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写H文的乡村女作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和莫柳刚认识是在三年前,那时候我还是某网络写作平台的实习编辑,因为带我的女责编已经怀孕,所以大多数她的事情都由我来接手。

还记得那天天气十分闷热,即便我在工作室里都能感受到外面一片火海般的气温。责编拖着慢悠悠的步子走到我面前,说主编找我。

我便放下手头的事情,去了主编办公室。本来进去之前还有些忐忑,主编为什么突然单独找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实习编辑。

进去之后主编一直慢慢扯着事情,问我工作习不习惯,有没有什么困难,我脑袋十分晕乎,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绕了半天,主编终于扯到正题,说张姐(也就是带我的责编)准备休假了,让我这段时间好好干,做得好等实习期一过就给我转正。

我总算放松下来,接着主编就给了我一沓资料,说是最近平台刚签的几个女作家,让我做她们的责编。我撇了一眼资料,就看到“莫柳”两个字,其他的都没有注意。大概这就是我一开始养成的习惯,导致我后来总在一堆名字中一眼看到她吧。

回来之后我开始仔细研究资料,其他几个女作家都是A城土生土长的人,只有莫柳是邻省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县城里面的人,为此我还搜了一下她所在的县城,似乎是个主打旅游的县城,看图片景色还不错的样子。

接着我便加了她们的微信QQ以及电话号码,并且在验证通过后说一些签约作者的注意事项和截稿日期。

据我所知,一般网络作家都有点宅,大多数是手机党,所以基本上都是秒回,只有莫柳是到了晚上才同意我的请求。

在这期间我顺便看了一下她之前写的作品,我看了一下不禁让我这个单身男青年脸红到耳根。虽然说莫柳写的文涉及仙侠玄幻都市各个领域,但是大多数都……咳,怎么说呢,文艺一点就是,情欲色彩比较重,但是又不乏文学的精彩。通俗点讲,就是有料又有情节的H文作家。

我看完莫柳的几本作品,已经是晚上九点,抬头看电脑,她刚好通过了我的请求。她上来十分有礼貌的解释了今天没能及时回复的原因,说是下乡一天信号不好。我告诉她没关系,并按例交待了她一些事情,就没有继续深聊。但我心里一直在想她现实中是个怎么样的人,才能够写出那么大胆的文章。

之后每到截稿前的一个星期,都会准时收到莫柳的稿件,她喜欢用邮箱发给我,我有时候会把需要修改的地方通过QQ发给她,但她很少立即回复我,大多数都是到了晚上七八点这样才会回复我,并且把修改后的稿件再通过邮箱发回来。

有时候她也会第二天早上才回复我,一般是早上六点发的信息,我上班以后才看到,回复她以后,又等到晚上七八点再回复我。

总之就是,我很少在上班时间收到过她的信息。而且我们大多数聊的都是工作,她在QQ上面很寡言,和她写的那些文章风格十分迥异。

有次我和她提到,其实修改后的稿件可以直接发我QQ,邮箱太麻烦了,她说通过QQ发送的文件容易找不到,还是发邮箱保险一点。

说是这么说,但从那以后,她会把稿件发邮箱的同时发我QQ一份,并告知我邮箱有存稿。

我也没有再说什么,直到后来我经常找不到作家的修改稿,经常让别人再发一次,有时候作家正好没空,那我等那份稿件就花了很多时间。唯有莫柳的稿件从来不出现这种问题

我感觉到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的时间,比打开一个邮箱读取邮件的时间多了很多倍,从那以后我就养成了用邮箱收发稿件的习惯。

在我实习的这大半年中,张姐顺利生了一个胖儿子,我也成了正式的责编,自己跟进的作家基本上已经见过了,只有莫柳因为外地的缘故,从来没有见过她本人,她的社交平台上也没有她的正面照片,大多数是她工作的内容,还有她两岁左右的儿子,有时候她会在早上六点发一些励志的话,配上一些计步的截图、书本的照片。我想她应该是个挺积极工作生活的女人吧。

有时候我会在她发的内容下面点个赞,有次我问到怎么从来不见你的照片,她哈哈笑道,说人丑就不出来吓大家了。但我心里想,能够这么积极努力的人,应该丑不到哪里去吧。

后来能够见到莫柳本人是因为她写的小说可以出书了,编辑部会和她签一个关于版权的合同,大多数人都是亲临现场来签的。开始莫柳问我能不能用网络扫描件签字,她实在太忙不能跑那么远来签合同,我劝她最好现场签,实际上是我想借这个机会见见她真人,其实合同不用现场签也可以。

但莫柳怎么都不同意现场签,后来我说问问主编再答复她。实际上心里也就放弃了见到她的想法。

之后这个事情有转机是因为她的书买得挺好,所以编辑部想继续提高销量,想让她办个签售会。我去劝说她的时候告诉她办完签售会大概可以增加的收入,本来没怎么抱希望,没想到她考虑了一下以后居然同意了,我按捺着内心的欣喜和她敲定了签售时间。

之后开始筹备签售会的地点,还对接了莫柳过来A城以后住的地方,以及航班时间。

到了签售会前一天,我特意和主编请了半天假去机场接莫柳。飞机到了之后我在出口举着牌子十分兴奋终于能见到这位文风大胆的女作家了。

因为之前没见过莫柳的照片,所以我并不能在人群中一眼找到她,但她向我打招呼的时候我还是懵了一下。莫柳本人确实算不上让人惊艳,但她的眼睛十分好看,身材也很娇小,她还和我介绍了她带来的助理,我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有助理啊”,她解释说力气太小,只好带了一个能扛东西的助理。我转过身去给她带路,但心里一直闪过她那双明亮的眼睛。

之后我带她去了订好的酒店,然后去吃饭,并且讨论了明天的一个行程,然后回酒店,回酒店的路上我们顺便去了一下签售会的地点,因为离酒店比较近,最后我们走了回去。

期间莫柳有问到酒店附近有没有祖马龙的店,她想买几瓶香水和身体乳,对于这些女孩子的东西我一向不太清楚,只好请教了一个女同事,在确定了地点之后莫柳立马让助理确定行程,说是签售会之后去买香水,顺便给家人买些礼物。

之后签售会进行得很顺利,莫柳也在助理的规划下顺利买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不过她去的那个商城东西都很大牌,我平时很少进去,只是默默记下了莫柳喜欢的香水牌子,后来我买了一款这个牌子的香水送给女朋友,有点小贵,但包装十分简约而文艺,倒是很搭莫柳的气质。

签售会的成功让莫柳增加了一笔收入,这甜头让她对此后的签售会也不再推辞。

莫柳似乎很爱她的家人,每次来都会带礼物回去,我经常见她在车上和她儿子视频,她的儿子很可爱,有一只狗狗,莫柳经常在视频里交待她儿子照顾好她家的狗狗,那种她和小孩子撒娇带着哄的口气我至今记得,每次想到都会想笑。

有一次还因为她家的狗狗因为老死,赶去机场的路上她和孩子视频,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怎么劝都劝不听,她挂了视频之后只好改签了机票,问我A城哪里可以买到健康的宠物狗,我介绍了我朋友家刚生下来两个月的狗宝宝。莫柳立马调转车头,直驱我朋友家。最后还因为担心飞机上对宠物狗的转运过程对狗狗不好,莫柳硬是生生坐了一天一夜的高铁回去。

莫柳很少提到她的丈夫,我唯一一次见到她的丈夫是在某次签售会之前,也是那唯一一次,让我了解到了莫柳的世界。

那次我照旧去酒店和她对接第二天的签售会,留意到她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我开始以为是新的助理,结果她介绍说是她的丈夫,我十分惊奇。她继续解释说因为丈夫放假,就顺便一起过来玩。

那次我们工作对接过程中,莫柳一直很严肃,她的丈夫也在一旁板着脸,我感觉气氛紧张,就匆匆对接完行程就退了出来。

在退出房间前,我似乎听到她和她丈夫的争吵,但那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也不好劝说,还是匆匆跑离酒店。

在离开酒店两个小时之后,我准备到家洗澡睡觉,没想到这时候接到了莫柳的电话,她说话有些吞吐,但过了一会儿,她便说明了意图“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随后我在酒店附近的肯德基见到了莫柳,她还是之前那件衣服,只不过面容有些憔悴,我仔细一看,发现她脸上有些淤青,我心里一股无名火冒了起来,但又不好开口。

莫柳和丈夫吵架从酒店跑了出来,因为出门匆忙,只带了手机,A城她也只认识我,想和我借身份证重新开一个房间。

我帮她开好房间之后,准备嘱咐她好好休息,没想到她叫住了我,她说“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和她在床脚的地板上坐了下来。我比肩坐着她,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一股淡淡的花香十分好闻。

莫柳点燃了一支烟,开始絮絮的说着她的事,她从小就是独生女,很听父母的话,所以一毕业就考了公务员,留在父母身边,也是听了父母的安排,和本地的一个男人,也就是她现在的丈夫结婚了。她从小喜欢写作,但也就是小打小闹。

本来莫柳可能也就那么平淡的过完一生了,但在她新书发售之后出现了变数,家人觉得她写这些文章影响不好,丈夫也不理解她,对她进行责备,有时候还会打她。

这次她来签售,丈夫更是跟着她来一探究竟。

莫柳来过大城市之后也开始觉得,她不应该就这么过完一生,她想实现她的梦想,她想得到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学习机会,她想重新开始人生。

我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能在一旁默默听她说完。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房间的床上,莫柳没了踪影,但我依旧闻出了那股好闻的花香味,证实昨晚不是一个梦。

随即我看到了莫柳凌晨六点给我发的信息,说她回去了,麻烦我帮忙改期签售会。我心里很想骂人,但想到昨晚她那个样子出现在公众面前确实不好,只好赶去签售会现场和读者进行了说明。

之后我跳槽到了另外一个平台做责编,和莫柳少了联系,但我依旧关注着她,她写了一本关于一个高智商女子用各种手段残杀掉家暴的男人,然后伪装成意外避开法律的制裁逃脱掉的悬疑故事。我不知道她家里发生了什么让她写出这样的故事,但故事情节精彩绝伦,步步紧扣,情节十分吸引人,这为她引来了一大波读者,甚至还准备翻拍成影视作品。

再后来,我听说她考上了A城某传媒大学的研究生,离婚然后嫁给了A城一个小导演,还把父母和儿子接到了A城。

再后来,我就经常在影视作品里看到她的名字,偶尔我也会买一支祖马龙的香水送给女朋友,但至今我仍旧不知道她身上的花香是什么,我也没有机会问她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