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性

特别羡慕那些记性特好的人。

刚有手机的时候,大家都比谁的手机存的号码多。一个兄弟不存电话号码,直接记住200多个电话号码。这个很容易混的,大概比背《离骚》都难,所以他是真正的记忆达人。他介绍经验说,这脑子要越用,越好用。

我似乎什么都记不住。有人说:那是你不走心。似乎真是这样,每个人的兴趣点不同,记忆的触角伸到的角落也不同。我那个达人兄弟是个社交天才,五行八作没有他不相与的,认人记事是他的日常操作,驾轻就熟。好像我更喜欢《离骚》,似乎也没有“博闻强记”,读进去了,就会没齿难忘。

有的朋友,能记住很多杂事,脑子像电脑一样。比如同事孩子的名字、属相、生日;孩子什么时候考的大学,什么专业,什么时候结的婚,什么时候买的楼……搞不清楚的,也一定亲自去问问。当然,一八卦起来,有根有据,都是干货,便无敌了。我特别羡慕他们,不是喜欢八卦,是膜拜他们在交际场的游刃有余。他们也欣赏我能背过几千首歪诗,读得熟《资治通鉴》和文言《聊斋志异》,不过多数情况是拿我说事,教育孩子。所以彼此敬而远之。他们在办公室里八卦,我在走廊上喝一杯茶,读书写字,自得其乐,相安无事。

母亲有资本家血缘,见多识广,记性特好。据她说,一个三十年前只见过一面的人,她竟然能一眼就认出来了,而人的样貌在岁月里是会改变的,所以很神奇。我没有遗传母亲的记性。每次学生毕业,我都对他们说:今天分别,他年相会,你们都成了男神仙女,我记不住你们的。见了面别问:“老师,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很扫兴,记不住,你又不是屈原杜甫。干脆自报家门,我也不一定想起来,伤脑筋。

我特别崇拜这两方面都能应对自如的人。事业顺风顺水,人际八面玲珑,学术风生水起,学业学神学霸,出世入世毫发无伤。那人世间的事,我也懂,就是不愿把时间花进去。见了某领导某大咖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不得,其他就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