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弟弟出生前后

悠悠弟弟出生前后

悠悠弟弟:

我想把你的出生经过记录下来。

五月二十二日,是预产期。吃完早餐,我和家人,包括你的通城奶奶(姥姥),新余奶奶,姑姑及叔叔一起拿着住宿用品及你的衣物去医院,准备剖腹产。因为医生已建议剖腹产。一来你比较重,大概有八斤左右;二来你的脐带绕脖子两圈;三是你的头部还没入盆;再就是妈妈已经三十二岁,算大龄产妇。

那天我们只计划先去住院,因为在此之前,我已连续吸氧九天了。原因是你的胎监结果不算理想。要么是你没动,要么就是有小变速。没想到后来就在那天生下你了。头一天,一位非常关心我的邹老师热心地给我联系妇产科医生,她担心我远嫁他乡,生孩子会有诸多困难。我非常感谢她的雪中送炭。那天,我按预约的时间,八点半在妇幼住院部门口等张奶奶(邹老师帮我委托好的),她带我办理住院手续,并把我介绍给第一产科的主任黄医生。她给我检查,用手伸进我的子宫摸你的头部,确认了你的头部完全没入盆,结果还建议我剖腹产。张奶奶还是坚持要我自己生产,她说她的女儿也在外地,她非常理解我的处境。如果能顺产,那当然是最好的。黄医生说,我的情况即使再等待半个月,婴儿的头部都未必下得来。既已如此,又到了预产期,那只好剖腹产。

决定了剖腹产,住院手续紧锣密鼓地进行。黄主任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手术,我举棋不定。因为我想先住几天医院再说,反正你也发育好了随时可以出生。你的爸爸也希望我住院几天先适应医院的环境,好让医生了解妈妈的身体状况。但通城奶奶走来走去,嘴里不断念叨剖腹吧剖腹吧。她已然紧张不堪了,进来晃去如中了魔一般。她希望快点结束妊娠,早点结束我的痛苦和担心。妈妈怀着你的这段时间,爸爸陪我们的日子还不到二十天。什么事情还是由我来决定,我也实在累了,渴望平安地把你带到这个纷繁多彩的世界。你姑姑在旁边说,她找人掐算了,明后天日子都不好,不如今天是个好日子。通城奶奶四处电话,向大舅爷爷问个好时辰,给通城爷爷电话告之要剖腹产,打小姨电话寻求一些宽慰。几番讨论后,妈妈做决定了,就在那天咱娘俩正式见面。

妈妈由你姑姑陪着,在医生的吩咐下,做各种检查:做皮试,抽血,做B超等等。最后结论是我的身体情况可以手术,手术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手术前四个小时不能吃喝。术前的签字很重要,我签字,再就是爸爸应该签字的,但爸爸在国外,只能要你新余奶奶签字了。姑姑和叔叔签字不算。通城奶奶没有胆量签字,她的心是揪着的,手在发抖。你新余奶奶没念过书,全凭在你爷爷那里学的一点功夫了。

忙完一系列准备工作,我回到病房,给海霞小姨电话了。她会来给妈妈打气鼓劲。另外还有你的爷爷,三爷爷和三奶奶也会过来陪护。中午我完全没好好休息,兴奋而紧张地等待那个时刻。

两点半,护士来引导我去手术室。我的病房在六楼,手术室在三楼。护士问我能否自己走路,因为电梯慢了些。我说能。海霞小姨搀着我走下楼,其他家人跟着下楼。我感觉自己脚踩棉花。到了三楼,先是有位医生喊我到一间小屋子签字,那是一位青年男医生,他告诉我他是我的麻醉师。签字时,我已经紧张得忘了你在妈妈肚子里了。后来海霞小姨告诉我,这时通城奶奶在等候区已经泪水涟涟了。签字后又来一位护士引导我去另外的房间,原来这才是去手术室,要求换掉自己的拖鞋。海霞小姨陪着我走进一条长长的光线有些暗的走廊,快要走到光亮处,有一个服务台,那里有三个护士,她们连忙要海霞小姨出去,只允许我一人往前走了。那些护士还在议论妈妈和爸爸毕业于北师大之类的。那时就边走边想,人生中有很多路,是只能自己去走的。没有海霞小姨的陪伴,我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硬着头皮摸索着走进了一个冒着寒光的大屋子,里面陈列着各种仪器,如封闭的科学实验室。我害怕极了,右手紧紧拽着左手,因为左手戴着爸爸出国时送我的手表和海霞小姨曾给我买的玩具戒指。

一个护士进来了,我佯装镇定地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她要我躺上手术台,把手伸给她扎针。我俩的说话声产生回响,我更是觉得害怕。我不敢想象手术的过程,只盼着顺利平安地完成即将进行的一个半或是两个小时的手术。护士给我扎针后,麻醉师进来了,他搬动各种我只在电视中见过的仪器,然后弄了一个东西到我旁边,要我侧身,他说打麻醉是注射脊椎。听完我愣了,怎么如此可怖?我以为是屁股针呢,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做好功课,可在此之前,我什么时候有勇气与理性去了解剖腹产的全过程啊。从小到大,我连打针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且痛感神经异常发达。此时,我心一横,已然将自己的生命交付给了医生,任凭处置!麻醉师说,你最好放松,放松,不然会更痛。上午给别人做麻醉,她过于紧张,结果打了两次才成功。术后那人的老公因此要打他。我心想,我家先生不在国内,帮我出气的人都没有,你可要给我顺利注射哦!他要求我侧身蜷缩着,我照办,嘴里开始哼着不着调的歌。多少壮士奔赴刑场不是都以歌声慷慨面对吗?麻醉师好奇我在干什么,我说唱歌。他没说话。他在想什么呢?我来不及做任何推想。不一会儿,他问我腿有感觉了没有。我说有点麻麻的。就这样,我的脊椎处只有一点点痛疼感,麻醉就打进去了。慢慢地我胸部以下都麻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边已有一群医生护士。有人将一个铁架子放到我脖子两边竖着,上面遮了一块布,这样来挡住我看手术过程的全部视线。听闺蜜海燕说,她生孩子做剖腹产时,就能从天花板的照射灯中看到医生如何给她剖开腹部。我是看不到了。只听见医生护士一边做手术一边聊天,她们用的江西方言,我没能听清楚聊天内容。时不时有医生用普通话问我是否有感觉,也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老公去国外干什么,多少钱的年薪等,我知道她们意在分散我的注意力。没多久,我身边的检测仪好像出现一点异常的声响,手上正在输液的滴管有血回流,我有一种憋闷的感觉,医生掰弄了一下又都恢复了。我躺在手术台上,什么都没想,只能祈祷孩子和我都平安无事。后来我发现自己竟把你爸爸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大概是我太专注于配合医生。我除了放松,别无所求,只能听天由命。医生们的聊天,有说有笑,听来就如一群家庭主妇边聊家常边择菜般轻松自在。我却命悬一线,甚至忘了想我的宝宝你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听懂了一句话,有人说可能是个伢得(江西新余方言男孩的意思)。之后感觉有医生在挤压我的胸口,一位医生挤压后,觉得用力不够,又换了一位医生。挤压一下就成功了。

“怎么没哭?”急促的问话。

“吸痰!”近乎命令式的回答。

很快就听见婴儿的啼哭。有位医生将头伸过遮挡我视线的布跟我说:恭喜你生了个儿子!我松了一口气,孩子顺利产出!我连忙向医生说谢谢!那时,我已经放松了一些,有心想想我的宝宝你了,想想自己身处的手术环境了,想想外面等待我们的家人了。医生并没有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抱着宝宝过来给我看一眼。我只好朝着哭声寻过去,只见一位男医生提着你倒立,你的小手和脚丫那么白那么小,然后放在称上量了重量,七斤九两。他好像拿着一根很细很长的针给你扎针了,我的眼镜在上手术台时交给了医生,还有手表和戒指都上交了。悠悠弟弟,医生给你打针的那个台子离我大概两三米远。妈妈看着你,你也好像正面对着我这边。你看到妈妈了吗?看到妈妈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呢?我看你的第一感觉是你长得很像妈妈。医生帮你用布随意擦了你身上及头上的血,就给你穿衣服了。医生的这系列动作真是迅速而随意啊,真担心那样会弄疼你,你一直在哭。我好心疼呢!连忙给你念三字经,刚念到昔孟母,你就不哭了。医生都惊讶你的反应,劝我别担心你的哭,刚出生的孩子就是要哭才好呢。我只问医生一个问题,我的宝宝健康吗?医生说从身体外形来看是健康的。我知道医生回答的严谨性。你健康,并且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咱娘俩平躺着头对头,好像对视。那一刻,世界是那样的平静,我好似完成了上帝交给我的最神圣的使命。不一会儿,你的嘴巴就开始了吧唧声,嘴巴吧唧得响彻手术室。此时我完全放心了。肚子任由医生去缝合吧!我的生命已得到完好的延续!

缝合完了,医生将我和你一起带离手术室。外面有家人的迎接,听见了海霞夸我棒,三奶奶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感谢每一位陪伴我的家人!感谢每一位医生、麻醉师和护士!你爸爸跟我在电话里歉意地说,好好休息,其他都交给家里人。

我们回到病房,半个小时后,护士抱着你来吮吸妈妈的奶头,你我第一次配合不好,但护士鼓励我们,慢慢来。你先喝着奶粉,特能喝。姑姑关注着你拉胎便。海霞小姨忙着给好友报喜讯,通城奶奶在洗手间挨个儿给亲人们打电话报平安,特别是给姨奶奶和舅爷爷们汇报你的到来。因为你是通城奶奶的第一个孙子。爷爷奶奶,三爷爷三奶奶,叔叔,都笑得合不拢嘴。妈妈感觉他们对我的肯定胜过当时我拿到的北师大录取通知书。即便上了清华北大,那种喜悦也比不了。妈妈都有些恍惚了,感觉不适应这莫大的喜悦。我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幸运地拥有了你。我们的见面是如此地顺利,这样的疼痛还在我的承受范围,我深感咱俩运气好!

原本这样住院三四天就可以出院静养了。但是妈妈还是出现了问题。到了傍晚六点多左右,当全家上下都沉浸在迎接你的喜悦中时,我突然感觉全身不舒服,突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姑姑慌忙喊来医生,发现我身体下面已经流了好多血。医生马上急救,这就是让人揪心的产后大出血。幸好经管手术的张医生还没下班,她一直在抢救,不断挤压我的刀口,新开的刀口被她用力地揉来搓去,如和面一般。我已经忘却了疼痛,闭着眼睛只想着能保命就好了,我还要带大我的宝宝。这时觉得人还是要有点贪心的,在手术室,能看到你完好地降生,我就心满意足了,但这样的危急关头,我一定要贪恋地好好地活着。也许是你爸爸离开我太久,也许是因为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他一直不在我身边,我竟然不想起他,也不想告诉他这些。我的生命再次交付给医生,我再次听天由命。忍住所有的疼痛,任凭处置。一会儿,医生护士好多人,有一位负责挤压子宫,一位负责从我下身掏出血块。一会儿屁股扎针,一会儿手上换点滴,一会儿手上扎针。我的痛感神经已麻木了。希望快点止血,我的生命才能有救。一顿揉搓后,一系列针剂输入后,医生说必须输三个单位的血,此时医生也来不及避讳了,当着我就联系血库,那边回话说只有两个单位。就这样我当天输血两个单位。可是,输血要家属签字,你新余奶奶回家了,只好让通城奶奶签。医生又说我的病情不排除摘除子宫等各种危险因素。后来听说你通城奶奶再签字实在发抖签不下去了,急救时间紧,还是由你叔叔代签了。这番抢救工作使得你的顺利出生还是生发出了一些些担忧和麻烦。悠悠弟弟,是你救了妈妈吧?妈妈在抢救时,你安静地躺在摇篮里,那么恬淡!你就是妈妈的天使。后来,妈妈想想急救时刀口的疼痛,真佩服自己的英勇!关羽的刮骨疗毒也不过如此。他毕竟是英雄,妈妈是弱女子。他刮骨时还有马良陪着下棋,我是自己拽床单一声不吭,一滴眼泪也忘了流。妈妈的勇气从何而来?从你而来。妈妈谢谢你!我的小悠悠。当晚,妈妈的抢救进行到八九点钟,大概两三个小时。你姑姑吓坏了,因为爸爸出国时把我们母子都交给她照顾。后来我才知道,爸爸还跟她和叔叔说了,如果医生问到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问题,爸爸的答案是保大人。我不知道你的爸爸在我生产的那天心里都想了什么。那天他好像带学生去参加活动。你姑姑决定,由她和通城奶奶照顾我,还有叔叔和你的三爷爷也留下来待命。怕晚上万一发生意外。一晚上,我迷迷糊糊地没敢睡着。哪怕他们轮流派人专门看着我正在输液的滴管,我就是不敢合眼,单看着我手上的滴管和熟睡的你。

如果说大出血妈妈还能扛过去,可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妈妈真的慌了。早上八九点,护士喊我们抱你去游泳。通城奶奶没去,她说这么小的孩子游泳,她不敢看。你新余奶奶兴奋地抱着你去了,你小姑跟随着。没多久,你新余奶奶欢喜地抱回一个干净的你。我很快发现,你游泳洗澡后睡觉不踏实,鼻子嘴巴能看出你在急促地喘息。这不太正常。我马上要小姑姑去叫医生,又联系黄主任,她联系儿科专科医生,姑姑抱着你去看门诊,我电话给你爸爸,还有给已退休的儿科专家我的伯伯,你的大爷爷。门诊专家说要住保温箱观察一星期,不能有大人陪护。爸爸否定了这个建议,伯伯说应该没什么事情,黄主任抱着你看来看去,觉得不要紧。很好的一个孩子。你爸爸说要不先观察一会儿,没准就是洗澡时给惊着了。我数着分分秒秒观察你睡觉的样子,确实如你爸爸所说,就是洗澡时给惊着了。到了下午,你慢慢地调匀了呼吸。我想好好睡一觉了。

第三天早起,我发现你的脸色变黄,找来医生。医生判断是黄疸,要照蓝光予以治疗。这个情况又是我的意外。又是找你爸爸和大爷爷商量,你爸爸说先不着急照蓝光,因为一旦你去,会有风险。第一是医院对你的照顾万一出差错,后果不堪设想。即便医院的保证也无法弥补。第二是你与我分离,那就不能母乳喂养了,最好的亲子期可能也要失去。你大爷爷根据我和爸爸的身体及遗传情况判定,不需要照蓝光。你爸爸连忙上网查阅中英文各种文献资料,他说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再做决定。医生时不时地来问是否同意照蓝光。姑姑这时已经不敢做主了。要我来决定。医生时不时举出好些案例,说谁家就是因为黄疸没照蓝光,后来残疾了如何如何,又说,孩子的爸爸不是在国外吗?你们又不担心钱,干嘛不给孩子一个更保险的选择?你两边的奶奶都被医生吓懵了,催促我赶紧把你抱去照。你新余奶奶甚至生气地说,你们赚的钱不就是给孩子花的吗?我有些动摇了。而你爸爸说:丫头,你要相信我的决定。你和悠悠是我最亲的人。我会对这个决定负全责的。我查阅了最前沿的很多文献,其实黄疸很简单,分生理性和病理性,我们家悠悠绝对属于生理性的。这种情况可由孩子的自愈能力解决。你耐心地等待,孩子满月能就能好了。我与伯伯的意见一致。第四天,我便告诉医生,我们不照蓝光了。医生说那要我签字,经医生提醒了后依然不照蓝光,保证有什么问题不找医院麻烦之类的。你爸爸说可以签。我才签字了。后来给妈妈打针的一个护士阿姨,她说自己生了两个孩子了,也都遇到我这种情况,但都没照,也没问题。我更加放心了。在那种环境下,有这样一位真诚的护士,我从内心里感激她。至今,我还有她的联系方式,我在心里认她作为自己的朋友。照蓝光到底要多少钱,我也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清楚。后来,你爷爷还从老家找来一个治疗黄疸的方子。李慧阿姨也来看我们,给我们带来一盒跟爷爷找到的方子一样的药。她说自己的大棒子也是黄疸,靠自己治愈的。还有妈妈单位的同事先后来探望我们母子。真的感谢他们!

在医院住着,我压力非常大。有一晚上,我要海霞小姨留在医院陪我们。她柔弱的身体困得很,熬得很艰难。住了一个星期后,我们终于可以出院了。你三奶奶开车迎接我们出院,爷爷奶奶还家楼下还放了鞭炮。我们不主张燃放鞭炮的,不环保,但他们坚持,我们也没再较劲。妈妈经历这一系列,真的已经疲惫不堪了。只想好好睡觉。你通城奶奶把所有从医院带回家的东西能洗的全都洗了。在医院时,医生护士都惊呼我生孩子就如搬家,把整个病房都塞得满满的,盆桶开水瓶都用自己带的。好在医院离家不远,就一站地。后来,你的黄疸自己好了,妈妈的心慢慢地一天一天地放开些了。

我再也不敢,生孩子了。

写于2014年7月31日    2017年8月28日修改    三年前的今天,悠悠刚好一百天。明天,我们将去参加他正式入园的家长会。回忆起生养他的这些日子,我很多感慨。今天借着七夕节的氛围,我决定发出这篇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段时间都很忙,每天都很充实,难得今天下午休息,于是叫上一帮兄弟来家里吃饭,很久都没试过人员这么整齐的聚到一起了...
    D067_小伟_佛山阅读 25评论 3 8
  • 让日记点亮我的人生,日记是一个记录自己工作生活的万宝书。生活中知识的学习,工作中的应变力、决断力,适应力,都会在这...
    吴晓明阅读 29评论 0 0
  • @(python)[ch3] How recaptcha works! View handler Template
    Gouwal阅读 53评论 0 0
  • 我以前是怎样的,现在还是那样: 在校园里的我无忧无虑,笑迎每日的朝阳。 无忧的心,善于钟情。 在社会上的我深感重重...
    泉河正风阅读 22评论 2 3
  • 女有毒 96期排三~ ~~毒毒毒~3333~~~ ~三胆~439~~~ 和差~18 ~断组~045-167-238...
    淑女有毒pls阅读 120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