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小希第一次对阿简有印象,是高一的下学期,阿简站在3班的门口:“小希,语文老师找你!”小希便急忙跑到办公室,一推开门,围在语文老师身边的同学们就看着小希笑,弄得小希一头雾水。

 语文老师适时地来了一句:“你们说像不像?”

 “像!”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小希更好奇了:“像什么?”

 “像翠翠呀!”语文老师笑着看着小希。

 小希几乎立刻脱口而出:“不像,翠翠可以看着别人不说话,我不行,我比较爱说话,让我不说话我难受!”

 语文老师拉着小希的手:“你跟翠翠一样,有略黑的皮肤,还有大大的明亮的眼睛,给人的感觉也像!”小希就当是在夸她了,然后语文老师又说:“小希,3班和4班一起排话剧,就演《边城》,你来演翠翠吧!”

 小希好像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便随口问了一句:“谁演傩送啊?”

 “我!”阿简在一旁出声,对着小希笑道:“翠翠,请多多指教!”小希也顺着他的话茬,“合作愉快!”


回去的时候,小希突然想起阿简,这个人,好像应该早就认识的样子,两个人分别是3班和4班的语文课代表,而且又是邻班,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会到现在才开始有印象呢?不过,说实话,阿简长得还真的很像电影里的傩送,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温和。

 接下来,就是无止境地对戏、对戏、对戏!剧本是新改的剧本,为了不让结局那么悲伤,便成了“傩送回到家乡,两个人双手紧握,深情对视”!可是,两个人纯洁地都像白纸一样,打死都伸不出手来,搞得大家都很无奈,导演说:“不牵手就不牵手吧,那你们对视得深情一点!”

 可是,每次到了台词的最后,小希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往地上看去,从来没瞧见阿简的眼神长什么样子,倒是无意中看见了他嘴边的酒窝,阳光而又无害,从此,便喜欢上了有酒窝的人。

 小希是那种压抑着自己感情的姑娘,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说,更何况她自己都没搞懂对阿简是什么样的感觉。有一天,数学老师给4班上完课来给3班上课,一进门就对A男生(阿简的好朋友)说:“你去问问阿简最近是怎么了,上课跟丢了魂似的,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吗?”

 小希的心里“咯噔”一下,那一刻,她的心里竟然有个可笑的想法“不会是因为我吧”!又甩甩头,怎么可能,想啥呢?

 很快,就到了表演的那一天。表演前夕,语文老师把两个人叫过去,说一些注意事项,顺便在老师的指导下练习一下深情对视和双手紧握,两个人很不情愿地握着手,那是小希第一次碰到男孩子的手,但毕竟是演戏,没有多少感情的成分在里面。

 台上,完全交给了演员们,两个人很有默契地配合着,以至于到了最后默契地一起握着一束花,而不是传说中的双手紧握。下台,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坐在台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翠翠,你在班里考多少名啊?”阿简随口问了句话。

 小希倒是不怎么喜欢回答,毕竟因为一些原因自己上高中后就没怎么学习,甚至有些放纵自我的意味,便巧妙回避:“上次考的不怎么样,你呢?”

 “哈哈,我考了第一名哦!”阿简不经意地答道,虽然是第一名,却没有一点的骄傲或是优越感,反而是很轻松的感觉。小希以前也是经常考第一的人,只不过她的内心没有这么平淡,那一刻,她的眼神迷茫起来。

 “你以后想去哪个大学啊?”小希问道。

 “浙大吧!”

 “为什么?”

 “清华北大考不上,只能奔向浙大咯!”阿简回答得云淡风轻,小希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波动,她真的很羡慕那种淡定而从容的人。

 “去南方领一个真的翠翠回来!”前面的人,回过头,笑着说道。

 阿简没有回答,只是笑笑,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虽然报告厅里很多人,吵吵闹闹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空间,却有一丝尴尬。小希也顺着那人的话茬说道:“以后领一个翠翠回来可记得要给我们看看!”

 “哈,长得太丑了谁看得上我!”这当然是谦虚的话。

 “自然有人看得上你!”小希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顺着话就说了下去,虽然感到有一丝的不对劲,但已经没有改口的机会。

 “那……”阿简顿了一会,“你看上我了吗?”

 小希总是会在最关键的时刻表现得特别淡定,她连想都没想,就说道:“没……”


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心话,不过话一说出口,便没有再改的机会,阿简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笑笑。小希看着阿简的眼睛,里面好像藏了一抹失望。小希的心里突然有一丝懊悔,可是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最迷糊,也最清醒。

 她想:阿简是在试探她吗?还是说阿简其实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可是自己身上有哪一点值得阿简喜欢呢?如果当时说“喜欢是相互的”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尴尬了呢?

 那个年纪,正是她自卑的时候,她总是觉得自己长得不美,甚至还有点黑,学习成绩也不是很拿得出手,好像一打眼看上去,是一只丑小鸭,而且是那种变不成白天鹅的丑小鸭。

 从那次分开,走在路上,小希连跟阿简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她怕别人会传出什么“绯闻”,也怕自己会真的陷进去。当然,因为两个人都是语文课代表,所以也免不了有一些交集。今天他给她送个作业,明天她给他说个任务,一些人也没有坏意地八卦一下两个人,小希的心里既有一点点尴尬,又有一点点的甜蜜。她甚至觉得两个人是有缘分的,或许,可以考到一所大学?



于是,小希开始了好好学习的历程,可能是因为有了动力,她的进步飞快,渐渐从班上第八名追到第二名,人也开朗了很多,时不时地就会笑,因为她总是怀念那个酒窝,怀念阳光的笑容。似乎运气也变得好了很多,再也不会发生“人不找事事找人”的情况,好像一切都在朝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方向前进。

 语文老师为了感谢课代表的付出,便带着四个课代表去教师宿舍包水饺。小希和阿简又有了交集,阿简还是那个阳光少年,甚至多了些绅士味道。小希端起锅,阿简说了句“我来吧”,便从小希手上接过锅,两个人的手紧握着锅把交换过来,然后阿简还冲她笑笑,小希觉得世界明亮了许多,甚至觉得刚刚的那一幕有可能成为以后的常态。那天,两个人聊了很多,从小时候调皮捣蛋的经历到长大后的理想生活,从两个人相似的进入高中的经历到以后要考的大学,小希刻意多看了他几眼,反正又不要钱,就当欣赏酒窝好了。

 小希不知道阿简怎么想的,甚至也搞不懂自己的想法,但就是固执地开始努力学习,一点一点进步,当别人问小希想考哪个大学说,小希说:“浙大!”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不是我的目标,但我就是想去啊!”

 阿简也经常问小希的成绩,每当这个时候,小希总是会很开心,好像自己是为了他努力一样。在同学们眼中,小希就像一匹突然冲出来的黑马一样,杀出重围,偏偏还不高冷,跟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于是,她被评为“我心目中的好同学”。那个荣誉,一开始小希并不知道,因为她重感冒回家了,一个星期后再来上学,才看到挂在教学楼底下的大牌子,一股倔强还挂在脸上。


后来,高二文理分科,小希听从班主任的建议选了文科,阿简去了理科班,从那以后,两个人不再是邻班不到一米的距离,而是整整隔了一层楼。不过,凑巧的是,小希的闺蜜也在那个班。小希成天跑到楼上去找闺蜜一起吃饭,也能经常看到阿简,两个人也能寒暄上几句。

 分班后,小希的方向变得更专,稳居年级第一的高位,倒是阿简,没有以前过得那么开心了,成绩也有了下滑的趋势。闺蜜跟小希说起的时候,小希的心里还有些担心,但是表面上云淡风轻,就像当初阿简身上的气质一样,毫不在乎,淡定从容。

 再后来,闺蜜跟小希说:阿简要出国了,而且是定居!小希有一瞬间的呆愣,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巧妙地转移了话题,给别人一副无所畏惧的感觉,其实自己的内心早已风起云涌。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回放,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一起经历过很多,但交集也着实不少。小希有一个很厚的本子,上面写满了两个人的交集,甚至每一句话都记着,她翻了一遍,合上,躺在床上,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阿简,他在梦里跟她说,让她相信他,连傩送都回来了,他也一定会回来的!那是五月,翠翠的梦是五月做的,她的梦也是五月做的。


她依旧在奋斗着,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梦想从“上浙大”变成了“上北大”,她的成绩在不断提高,梦想从小火苗渐渐变成了大火球。只不过,没有一切都顺遂的事。高三下学期,她出现了“高原反应”,成绩节节败退,虽然还是保持着班级的第一名,但是分数却在不断降低,信心也在不断下降,甚至她觉得自己的高考一定会出事!

 那个时候,她不知道“高原反应”是什么,她自己不会调节,又不想麻烦别人,便一直忍着,一直给自己打着气,只是那么多的失败把她打到了十八层地狱,她一个人翘了课跑到操场上抱着自己哭,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改进。

 终于,高考,一败涂地。她不仅没有考上北大,离曾经的浙大也远远的,她只上了一所在别人看来还可以的本科学校,而她,再也没有见过阿简,忘了阿简去了哪个大学,好像是美国一个很难记的州的名字的大学,忘了阿简的联系方式,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青春的结束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是,阿简,一直长在她心里,虽然没有成为执念,但成为她青春里的一抹色彩,有时候,小希想,自己变得还不错应该也有阿简的一份功劳吧,虽然见不到你了,但还是想对你说一句:谢谢你,从我的青春里路过,让我变得更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