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子竞技中的孤独者-1

96
吃面条养胃
2018.03.04 07:39 字数 2169

沉迷于游戏的人,都是非常可怜的,非常非常可怜。

第一次听到这种类似的话,是从我智慧的阿姨那里听到的,当时是高二的暑假,她去网吧找我,看到一群风华正茂的少年整整齐齐坐在电脑前十分认真地在打游戏,发出的由衷感慨。

但我说沉迷于游戏的人,是可怜的,跟她口中的不太一样。她当时口中的可怜,像一种恨铁不成钢,大好青春浪费在了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虚拟世界的厮杀中。

但是今天,作为一个从懂事以来就痴迷于游戏、把游戏当做自己全部生活的人,我要为他们正名。

沉迷于电子竞技的孩子们,真正的可怜之处在于他们把游戏当作是对生命之爱的唯一寄托,在西方,这种爱的名字叫作:信仰。

如果我说,人活着都需要信仰,你可能不太理解;但我说,人活着都需要爱,你可能就会理解西方或者外国所有的穆斯林、基督徒、僧人等等的信仰是什么了。在西方没有信仰,好比在中国跟女孩打招呼用“你胖了”这类行为一样,就像是人类中的异类,会被人用异样的看待的。因为没有信仰就等于你这个人没有人情味,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无私纯粹的真爱。

不要以为孩子没有信仰,孩子也是需要爱的人,而且是人类中最懂得爱、最接近天使的人。沉迷于电子竞技的孩子们,只不过是因为把信仰错放在了一个本就缺乏爱、却充满戾气的虚拟世界。

细腻的人会发现,人在生活里必须要有一个精神寄托,这种寄托可能是爱情、友情、亲情,或者电影、音乐、游戏、美食、学术、艺术等等。所以有种说人是种情感动物,这种精神寄托也代表了一个人的信仰。

痴迷于游戏的人,科学家研究发现,往往是孩提时代生活孤独的人。

因为孤独,在现实中找不到他们所需要的爱,所以他们才把对爱的希望寄托于游戏。

试想,一个在现实里找不到爱的孩子,却去充满杀戮、戾气的世界寻找寄托,本就是一件大海捞针的事情,他们却只能在不停地杀戮之中迷醉于虚幻的片刻欢愉,那是一件多么可怜的事情。而现实大多如此,我们身边充满了这类可怜的孩子,那些沉迷于网游的成年人、甚至大叔们,只不过是长大了的孤独的孩子。

而这群从小对现实失望透顶的人,往往很难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他们与人交往时,往往显得沉默寡言,不长于表达自我、不近人情,甚至也常常显得很冷漠、孤僻,其实他们是很可怜的。因为他们缺少爱,一位天使若是在童年缺少爱,且没有被正确引导,那长大就很可能沦为堕入地狱的恶魔。

我在有一对情侣同学,从高中到大学连续几年很纯粹甜蜜的恋情,最后就因为男方打游戏而决裂。女孩哭,说她也知道男孩小时候很孤独,但是她忍受不了男孩的对人的冷漠和孤僻。女孩偷偷地找到作为男孩高中最好的朋友的我,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无助地哭着问我:“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该怎么办?”

我知道有很多美好的爱情都是因为情侣中的一方沉迷于游戏而崩溃的。开始时,男孩或许会转移自己信仰,但当热恋过后,便又故态重生了。所以我说,真正的爱情是一种信仰。如果你对他的爱足够无私、光明、强大,把爱当做一种信仰,那我相信你会惊天动地地把他拉回现实的,但只是可能吧,因为能照顾好自己的,能找到自己所爱的,又有几个?

我还是不知道。因为我了解我自己也有些孤僻。虽然我朋友很多,虽然我的亲人对我很好,虽然也有女孩喜欢我,但我明白,在我的心里的最深处,对这个世界仍然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漠和不信任,在跟朋友们的相处中,我仍显得有些孤僻。

我只知道反省是自我救赎的利器。我知道,我的行为在伤害着亲人、朋友,所以我总在不断地挣扎和反省,不断地提醒自己要阳光、要对世界抱有善意、要有一颗柔软的心。



我不知道:一个人摆脱对虚拟世界的依赖,重新相信现实世界是美好的,爱这个世界,究竟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得到多少爱的能量。

我玩了至少十几年游戏,自从懂事以来,我就开始玩。现在回忆起童年以及成长往事,多的是哪个年龄段我在玩哪几款游戏,而不是对现实生活的美好回忆。小时候,游戏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小学的假期,我可以每天六点起床,打游戏到半夜零点;到了初中,网游兴起,清晨的五点,我跟小伙伴冒着严寒、踩着冬夜朦胧夜色下的厚雪或者冒着夏季的大雨、感着冒去网吧趁早占座打游戏。我的散光眼就是因为玩了这么多年游戏玩出来的,也幸亏我的家族基因好,眼睛才没瞎。

当时家里还不知道我偷偷跑去网吧玩,初中的那个年龄和时代,青少年去网吧打游戏是种类似也十恶不赦、大逆不道的罪行。

母亲曾开玩笑跟我说:“你不会像电视里的小孩那样染上网瘾吧,科学家说戒掉网瘾需要十几年。”

我厚着脸皮、昧着良心果断地回答:“当然不会!”

十几年来,游戏一直是我生活的主题,友情似乎成了游戏的辅助工具,爱情、亲情种种人情更得靠边站。

在虚拟世界里的这些时光,我边打游戏边自责,但游戏是我丢不掉的精神包裹,因为它就是我的信仰,也是我生活中唯一的精神寄托,纵然它让我时刻给我一种进退维谷的痛苦。游戏中角色的ID就反应了当时的心里,如:“心傷、猶在”、“孤獨、誰陪我”、“沉默”、“漠然”这类伤感颓丧的词,



可以说,我在游戏里创建的每一个角色都反应了当时我的心境及对生活的期望,因为游戏里的一切代表了我当时生命的全部。

到现在,今天,我刚好22周岁,

想想自己玩游戏也将近二十年了吧,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我觉得科学家的研究结论是不准确的。我认为沉迷于虚拟世界的瘾,可能是一生,可能还有来生,或者很多个轮回。科学家忽略了信仰的力量,也忽略了缺少爱的可怕。

信仰至少是一生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