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抗癌散记(一)

今天是端午假期的最后一天,午饭做了一条鲫鱼、一碗苋菜、一个冬瓜汤。我和父亲哄着她吃了小半碗饭和一碗汤。我洗完碗叮嘱她吃了一片维生素,让父亲也吃了一片钙片,然后午睡。

这个中午我睡着了,因为母亲今天没有喊疼,吃的也比以前多了些。

从两周前母亲住院检查到肺癌确诊,到吃易瑞莎三天,我没睡过几个好觉,今天中午到是睡到了四点半,打开窗户和电扇,关了房门,吸了一根烟,想着刚才的那个梦……

很寻常的一个梦,梦见小时候的邻居,偷偷告诉他们:我们不幸是肺癌晚期,我们都不敢让她自己知道,你们要帮我们保密啊。然后看见四姐在假装和母亲打牌,就和我平常装的一样开心。我说着说着感觉热气上涌,赶紧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一看周围无人,便大哭起来,泪珠滚烫,砸到我的脚背上……

我承认抽烟不好,但相信烟能解乏、消愁。平常不抽烟的坏处是,突然抽烟容易让人察觉到你内心的烦闷,所以我一般不抽烟。

我也承认哭不好,但相信哭能够排解压力、释放痛苦的情绪。然而和烟一样,突然哭会让别人察觉你的痛苦或软弱,甚至会将悲情传导给身边的人,所以我很少在人前流泪。

刚才那尽情的一哭,所幸是在梦里,当然也不可能发生在理性的现实世界。再加上一根烟(当然在不被父亲母亲察觉的情况下),压抑多日的烦闷顿时减轻了许多,感觉生活中多了许多希望,我们与癌症的战争多了一丝胜算,不说胜算,多坚持一段时间也是好的吧!

生命有很多精彩,也有太多无奈!面对母亲的病我无法力挽狂澜,却也绝不会束手就擒,哪怕希望再渺茫,我也会采取最佳的方案,尽心尽力陪护在她的身边。想起填海的精卫、移山的愚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智与力不足也,情不至也,志不坚也。

其实,我们每个普通的人都可能做精卫、当愚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