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网黑的程序员,终归是世界的主宰...

作者:夏言

世界上的第一个程序员,竟然是个美女。

Ada Lovelace,著名诗人拜伦的女儿,1842年,她设计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算法。那年她27岁,聪颖过人,貌美如花。

Ada一定不会想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外人眼中的程序员是这样的——

头顶稀疏、散热良好,眼圈乌黑、神情呆滞,情话的终结者、时尚的休止符,见过凌晨任意时段的太阳,特长是写代码、抓bug以及和产品经理打架。

“招黑”是程序员的自带属性,经常被官方黑、敌人黑、外人黑,以及——自黑,以至于外人谈起程序员,总是一边同情一边误解。

事实上,我们对程序员的真正力量一无所知。

知名博主和菜头认为:

“世界上有一小群人,他们掌握常人所没有的知识,彼此用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交流,并且在这个世界上创造超出想象的东西,并且深切的改变人们的生活,在古代他们就是魔法师。在今天,他们就是程序员。所有剩下的人,都是麻瓜。”

程序员都很老实?

程序员苏享茂被前妻逼到跳楼之后,有新闻标题这样写:“救救老实人!饶了程序员吧!”

在很多人眼中,程序员和老实人是可以划等号的,这对程序员来说已经不知道是褒还是贬了。事实上,如果你以为程序员们都那么老实巴交,不善言辞,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们只是深藏功与名,等待有人或者事物触发他们与常人不一样的开关。

经典的程序员三件套。/ upsplash

若想走近一个程序员,只要一句“Hello World”,若想分裂一群程序员,只要一句“XXX是最好的语言”。

不同的交流体系隔开了程序员和麻瓜的世界。外人破译不了程序员的通关信号,就武断地认为程序员都是情商等于零的单线思维生物。

实际上,程序员们每天忙到飞起,根本没空当中央空调型暖男来发散魅力,瞄准目标、精准下手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哪天他们真的耍起心机,才发现他们其实比谁都浪漫。

1985年发行的经典红白机游戏《坦克大战》中隐藏着一个彩蛋,把鼠标移动到“建造模式”,按下指定次数的开始、右下方键、A键、B键,就会看到这样的文字:

“这个程序是由爱着NARIKO的OPEN-REACH编写的。”

OPEN-REACH就是游戏的作者大久保良一。NARIKO是一个叫典子的女性名字,她是谁,至今不得而知。

我们只知道,大久保良一把他对一个女生的表白,藏在了千千万万人玩的游戏里。

彩蛋式的硬核告白,也只有程序员能做得出来,兼具含蓄和高调,顺便向玩游戏的单身狗投喂狗粮。

一个网名叫LA pike的程序员,利用自己的专长,为女友写了一个主题闯关游戏,再现了两人相遇、约会、旅行的场景,在最后一关结束时,背景音乐响起了程序员的爷爷当年向他奶奶求婚时的歌曲。

同时弹出的还有一条讯息:

我是一个平凡的程序员,一个糟糕的艺术家,但我希望成为你生活中的另一半玩家。

在女友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时候,程序员小哥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只说了一句“你愿意嫁给我吗?”就成功把女友变成了老婆。

无需铺垫、不用演讲也不必准备蜡烛和鲜花,技术学得好,一句话搞定求婚不是梦。这是独属于程序员的浪漫,技术型求婚快准狠,一般人抵抗不来。

最大的礼物,就是多陪陪爱的人。/ upsplash

每到情人节,程序员的女友们就会收到各种别出心裁的代码情书,如果说文学青年的情书载体是文字,程序员则是用代码,文字可以天马行空,代码却要遵循严格的逻辑。

你不会想到冷冰冰的代码和符号排列组合,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那些情话看起来有种笨拙但是不容质疑的未来式浪漫,最不像情话的情话反而最撩人。

技术可以制造浪漫,技术也可以制造麻烦。

前段时间,有个程序员开发了一套AI系统,只要在APP中上传一张女生照片,程序就可以自动将这个女生的样貌与成人网站中女生的照片进行比对,辨别出她是否曾是性工作者。消息一发出就炸了,许多人谴责这个程序员空有技术,没有道德。迫于舆论压力,作者最终删除了数据库。

当人们刨去程序员的刻板印象,撕掉他们身上标签,就会发现,程序员老不老实,无不无聊,浪不浪漫,与个人有关,与对象有关,与职业无关。

他们总是这么忙。

月入三万像月入三千?

有人说找老公要找程序员,因为人傻钱多。人傻是假的,钱多倒是真的。

柳飘飘们要是丢出一句“不上班你养我啊”,程序员是真的可以毫不犹豫回一句“我养你”。

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这样的世界级富豪,还有国内的雷军、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一票互联网大佬,都是程序员出身,程序员当着当着,就改变了世界。

据《2019 年中国程序员薪资生存调查报告》显示,60%程序员年薪在10-25万之间,年薪在 50 万以上的占比 6.7%。全国平均薪资最高的职业名副其实。

但他们的有钱轻易看不出来,月入三万的他们看起来就像月入三千,甚至比土豪的观感更差,土豪们散发着土但有钱的气质,程序员们散发的气质却只剩土。

首先,程序员们已经把自嘲当做习惯,比如一个在上市互联网大公司X易工作,月薪数万的游戏研发工程师,可能会这么介绍自己:

我是码农,我在猪厂工作,我们厂是个大厂,厂长很有钱,养的猪很出名。

没有点背景知识,你分不清他到底是个喂猪饲料的,还是给猪洗澡的。第一次相亲不明缘由的姑娘,可能会编个理由离开,然后默默拉黑,永不再见。

另外,连程序员自己都承认,他们是不怎么介意自己的穿着的。

格子衫约等于制服。

穿西装,会像个卖保险的实习生,穿的太个性太帅,会有人质疑他的技术水平。

他们一天到晚对着电脑,不需要抛头露面,也不用看人脸色,只会在屏幕后头冒出稀稀疏疏的头顶,发出吧嗒吧嗒敲键盘的声音,像神秘的隐士。

与世隔绝,时尚品味就变得没那么重要。

扎克伯格的衣柜

条纹格子衫被黑得太多,有些人悄悄把格子衫换成了基本款的纯色T恤衫,但是冲锋衣、拖鞋还是要备着的,方便、舒服、省事、不用费脑子考虑搭配的衣服,才会躺在程序员的购物清单里。

时间那么宝贵,有挑衣服的功夫,还不如多写几行代码。

唯一吃亏的地方,就是当他们穿着几千块的冲锋衣去见一个姑娘,对方可能会以为是刚送完外卖顺路过来。

码农们别哭,你们是聪明绝顶。

对于程序员来说,晒包包、晒衣服都是表层的炫耀,名牌勾不起他们的狂热,他们的快乐通常来自于:关注的手办上新了,正在打的游戏通关了,或者新买的显卡到家了。

他们的钱都花在了看不见的地方,不信翻翻他们用的机械键盘、降噪耳机、鼠标、数码相机……看似平平无奇,但随随便便就能破万。

话说回来,程序员虽然挣得多,一旦互联网环境不景气,也最容易被裁员,尤其是中年程序员。一个程序员说,“今年36了,已经有被淘汰的危机感。上个月领导找我谈话,说我这半年加班越来越少了。他说其他人基本上都干到快10点,而我经常不到8点就回去了。”

某程序员因年纪过大被拒

每个程序员最后都会秃头?

程序员脱发形象深入人心了。

知乎上有个回答——HR面试程序猿的潜规则:通过发量看技术,头发越少越牛掰。

以上左图为JAVA之父James Gosling ,右图为C++语言创始人Bjarne Stroustrup,同一个世界,同一片地中海。

据说大部分失去的头发,都是程序员在找bug的时候自己薅没的。找bug时,大脑高速运转,于是不自觉地通过薅头发给脑袋散热。

程序员对于抓BUG有多狂热?

当你看到在熙熙攘攘的公共场合——可能是地铁、餐馆、商场或者马路牙子上,有人突然掏出了电脑就地而坐,以宠辱不惊旁若无人的姿态开始敲键盘,十有八九是个程序员。只有你想不到的编程位置,没有程序员做不出的编程姿势。

作为程序员,随时随地加班是基本素质,当你维护的系统崩了,或者临上线的新功能出现了问题,你得马上上线抓bug, 严重的情况下,公司最大的大佬都会在线盯着你改。

微博崩溃了,程序员也崩溃了。

所以,程序员要保持7*24小时on call,即使正在旅游、逛街、结婚、领证,也要时刻准备干活,争取早日为老板换台玛莎拉蒂,敬业精神感人肺腑。

都这么忙了,掉头发不是正常吗?

“刚开始工作一两年秃如其来,工作三五年秃飞猛进,当有一天,发量再也无法堵塞下水道,就是一代程序员的修成正果的日子。”

然而也有例外的。

不信你们看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

C#之父 Anders Hejlsberg

Scala之父 Martin Odersky

震惊了吗?他们都有完整的发际线和可观的发量。

难道……脱发不是程序员的职业病?

其实,脱发两大最主要的原因,一个是雄性激素分泌过于旺盛,一个是遗传。也就是说,是个男的就有可能脱发秃顶,跟程序员不程序员没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怎么没听说过女程序员有秃顶的困扰?

程序员的头发,完全可能和成龙大哥一样闪亮。

只是一开始有人把脱发和程序员联系起来,一传十十传百,给不明真相的群众造成了“当程序员都会脱发”的错觉。

有个程序员小哥哥说,请别再黑程序员了,其他人怎么看我们不重要,但是其他行业的女生怎么看我们很重要。

你很难找到像程序员这么可爱的生物,既有百折不挠的坚持,又有实用主义的较真。即使被黑被误解无数遍,也依然抱着乐观的心态顽强生存。

看在他们有那么多班要加的份上,请关爱程序员,没有谣言,就没有伤害。

没有他们,也就没有这个缤纷的互联网世界。/ 微博@暴走街拍

在这里我相信有很多想要学习Python的小伙伴,我自己是一名从事了多年开发的Python老程序员,辞职目前在做自己的私人定制课程,今年年初我花了一个月整理了一份最适合2019年学习的学习干货,从最基础到,各种框架都有整理,送给每一位Python小伙伴,想要获取的可以关注我并在后台私信我:学习,即可免费获取。人生苦短,我用Pytho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