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哑巴


西风深入街道

月亮隐去

只剩一颗星星

必定有一条深不见底的街道

让西风也暗哑

让一颗星星的光辉

骄傲地绽放

或许有一个人,他制定了规则

没有石碑或者印刷品,就像一个秘密一样

驱使着我们走向街道

编织我们又拆散我们的生命

给我们完全不同的命运

就比如我

我是一个哑巴

我却不断地说话,不断地说话

即使我放弃,我还是在说

就像那颗星星,它发散着光芒

即使在白天,它也在发散着光芒

我们看不见,不等于它就没有光芒

就像我,即使我不停地说

也不代表,我不是一个哑巴

在这个西风的夜里,我独自喃喃地上路

那条深不见底的街道

我只有说给它听

它装得下西风,装得下星星骄傲的光芒

也装得下我发出的声音

我是坚强的,我不寻求意义所在

这样,我才能不断地说话,用密集的声音扰乱那个神秘的法则

意义,刻在心里,我知道是谁制定了法则

是谁,左右着我们的生命和命运

那是一个,谁也不能说出的秘密

我把世间的语言说了一千遍

我担心,还有多少话,可供我有生之年不断地说出来

如果没有,如果,这条街道被我走到了尽头

西风不再来,星星消失

我希望,有一阵繁忙的喃喃之声迎接我

然后,那么多热爱我的人,然后

再遗忘我

我只能说,你们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我是一个说话的哑巴

然后,此刻,时间和一个哑巴

离弃了西风街道和星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