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有天我们不再战斗

96
汤堂堂
2016.06.10 16:29* 字数 2722
图片源自网络


     看着巨幕上的Blizzard Entertainment,泪倏地湿了眼眶;听着久违着的暴风城和奥格瑞玛主题曲,血液又忽地沸腾。玩家期待电影,如同刷本期待坐骑。

    仰望电影里雄伟的卡拉赞巨塔,心潮澎湃地登陆AFK许久的游戏,回到记忆中的卡拉赞,刷了午夜,果然没出,wow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

世界频道是不常来却温暖的酒馆,想来杯酒故人却不再了,剩下的酒客私语着,探讨着AFK后把号留在哪。我呢,拜访完管家莫罗斯,坐在卡拉赞大剧院,看完最后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C键已追不上时代,O键也已暗淡许久了,我也改走了,我也不再战斗了。

     沉重的埃辛诺斯壁垒嵌进墙里成了门板;雪亮的奎尔德拉收入剑鞘,挂在染血的奥金斧边上;那本黑暗编年史拿去垫了桌角;那身染血的铠甲和法袍都锁进储物箱。人类战士终于放下剑盾,抽起卷烟。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新的英雄来了又走,离开又回归,终于有一天不再战斗。我从60年代走来,我迎来又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战友,这次我也要走了,亲爱的艾泽拉斯。我把你留在哪呢,我的术士。

     希利苏斯的沙再度刮起了?我不去了。我只记得有个欠我钱的该死地精去塔纳利斯做生意了,说什么跟诺格弗格合资卖药剂,亏我们还在千针石林一起飚过车,亏我在永恒岛的香炉教面前救他一命!

    菲拉斯北面儿是莫高雷,大地母亲忽悠的地方,会里那个最威猛的牛头人坦克,变卖了所有财产回到了血蹄村,背靠石牛湖,养了好多好多科多兽。记得吗,他是个坐骑狂人,365天,他说一天换一只还有剩。

    穿越贫瘠之地就是杜隆塔尔了,奥格瑞玛城门又有新的战神了吧,什么?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当年还在尘泥沼泽奥妮克希亚的巢穴里瑟瑟发抖地跟着我们去屠龙呢。那年的战神是个伟大的兽人战士,亲手剁下了那条恶龙的脑袋。之后我听说,老兽人收拾收拾回纳格兰加拉达尔养老了,落叶归根。记得可千万别去惹那些奥格瑞玛步兵,看那个城管的斧子,裂魂,黑暗神庙,塔隆血魔出品。

     啊,久违的和平,灰谷终于可以歇歇了,前些日子听说有个人类战士骑着摩托带着牧师姑娘横穿灰谷去艾萨拉看枫叶了,他们该再往北些,到冬泉谷,那里的雪真是美极了。我的老朋友们,那个矮子圣骑和牛头萨满应该在那狂饮冬泉谷火酒吧,还有那个下次他请的熊猫人。这几个家伙,天天叫嚣着喝最烈的酒,泡最辣的妞,真该让他们试试萨菲隆佳酿,烂醉地去见见马拉顿公主。

     或许再去一趟月光林地,无所事事德鲁伊们应该都在呼呼大睡吧,别惹熊别惹豹别惹树,就抓一只咕咕回来让它跳舞!到了黑海岸选择可就多了,埃索达?德莱尼应该回德国,哦不,阿古斯了吧;泰达希尔?去见识见识世界之树也是个好选择,记得别在泰兰德女祭司面前提什么香蕉;米奈希尔港?不错,往南就是暴风城了。

     雄伟的暴风城,许许多多的英雄归隐于此,平凡于斯。看那个挖鼻屎的狮鹫管理员,他可是沙塔尔天空卫队的王牌飞行员。镶金玫瑰的调酒师,他以前调的是…毒,他常去查看邮箱,要是有个军情七处的叫肖尔的混蛋的信件,他就提着龙父之牙去踢肖尔的屁股。离法师区远点儿,那可是连死亡之翼都不敢去的地方。啊,圣光大教堂,它也可以叫,暮光大教堂,哈哈哈。暴风要塞就不要去了吧,安度因国王,你好,抱歉,谢谢你。

     这个牵着老马挂着圣契的圣骑士要去北郡修道院去麽。我倒认识两个人类,一个去西部开荒了,一个去东边湖畔镇买了套临湖小居,娶了个想学鱼人语的德鲁伊老婆。夜色镇那个鬼森森的地方,还有可有条巨龙在暮色森林守护。

     再往南过了卡拉赞就是荆棘谷了,那儿有个巨魔猎人,带着条暴龙王,钓鱼、狩猎、在古拉巴士竞技场打架,他的梦想也是抓头德鲁伊啊。记得那年的古拉巴士竞技场的冠军亡灵三人组吗,一个仰慕女王成了皇家恐怖卫士,一个当亡灵活腻了把自己埋回了丧钟镇,还有一个守在战友的墓前当了守墓人。嗯,有些离开的战友只是掉线了。藏宝海湾的海盗?那个血帆司令舰队司令?哈哈那是我兄弟。

     暴风城坐地铁经过海底世界直达铁炉堡,听说最大的钻石国王要复活了,你真得见识见识那些矮人的雷霆麦酒和侏儒的变鸡科技,当然还有丹莫罗的雪原。南面的灼热峡谷可是热得不行,黑石山景区就在那儿。我记得有个退役去玩炉石的战友,诶诶诶,你别唱了,我买买买还不行嘛

     洛克莫丹,真可惜巨石水坝毁于死亡之翼了。湿地往北,穿过萨多尔大桥就是阿拉希了。激流堡,索拉丁之墙,这儿就是最早的人类王国。往前走吧,诶,南海镇和塔伦米尔,很多的兄弟长眠于此,很多很多。去奥特兰克吧,只是赏雪,只是揍食人魔,不用杀男人女人,不用再杀将军了。

     吉尔尼斯?我记得有些个狼人回去了,学习怎么重新成为贵族,恩,狼人贵族。幽暗城?那里已经开放迷宫旅游了啊,记得小心电梯,还有,对黑暗女王保持应有的尊重。圣骑士和死亡骑士去年联手进入瘟疫之地,希望他们能找到解决天灾的办法吧,要是幸运的话,他们能在死亡之痕见到老朋友血精灵的术士训练师。可别小看他,他那年可是以布甲之躯挡下了恶魔状态的圣光勇士伊利丹。再之后,希望他们在诺森德一帆风顺吧。

     银月城里的血精灵盗贼姑娘,你再不用穿着闷热的皮甲,裹着灰色的斗篷了,你大可以扔掉匕首,买条裙子,参加舞会。不用查看邮箱,没有一个拉文霍德的混蛋和狡诈的小黑龙再会给你寄信了。忘了吗,你可是猫咪公主啊,其实克尔苏加德也是个那个猫奴啊。

     达拉然,侏儒术士叫醒了他的魅魔妻子,召唤出保镖卫士和保镖胖子,放逐了试图纵火的小鬼,牵上恶魔犬正要去溜达,一打开门,“阳光真强烈”。魅魔手上的戒指该不会是藏宝海湾雕像出品吧。

     德拉诺,高考完的指挥官终于有功夫像个纨绔子弟似得带着他那票随从在德拉诺横冲直撞。你还记得灰熊丘陵的长笛嘛,你还记得锦绣谷的流水嘛。

     我呢,一个刷不出午夜的术士,就待在卡拉赞,陪爱作弊的麦迪文和老管家莫罗斯热闹热闹吧,兴许哪天猎人阿图门开窍呢?

     我们终将停止战斗的。当生活开始毫不留情地占据更多时间,当O键不可避免地黯淡下去,当你和魔兽一同老去,当你终于替你的角色寻找最后的归宿,当你选择AFK——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即使有天我们不再战斗,即使我们曾离开魔兽,在魔兽电影到来的这些天。震天的战鼓再次响起,久违的荣光得以重铸,绿皮兽人拆下门板,手持奥金斧呼啸而出;粉皮人类披上战袍,拔出风剑,跨上狮鹫。摘下祈福的裹布,光影的力量再度流转;骨手破土而出,被战友从墓穴里再度拉起。巨熊苏醒,化为巨鹰,冲天而上;带上图腾,背上战锤,呼唤元素。淬毒匕首,披上斗篷,遁入暗影。搓亮炉石,星界传送,打开传送门,打开召唤门。从暴风,从奥格,从沙塔斯,从达拉然,从灰谷,从阿拉希,从四风谷,从诺森德,从德拉诺,从艾泽拉斯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来了。一切又回到了那个CG开始的地方。

    站在电影院门前。无论你是为了联盟,还是为了部落。无论你是信仰圣光还是Lok' tar ogar。今天,欢迎回到艾泽拉斯。兄弟,即使有天我们不再战斗,记得你永远是魔兽玩家。


图片出自简书App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