的不就是么?”

“啊,对不起,赵力同学。我不知道这就是你,还以为是被绑成人形的垃圾袋呢。”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把垃圾袋绑成人的形状吧。

“你好,周舞同学。硬要说的话,我的名字是赵义。”

“哦,好的,赵屁同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呼吸,汇聚最in、最流行的美好生活平台,来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 【明星达人】 这里有超多街拍明星、国际超模、人...
    weibomini阅读 168评论 0 0
  • 手机行业一年一个风口,今年提及最多的非人工智能AI莫属了。作为高科技的结合体,智能手机和AI天生就是一对最好的搭配...
    科技朝闻阅读 46评论 0 0
  • 我踏过了人山 走过了万难 看着浮沉的自己 凝望着高山 独自摇摆着 庆幸着 安抚着 忘了,忘了 谁是我的挚爱 谁是我...
    封三月阅读 63评论 2 1
  • 坚持了30多天的日更,终被618中断了,要命的剁手!要反省一下。但节省下来的钱是可以值得的。 总结一下,在简书的这...
    林欣慧8276862阅读 7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