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灰蒙蒙的天,长空染上了一片绯红,这是一个孤寂的黄昏,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秋风瑟瑟地吹打每一个生灵,数落每一个路上的灵魂,树木挣扎着,可还是没能留住最后一片黄叶,青草,被黄叶覆盖,染上了一抹暗黄,一株曼陀罗从彼岸飘了过来。

    一阵巨响后,一阵尖叫声传来,又一阵轻微的倒地声音,紧接着,天空下起了红雨。时间在此刻没有停留,只是习惯性地放慢脚步,也不唉声叹气,连头也不屑回一下,对于它来说,这不过又是一件小事儿罢了,它潇洒地来,又潇洒地离去。而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将会是一场永久也无法挥之不待的梦魇。

    一个落冠的年华,在高楼的天台上偷偷地徘徊,徘徊的同时还在思考着一些问题,至于思考什么问题,无从知晓,也没有人会去思考这个人在思考什么,毕竟这个人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他在天台中央盘踱了好久,从天蒙蒙亮踱到了现在,他决定打三个电话,一个给家人,一个给朋友,还有一个给陌生人。给家人打了三个电话,家人没接,给朋友打了三个电话,朋友没有接,打给陌生人,陌生人也没接。他决定就此走之,怯怯地踱到天台边缘,隔着水泥护栏怯默地往下瞟了一眼,对着离自己十九米远的大理石地板发了三秒的空。而后,他爬上了护栏,转身面对着天台,闭上双眼,双臂渐渐展开,就要形成一副十字架的样子,就准备要下坠。晚风吹动着他的衣服和他长长的头发,还有他那就快见到光明的胡渣,忽然,一阵自责感传来,他又踱回了天台。他决定写下一封遗书,算是对这个世界做最后一件负责任的事,他从裤兜掏出了钢笔,从地上捡起随身携带的黑色的笔记本,沉默地写着,只有晚风吹动他长长的头发与就快长出的胡渣。

    钢笔在微微泛黄的纸张上摩擦,不断发出唦唦的声音。

    “对不起,生育我且深爱着我的父母啊,如今我将离开这阳光明媚的人间,我此刻话语不多,因为天堂的列车就要发车,如果我错过来这辆列车,我的灵魂将堕落原野,我将分裂成行尸走肉和孤独畸形的灵魂。

    对不起,陪伴着我的朋友啊,如今我将离开这阳光明媚的人间,我此刻无需多说,我们的友谊已在这珍贵的人间里绿草如茵。

    对不起,我深深爱着的陌生人,你到我的灵魂里来,从我的灵魂里去,我此刻感慨万千,但是天堂的列车就要发车如果你错过了我离去的列车,那么我会在天堂等你,如果有来生,我会化作一颗梧桐,为你遮阳蔽阴,甘愿做一颗单纯而简单的灵魂,只许你离开,绝对不会离你远去,我将扎根在你贫瘠的荒原里,扎根千年。

    最后,请别将我的灵魂埋在泥土里,也别将我的灵魂锁进黑黑的匣子里,我最害怕黑暗,黑暗只会让我徒增忧伤,我渴求光明。请将我的灵魂分成两把,一把撒在南方,一把撒在北方。”

    少年写完当即,签下了名字,写上了日期,用呜咽的声音把遗书诵读了一遍,他的脸上泪水全无,把笔记本合上,捧到眼前留下一个简单的吻,又将笔记本整齐地放在天台的正中央,钢笔垂直于笔记本的中间,手机压在钢笔上,与钢笔和笔记本垂直,远远地看去,是一个十字架的形状。

    他再次踱到天台边缘,他爬上了护栏,转身面对着天台,闭上双眼,双臂渐渐展开,就要形成一副十字架的样子,就准备要下坠。晚风吹动着他的衣服和他长长的头发,还有他那就快见到光明的胡渣,手机铃声响了,少年睁开眼睛,仿佛对生活再次有了一丝薄薄的希望,少年依旧面无表情地爬下了护栏,踱到天台中央,拿起了电话。

    “儿子啊,妈妈跟你说件事儿,你爷爷奶奶的丧事儿,我们已经处理好了,他们留下的财产也处理妥当了,你姑姑是娘家人儿,分得最少,你叔叔平时最心机,小算盘已经打得天衣无缝,但好在你爸爸是老大,折腾了几天,也算是对半分了吧。还有,元旦那天如果你能回来的话就回来吧,家里都挺想你的,律师事务所已经发来消息,我跟你爸元旦前一天就得去签离婚协议书。天冷了,你要多穿点衣服,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你是我们的唯一的一个儿子。”

    “哦”,电话挂了,少年终于留下了两行热泪,这一切源自于母亲的最后一句话,这一切,源自于灵魂深处深深的愧疚。

    朋友打来了电话

    “喂,哥们儿,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诗集和书被出版社审过了,只不过哪些比沉重都被退了,出版社真没眼光,你写得这么好。哦,还有,你那只猫还是没找到,然后,演出不用准备了,那边说我们的歌太丧,你又坚持要搞原创,所以咱们的演出被取消了。”

    “嗯”

    第三通电话打了过来

  “陌生人,你的猫在我这里,我会好好照顾它的,你的诗我还留着,谢谢你,咱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我有男朋友,虽然他不及你好,但我们先遇见了,我至今也写不出一首诗来送给你,我很抱歉,你给我发的信息我也尽量不去看,所以,你可以不用再给我发信息,记得,如果有一天,你讨厌我了,记得告知我一声。”

    “好”

    少年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充满情欲且欲求不满的虫子,被大自然抛弃,被人类抛弃,被扎根千年的梧桐树的腐烂的根抛弃。他沉着地重新整理了一下着装,把自己收拾地干干净净,再次把手机垂直压在钢笔和笔记本上,最后一次踱到天台边缘,他爬上了护栏,转身面对着天台,闭上双眼,双臂渐渐展开,就要形成一副十字架的样子,就准备要下坠。凉风吹动着他的衣服和他长长的头发,还有他那就快见到光明的胡渣,他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终于坠到了天堂,大地上是一副血红的十字架,少年一身黑倒在上面。

————2017/12/12

捌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好久之前的作业了,不会画光,不敢下手,跟着心蓝姐的步骤图一步步还是画完了。 光,是画不出来的,但是可以体现出来,我...
    鹿小乖hi阅读 171评论 6 7
  • (二)你的人字拖 五年级的时候,我和米健同桌。 米健是个和他的名字很像的男生,说得好听点吧,是很健硕的。说得不好...
    枉卿花阅读 124评论 0 0
  • 漂泊在浑浊的尘世海 你听到某个晴朗的岸在呼唤 纵是蛟龙 难避风浪 若是蛟龙 何惧风浪 愿是蛟龙 越过风浪 时光淘出...
    简福_Jane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