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技并非灯塔,金融科技才是希望


文/孟永辉


曾经,人们把互联网金融看成是互联网影响人们生产和生活的最后一个环节。借助互联网的平台优势,互联网金融的确极大地降低了人们的参与门槛,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享受到参与到金融行业的机会,于是,一个人人皆可投资,人们皆可理财的时代开始来临。从表面上来看,互联网金融是极大地提升了金融行业的运行效率的,但是,一味地追求效率,而忽略了金融行业本身的特殊性,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或许非但无法给金融行业带来持续的效率提升,反而还将会把金融行业的发展带入到新的泥潭之中。


这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之所以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所谓的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其实就是把金融行业看成了一个独立的存在,忽略了它的基础性作用和服务作用,最终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仅仅只是变成了一个投资和理财的工具而已。当金融行业的基础性和服务性作用不再,它的发展便失去了土壤,所谓的繁荣只不过会一场泡影而已。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无法给金融行业的发展找到土壤,仅仅只是一味地用它来投资和理财,即使是再强大的平台,始终都抵不过现实的残酷,最终会被市场淘汰。


当互联网金融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我们需要思考的或许不是如何彻底地去金融化,而是需要找到一条真正回归金融行业的正确发展道路。站在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看到的诸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一直在不断进行的去金融化的操作,或许仅仅只是为了逃避监管而已,并不是真正想要去做真正去改变金融行业的事情。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么,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转型或许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从过度地金融化转向了过度地去金融化。


其实,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的变革应该寻找提升金融行业效率的方式和方法,让金融行业可以更加高效地服务实体经济,而是让金融行业彻底变成另外一种更加完善的形态,最终让金融行业的功能和作用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数字科技,其实是一种完全将金融属性去除的较为极端的做法,虽然这种做法可以借助互联网时代积累下来的数据资源找到赋能其他行业的方式和方法,但是,一旦它脱离了金融的功能和属性之后,其实,它早已不是金融的一种,而是变成了一种新技术的呈现形式。


数字科技,并非互联网金融的进化方向


诚然,通过挖掘互联网金融时代积累下来的数据资源,再附之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新技术,我们的确可以用数字科技来找到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发展道路。这同样是处于头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普遍都会选择的一个进化方向,沿着这个方向发展,我们可以找到一条完全与互联网金融不同的发展道路。但是,如果我们将互联网金融的进化方向看成是数字科技,而忽略了金融行业本身的特殊性,此刻的数字科技或许早已不再是金融的新形态,而是变成了一种新技术。


这种建构于金融行业的基础性和全面性特征之上的新技术的确可以给金融行业本身以及金融行业之外的其他行业带来影响和改变,从而提升他们的运行效率。然而,一旦互联网金融进化成为数字科技的时候,它便早已不再是金融行业的一种,而是变成了一种新科技的形态。因此,数字科技并不是互联网金融进化的方向,而是互联网金融平台躲避监管的方向。对于那些仅仅只是把互联网金融平台看成是一种撮合方式的玩家们来讲,数字科技则可以为他们在撮合和中介之外,找到一种全新的生存方式。


这种全新的生存方式不再是靠撮合和中介来获得,而是通过更加底层和深度的赋能来实现。纵观当下的数字科技玩家,我们可以发现,他们不仅对金融行业进行深度赋能,还将赋能的对象延伸到了金融行业之外的领域里。我们可以把互联网金融朝着数字科技的进化称之为一种以金融形态的之外的方式来发挥金融的功能和属性,这里的功能和属性其实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投资和理财,而是变成了数字、数据等全新的形态。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金融看成是金融行业的一种新形态的话,那么,数字科技这种完全背离了金融行业的传统功能和属性的方向,其实并不能够完全是互联网金融进化的新方向。因为数字科技更加纯粹,更加本质和彻底,它所服务的对象并不仅仅只是金融行业,还包含了诸多金融行业之外的其他行业。


值得庆幸的是,当互联网金融开始蜕变,我们看到,数字科技并不是唯一的发展方向。除了数字科技之外,我们还看到了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将发展的重点转移到了金融科技身上。值得注意的是,金融科技的玩家主要是以传统金融机构为主,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成为金融科技玩家的主要构成成分。同数字科技一味地去金融化不同,金融科技玩家并不仅仅只是在做去金融化的相关操作,而是试图在金融的疆土之上,寻找提升金融行业效率的方式和方法,即以金融行业为出发点和回归点,借助新技术的手段来寻找提升金融行业效能的方式和方法。金融科技并未真正割断它与金融的联系,它的终极的呈现形态同样不仅仅只是技术形态,而是继续呈现的是金融形态,即金融科技依然是金融的一种。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科技可以更好地诠释金融进化的新方向,更有希望成为未来金融行业的一种全新的形态。


可见,虽然数字科技衍生于互联网金融,它的数据积累多半衍生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积累。但是,由于数字科技本身与金融行业的完全割裂,最终让它彻底演变成了一种新技术的类型,而不再是金融行业的一种新形态。因此,数字科技并不是互联网金融进化的方向,而是那些并不具备金融特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逃避监管,寻找新的发展突破口的方向。


这其实为那些对数字科技抱有幻想的玩家敲响了警钟。因为从现在的发展情况来看,很多所谓的数字科技玩家其实就是想要通过加持数字科技来躲避监管,并且试图继续做相关金融的事务。其实,这恰恰暴露了他们对自身改造的不彻底。因为如果数字科技的玩家对自己的改造足够彻底的话,那么,他们其实早已跳出了金融的牵绊,真正进入到了一种更加基础,更加深度的发展阶段。他们的盈利模式同样也不再是简单地局限在金融行业本身,而是深入到了更多其他的领域当中。因此,盲目地把数字科技看成是互联网金融进化新方向的做法,非但无法让玩家们摆脱互联网金融的泥淖,反而还将会陷入到一种全新的泥淖之中。因为互联网金融仅仅只是对金融行业的启蒙,真正的改变或许要从金融科技开始,金融科技才是真正具备金融特质的全新金融形态。数字科技则是一种完全去金融化的存在,它的未来只能在科技方向上,而不是在金融方向上,盲目地把数字科技看成是互联网金融进化的方向只能让玩家们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里。


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启蒙后的新形态


当数字科技走向了去金融化的极端之后,金融行业的进化其实从互联网金融开始向金融科技转移。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互联网金融启蒙了金融科技化的进程,它让金融行业开始从一个相对较为传统和原始的行业,开始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新时区。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完全可以把金融科技看成是互联网金融启蒙之后的金融新形态,金融科技才是真正能够诠释金融进化的新形态,而数字科技只能算是一种全新的技术类型,而不再是金融的一种。


金融科技所展现的金融行业的效能提升从外化转变成为内生。互联网金融时代,金融行业的效率提升是通过去中间化的方式来实现的。正是由于去中间化的存在,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必要的金融行业的流程和环节被阉割,最终互联网金融其实非但不比传统金融先进多少,甚至还没有传统金融完备和全面。这个时候,互联网金融出现乱象几乎可以被断定是一种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经历了互联网金融的启蒙之后,人们发现金融行业效能的提升并不能够通过外化的方式来实现,外化的方式所带来的效能提升仅仅只能让金融行业失去自己,脱离实体经济,最终变成了一个滋生犯罪和乱象的土壤。通过深度改变金融行业本身,在保持金融行业原有特质的基础上来寻求金融行业效能提升的方式和方法,才是金融行业发展的正道所在。这是人们经历了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启蒙之后所得到的经验和教训。


金融科技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不再盲目地进行去中间化,而是以金融行业的本质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来寻找提升金融效能的方式和方法,正是金融科技真正要做的。纵观当下的金融科技玩家无一不是在通过改变金融行业的内在元素、内在流程、内在机制来寻求提升金融行业效能的方式和方法。相对于互联网金融简单粗暴的去中间化,金融科技更加关注的是对于金融行业本身的改造,新技术与金融行业的深度融合,总之,金融科技的变革不再脱离金融行业本身,而是变成了一个以金融为核心的全新的发展方式。这个时候,金融科技不但保留了传统金融行业那些最纯粹,最能展现自我的部分,而且还在这个基础上有了一定的提升和改变,最终让金融行业效能的提升从外化转变成为内生。


金融科技从本质上来讲依然是金融的一种,而不是科技的一种。互联网金融之所以走向败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因为它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互联网物种,而不是金融物种。数字科技同样如此,它急于摆脱监管的执念让它彻底变成了一种科技形态,而不再是金融的一种。金融科技,之所以能够比较完美地诠释金融进化的新方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金融科技从本质上来看是金融的一种,而不是科技的一种。


从这个逻辑来看,我们现在经历的这场以金融科技为主打的全新发展,其实是一次回归,一次以金融为终极方向的回归。这次回归是让那些在互联网金融时代失去的重新找回,让互联网金融偏移的重新校正。站在金融行业的角度来看待金融科技的话,它更加能够代表一种全新的金融形态。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看到的是金融科技与其他行业的进化是同步的。它们都是建立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之上的。对于金融行业来讲,它只有与这些新技术进行融合,并且通过融合衍生出金融科技的新形态,才能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大背景下找到与人们新需求的契合点。从金融科技是金融的一种,而不是科技的一种来看,它同样是互联网金融启蒙后出现的金融新形态。


金融科技有立足金融核心的金融功能和属性的再拓展。同数字科技彻底与金融的功能和属性割裂不同,金融科技在立足金融行业的同时,我们同样看到了它对于新的功能和属性的拓展和延伸。从现在金融科技玩家的发展情况来看,金融科技的功能和属性其实已经摆脱了传统意义上的投资和理财,进入到了更多的领域里。社交、消费等诸多新的功能和属性开始在金融科技的层面上得到新的诠释,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新的诠释基本上都是围绕着金融这个核心来发展的,而没有脱离金融这个核心。


当金融科技有了新的拓展,但是,这种拓展又是围绕着金融这个核心的时候,所谓的金融科技其实早已变成了一个全新的金融形态。这同样是在互联网金融的启蒙之下获得的。只有经历了互联网金融的洗礼和启蒙之后,金融科技的玩家们才会真正明白,所谓的金融再进化并不仅仅只是一味地脱离金融本身,而是要找到如何去完善金融本身,并且找到金融行业与用户需求的全新契合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科技是一次立足金融行业本身的全新进化。当金融行业的真正进化找到了它应该坚持的,发现了它应该拓展的,所谓的进化才有意义。如果仅仅只是一味地去金融化,忽略了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像现在很多的数字科技玩家一样,这样的进化虽然从短期内可能是有效的,但是,从长期来看,依然将会把金融行业的进化带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互联网金融的持续监管让很多人开始选择一条完全去金融化的道路,虽然这条道路可以逃避监管,并且迎合现阶段的发展风口,但是,这种与金融行业彻底决裂的做法或许只能逃避监管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正是因为如此,所谓的数字科技其实并不是金融再进化的方向,而以金融为核心的金融科技才是,认清这一点,我们才能在互联网金融的启蒙之下,真正开启有关金融进化的新世代。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