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忍野八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常听我奶奶讲,那海啊,没边儿没沿,深不见底,秤砣掉下去也得落三天!我奶奶边说目光边看着远方,仿佛山的那边就是大海!我们一群孩子也就跟着我奶奶的目光向远方看,仿佛也看到了遥远的山那边的大海!没边儿,没际,深不见底,全是水,咸水,舀起来就可以炒菜的咸水,一浪过来,铺天盖地!

我奶奶裹着三寸金莲,从来就没有走出过我们居住的小山村,所以我奶奶口中的海是被她想象出来的。

后来上学了,老师给我们讲海,说中国有四大海,渤海,黄海,东海,南海。海洋物产特别丰富,先不说出海捕鱼,早上起床到海边,随随便便可以捡到成筐的鱼虾蟹,住在海边的渔民顿顿都有海鱼吃。那海鱼啊,鲜甜可口,那海虾啊,个儿大肉多,那海蟹啊,生猛无比,那海带啊,长到海底就像成片的森林!听着老师的描述,我们的眼睛睁大了,口张开了,口水流出来了,心里万般羡慕住在海边的渔民,甚至憎恨起我妈来,为什么不嫁到海边,那样我就出生在海边,就可以天天吃海鲜了(那时还不知道有海鲜这个词)。其实我老师也没有见过海,只是我老师的想象力及语言描述能力特别强,又特别爱美食,经过他的加工,大海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道道美味的食物!

于是,我在心中勾画着自己的大海,一望无际,深不见底,波涛汹涌,物产丰富,能容纳百川,能托起大船,能掀起巨浪,能掀翻大船!

再大一点儿的时候,有一次听广播剧,一下子把我弄糊涂了!广播剧的名字好像是《走出那片胡杨林》,讲的是一群探险队员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考察遇险的故事。当那群队员在沙漠深处迷失方向极度绝望之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海子!真实的海子,有水的海子,可以看到边的海子,周围出现植物的海子!一下子我绝望了!新疆也有海?沙漠里也有海?水从哪儿来?鱼在哪儿游?浪在哪儿打?这与我想象中的海完全不一样!直到我去大理见到洱海、去青海见到青海湖、去新疆见到可可托海、去北京见到什刹海时才明白,原来在我国,海不仅出现在东方与太平洋连接的地方,也出现在我国的北边、西边、西南边沙漠之中高原之间!那里的先民们也一定如我,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于是见到稍微大一些的水面就把它们称作海吧。

这次去日本,我更糊涂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本本是一个被太平洋环绕的岛国,狭长的地形,从南走到北有点远,但从东走到西绝对要不了多久。要说日本先民们没有见过海,我可真有些不相信。这次日本之游,在富士山脚下,我却见到了八个碗口大小的“海”——忍野八海!八大海呢!

沿着富士山下来,一路行驶在狭窄的村道上,道路两旁庄稼长得正盛,水稻已经抽出了穗子,玉米结出了饱满的粒儿,搭上架的日本小青爪油嫩得发亮,看到了一些日本民居,传统的町屋,这便是忍野村。这八口“海”便坐落在这个村庄里!

小桥,流水,人家,青山,绿水,就差白草红叶黄花了!远观,这绝对是一幅画家都难以描绘出来的山水画。

这四周青山环绕,海呢?海在哪儿?我正疑惑着,第一个比碗口大不了多少的水面出现了,大到只一棵树的倒影便把整个水面铺满!树影倒映,几条鱼在树的倒影中懒懒地旁若无人地游着。据说这水是富士山的雪水融化而来,水质清冽,甘甜冰凉。毕竟海中之水天上来,所以是有灵性的。导游说,这便是忍野八海的第一海!

第二海,第三海,第四海……彼此断开又相连,形状不一,大小无异,有的长条形,有的弯月形,所有的海清冽得都能一眼看到底。

导游说,走,我带你们去看这八海中最著名的一海!

沿着曲曲弯弯的回廊,穿过人流,走过一些卖土特产的商店,别以为好长的路,也就距离第一口“海”十米八米远吧!

这的确可以称作“海”!水深,足有8米深,但依然可以一眼看到“海底”。各种各样的大鱼在“海”里自由地游着,蓝的,青的,黄的,红的,绿的,深层游的,浅层游的,水面游的,各行其事,互不干扰。水草静静地在底层生长着。在水底一抬眼同样可以看到天上的一切。蓝天,白云,人影,倒映在水中,水底显得深邃而高远,一抬头,天空同样深邃而高远,分不清这群鱼到底是翔在深底还是皆若空游,分不清你我到底是头顶蓝天还是脚踏白云!如梦似幻!

这口著名的“海”,海面最多也不过两三平方,够大吧!

从这口“海”里涌出的水流向其他地方,于是一连串的“海”在它的下游出现了!一直通到最后一口小水凼!导游说,别小看这最后一口小水凼,它也深达两三米呢!小水凼的水一直往外流着,流进了附近的一条小河。这忍野八海便逛完了。

忍野八海,大概可以说明渊源流长的中华文明连同语言文字习俗一起流向日本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我已在真正的海边居住多年,海,在我心中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秘,但对世界各地大大小小被叫作“海”的湖泊还依然感兴趣!一如这忍野八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