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6)

96
李一十八
2017.08.28 15:01* 字数 4977

02002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25)
死神背靠背目录

                         清醒的凶手 现场的回忆

所有在现场的都在现场,所有不在现场的都不在现场。所有该在现场的都在现场,所有不该在现场的都不在现场。

“后来刘强和田兵就来了。”赵阿姨说。

确实,十分钟过后,刘强和田兵就来了,还来了一个凑热闹的。赵阿姨只能认为她是来凑热闹的,因为这个人来不来关系不大,来了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不来也没有人会怪罪她。这个人就是朱明明。赵阿姨认为她只是来凑热闹的。

四个警察,一个被害者,一个凶手,在一个屋子里,而且极其安静,四个人开始都没有谈话。

刘强和田兵矗立着,仿佛接受训练时候的样子,毕竟眼前这个凶手实在让人搞不懂。

朱明明仿佛真的是来凑热闹的一样,看不出半点紧张,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

这个男子坐着,屁股深深陷在沙发里面,身体前倾,两腿仿佛是自然放在地上,其实是在用跺脚的力气往下的。衣服凌乱,衬衫的扣子掉了两颗,应该是和妻子搏斗的时候造成的。脸上没有伤,只是表情分外阴郁,仿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样子。仔细看,才发现太阳穴上方,头发丛里有抓伤,应该也是死者留下的。

“我叫刘熊,死掉的人是我的妻子,她叫黄痴痴。”刘熊说,身体稍微朝前面倾了一点,抖掉烟灰,然后恢复了刚刚的坐姿。

“好大一股气味。”朱明明说,这个时候赵阿姨才意识到了这个不紧张的朱明明存在的价值。

“烟味吗??”赵阿姨问,吸了吸鼻子。

“不是,被烟味给压住了。”朱明明说。

“没有啊!”田兵说。

刘强也吸了吸鼻子,说出了类似的话。

赵阿姨反复吸了几次,忽然脑子一激灵,说:“酒味!”

“对,酒味,天都亮了,刘熊你昨晚喝了多少瓶。”朱明明说。

“要不,你们先坐着,然后我们开心地聊聊,成不??”刘熊说,灭了手里的烟头,又说:“反正人死我杀的,这个错不了。”

“开心??”赵阿姨重复了一下刘强话里这个怪异得异常的词。

四个警察还是在刘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刘熊一个人坐一张沙发。

“对,昨晚我过得很不开心,回到家就更不开心了。”刘熊说,点燃了另一根香烟。

“回到家,你还记得你干了什么吗?”刘强问。

“别急,”赵阿姨拍拍刘强的大腿,说:“昨晚为什么不开心呢?”

“昨晚喝酒了,所以不开心。”刘熊说。

“是不开心才喝酒才对,刘熊。”刘强说。

“我们人都在这儿呢!”田兵说。

“别急,别急!”坐在左右边的朱明明赶忙给两人打手势,说:“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开心呢??后来你还不开心地回到了家里。”

“烦心事,遇到烦心事我就喝酒。”刘熊说。

赵阿姨到这里,给出了一个对于刘熊当时状态的大致评价,客观的中立的有效的评价。刘熊在当时是冷静的,也是理性的,说话有条理,而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身上的那股酒味越闻越明显。

“警真的是你报的??”赵阿姨问。

“难道你现在还不确定??”刘熊说。

“我不是不确定,我只是怀疑。”赵阿姨说:“平时你喝酒不?”

“几乎天天都喝,除了没钱的时候。”刘熊说着笑了笑,眼神有点迷糊,仿佛回到了昨晚在酒桌上的场景。

只是赵阿姨不知道他昨晚和那些人喝的酒,那些人又和刘熊说了些什么。

“一个人喝闷酒吗?”赵阿姨问。

“有几个朋友,随便找的,碰到一起,就一起喝酒。”刘熊说,香烟一口接一口的猛抽。他应该知道警察要问什么,他也应该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

“你的那几个朋友跟你说了什么??”田兵说。

“画蛇添足!”赵阿姨鄙夷地朝田兵看一眼。

既然刘熊都说了,随便找的,只是碰到一起而已,那也不应该是非常要好的那种朋友,不是那种无话不说有话随便说的那种朋友。就算聊天,也应该只是兴起,那几个人有预谋地给刘熊说什么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这样的话干脆别问。现在重要的是刘熊这个人,还有在卧室里的那个黄痴痴,他们两个不会这么简单的。

“你们喝完酒然后干了什么呢??”赵阿姨问。

“没干什么,他们几个一个接一个的接电话,半途都走了,最后我一个人,又喝了点,然后付账走人。”刘熊说,表情平静,看不出来有丝毫的异样。黄痴痴的死和那几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朋友,应该没多大的关系。

“然后你就回家了??”刘强问。

“对!”刘熊简短地回答,让人相信他喝完酒就直接回家了。

“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家吗??”赵阿姨问。

“要不,小赵,先把人带回所里再问吧,怎么这里给人阴森森的感觉,我浑身都凉了。”朱明明说,左顾右盼看了看,可是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

“你去卧室吧,朱明明,这里交给我们三个。知道你害怕了。”赵阿姨说,冲卧室指了指,那是黄痴痴躺着的地方。

“谁害怕了啊!”朱明明说着挺直了胸膛,仿佛接受训练的新警察一样。

“你不怕就继续坐着,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关键问题想着问。”刘强说,算是把一切都挑明了。

“放心吧,我不会跑的,人是我是杀的。”刘熊说,猛抽几口烟,烟头燃起了耀眼的火光,如果是黑夜的话,会相当明显,可此时也不赖。

“我只是女人。”朱明明说。

“我也是女人。”赵阿姨说。

“好吧,我进去就是了,黄痴痴是怎么死的??”朱明明站起来,边走边问。

“耳门受到重击,没有血迹。放心吧,那个地方会让你平静的。”赵阿姨说,朱明明就走进卧室,轻轻地把门关好,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你为什么杀了你的妻子呢?”田兵问。

“你能回忆一下什么时候到家的吗??”赵阿姨说。

“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个所的,怎么给人的感觉一点不齐心呢!”刘熊说着,尴尬一下,把烟盒子递向刘强和田兵,说:“要不??”

“工作时间不抽烟。”刘强婉言拒绝了。

田兵也摆了摆手。

“烟里可什么也没有,我不吸海洛因。”刘熊说着,悠然抽了一口烟。

刘强和田兵不由心头一紧,脸上的表情都起了明显的变化。

赵阿姨也有类似的想法,凶手可能为了掩盖更大的罪行而承认一件小的罪行。这是每个警察都有的职业经验。或许刘熊不想供出自己的瘾君子朋友,毕竟现在的事情已经能够让他死罪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肯定知道的。

可是刘熊为什么如此冷静??在座的三个心里都有这方面的考虑的。

“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吗??”赵阿姨问。

“算是清醒的,只是我喝醉了一般不吃醒酒药的,家里也没有,连牛奶都没有。”刘熊,继续抽着烟,那一圈一圈的烟更像是啤酒冒出来的泡泡。

“你还记得什么时候回到家的吗??”赵阿姨问,这个时间问题是个很关键的,如果刘熊能够准确地记住这个时间,就说明他在干所有事情的时候,是清醒的,他知道一切,他是有目的才这样干的。

“凌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刘熊说,脸上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回家以后就把你妻子黄痴痴给杀了吗??”田兵问。

“说实话吧,”刘强说:“反正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凶手了,一切必须如实交代。”

“没有,回家吵架了,然后我把她给杀了。”刘熊说,一个大大的事情硬是说成了一句话,仿佛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情。

“你妻子对你说了什么??”赵阿姨问。

然后刘熊简单说了一下回家的事情。

打开门,房间里仿佛没有人一样,其实黄痴痴是睡熟了。毕竟凌晨的时候,除了扫大街的有几个人不是在安睡呢!

“人呢?!!”刘熊一声吼。

平时回到家,刘熊也是习惯性这么一声吼,有时候黄痴痴没有反应,继续睡她的大觉,有时候黄痴痴会醒过来,因为这一声吼。

这一次,黄痴痴确实是醒过来了,而且动静挺大的。

“有毛病啊,喝醉酒了就睡大马路得了,干嘛回家!”黄痴痴打开卧室的门,用比刘熊更大的音量吼。

这是干柴遇烈火,还是针尖对麦芒啊!

“老子回家了。”刘熊说着换好鞋子,毕竟醉意未醒,换鞋子都换了好几分钟。

“你知不知道死人了??”黄痴痴说,并没有打算继续睡觉的样子,也不打算照顾这个凌晨才回家的醉鬼。

“怎么了??”刘熊瞪大了眼睛,看着黄痴痴,说:“你没死就好,管别人干嘛!”

“真的死人了。”说着,黄痴痴在沙发上坐下来,就是现在刘熊坐的位置。

“赶紧睡一会儿吧,天快亮了,你还要去工作,我也要想办法弄点钱,不然又没得酒喝了。”刘熊说着,跌跌撞撞在沙发上坐下。

黄痴痴用尽全力把他推开,一身酒气,闻着都难受,可黄痴痴哪有那个力气,推了几次,也是无用功。

“这次真的死人了,刘熊!”黄痴痴说,推不开他,但话还是要说的。天亮以后,她就要吃早饭,然后去上班。

“真的,你别告诉我,别人死了你会丢掉工作?!!”说着说着刘熊清醒了很多,只是一肚子的酒,也清醒不到哪里去。

“反正,钱不可能会那么多了。”黄痴痴直接表露了。

“怎么回事??”虽然刘熊是个嗜酒成性的人,但在社会上这么多年,这点嗅觉还是有的,他立刻就意识到天天在自己床边的老婆可能和别人有什么。

虽然刘熊脑子有点糊涂,但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他更知道自己怎么去得到自己想知道的。在刘熊的一再追问下,黄痴痴的嘴里冒出来了“金银”这两个字。

据刘熊自己的叙述,他从来不认识一个叫金银的人,而黄痴痴的朋友圈里面,也没有一个叫金银的人,刘熊确定自己和这个叫金银的没打过照面。

可金银和黄痴痴必定有染,这个刘熊百分之百确定了。

“金银死了,死了才好,敢动我老婆,死有余辜,死无葬身之地,死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是该死!”刘熊仰天大笑,他也明白了自己老婆那点工资怎么养活这个家这么多年的。

亡羊想补牢,恶狼已死掉。

“可是我觉得她并没有死。”黄痴痴说,小心谨慎,仿佛当时屋子里还有其他人的样子。

“到底是死还是没死啊,一会儿死了,一会儿没死,又不是僵尸,躺下去,立起来,立起来,躺下去。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儿,痴痴!”刘熊说,他当时以为黄痴痴只是有目的地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无非和他的酒瘾有关。

“都说他死了,可是我觉得他并没有死。”黄痴痴说。

这话让人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越来越清醒的刘熊想了半晌,说:“你不会是想我死吧!你上位成功,要把我从窗户踹下去啊!”

说着刘熊就去掐黄痴痴的脖子,黄痴痴还有喘气的机会,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刘熊,不是这样的!”

“到底怎么回事??”安静下来的刘熊打算先把事情弄清楚了来,反正黄痴痴是他的妻子,笼中之鸟是飞不到天空去的。

“金银死了好久了,这个本身不奇怪。可是后来接二连三死了很多人,都是女人,我听到小道消息说,这些人都是金银的情人,而且金银的妻子也因为故意杀人罪进去了。所以我认为金银根本没死。”黄痴痴当时确实这么说的,一字不差。

“到底是死还是没死啊,或者你的意思是,没死透,然后来找情人,杀情人,最后回到棺材里面睡大觉,跟你刚才一样。”刘熊说,根本不相信黄痴痴的生活逻辑,平时黄痴痴就傻惯了,这会儿又这么无以复加的傻,刘熊有点受不了。

“鬼故事听多了啊,你!”黄痴痴扯着刘熊的耳朵说:“金银肯定没死,他很爱他的老婆,这个我一直知道,而她老婆都因为故意杀人罪进去了。你说呢??”

“好像有点道理,好像有点联系。可是就算他爱他老婆,死这么多情人是什么意思?”刘熊说,听故事听进去了,无所谓这个故事的真假了。

“因为我是他的情人,好多年了。”黄痴痴说。

“什么??”刘熊这个时候是彻底清醒了,再加上酒劲窜上来,扯着黄痴痴的头发就是一阵打。

黄痴痴不住地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可无论她怎么喊,刘熊都不停手。

黄痴痴的头上连续挨了十几下重击,不要命地站起来,往卧室跑,在进门的一瞬间,把门关上,同时反锁了。

一道区区的木门对于刘熊来说,不算什么,何况是暴怒的刘熊,一脚下去,门就被踹烂了,锁也开了。

在卧室里,黄痴痴那一声救命还没有喊出口,刘熊就一拳打在黄痴痴的右边耳门子上。黄痴痴脑子一晕,腿脚一软,就朝床上倒下去。

可是还没有完全倒下去的那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刘熊又是连续两拳,拳拳都重,都打在耳门上。

黄痴痴仰倒在床上,都没有挣扎一下,就一命呜呼了。

刘熊心里是知道一切事情的,他也不逃避。再说了,他也没法逃,杀人就犯了杀人罪,何况离开了他老婆,他没有生活费,身无一技之长,刘熊选择了报警。

然后,就是赵阿姨的到来。

然后就是刘强,田兵,以及看起来是来凑热闹的朱明明,他们三个的到来。

“听起来,可以排除吸食海洛因或者其他毒品后造成的行为。”刘强说。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刘熊?”田兵说。

“一切都完了,什么准备也不用做了。”刘熊说。

赵阿姨知道,他说的是一个男人的尊严,虽然他是个醉鬼,但他也一样有男人的尊严。

然后刘熊被带回派出所,手铐是拷上的,刘熊并没有在手铐上炫耀他的力气。

“又是和金银有关!”我说。

“这个金银到底死没死啊,还是真的没死透,正如刘熊说的!”小鹏问。

“这个刘熊本来是施害者的,听他讲完,却又成了一个被害者。本来算是个勇敢者,怎么看,他其实是个懦弱者。”赵阿姨说,不想对案件再做什么评价了。

“当事人不一定知道所有内情的,虽然刘熊看起来是个客观的人。”我说。
死神背靠背(27)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