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的咖啡_缘起

机缘巧合,要开一家自己的咖啡馆了。但是,我还没学会怎么煮很地道的咖啡,也没学会怎么做美味的甜品。

今晚倒动了2个小时,烫伤了手,做出来的也只不过是被我称之为“狗屎”的抹茶饼干。

还好咖啡馆开在社区里,距离家并不算太远。中午拖个大箱子,把家里的藏书一点点搬到馆子里去。晚上饭后又来馆子里,找人安装投影仪屏幕的人来量尺寸,顺道再带一箱子东西回来。被狗屎饼干折腾了2个小时,10点半多出门回家,突然下雨,没伞,于是顶着雨一路跑回小区。路过快递箱,取了阿三寄来的空气炸锅机,于是顶着雨再抱着个大箱子,继续一路跑回家。

好吧。说的好像很凄凉,其实心里热乎乎的。(喝了杯姜茶)

好信儿,写此文前,又去豆瓣上搜了搜“叁号会所”,距离上次登门已经都2年多了。豆瓣上没有信息更新,看来真的是没有再继续做下去。好生怀念和朋友们一起去看小众电影的日子。

记得09年冬,FZ第一次带我去叁号会所,发现北京城竟然有这么个地方,藏在人大附近的一个家属楼大院子里的小院子里,僻静得很。但开门进去,却又别有洞天,地中海式风格的建筑,虽然面积不大,但每一处都可以见得是主人精心设计和布置的。主厅里靠墙挂着一个大屏幕,屏幕对面有藤椅也有沙发,大家各自安坐好,静静听主人介绍电影的由头,然后继续静静地看着电影。结束后,再由主人介绍下电影的其它相关内容和背景补充,然后观影的人们各自谈谈自己的理解或者干脆就是闲扯,想到什么说什么,却偶尔也都聊得不亦乐乎。

我记得,FZ和大雪在这里给我过过生日;而其他朋友,也有陆陆续续地带着来过。

我记得,我们都不太爱讲话,大多时候只做了那些观影讨论里的听众,但听到兴起或真是有理解有偏差时,也会站起来和人理论一番。

我记得,大家一起看那个背诵莎士比亚戏剧的小女孩的纪录片,我在那群人里,站起来竟然朗诵艾青的诗句。

我记得,我们一起看过很多很多太小众却真是精彩又有味道的电影,有讲西班牙女斗牛士的一生的,有讲四个朋友互相支持着漂流去南极的,有讲调皮的小孩如何过圣诞的,有讲一个妹妹为了帮哥哥洗清罪名努力从一个清洁工奋斗成律师的,有讲一个孙女对爷爷的怀念的。

这些电影,都是如果没有你,没有叁号会所,我此生可能都没有机会邂逅的。

如今,叁号会所已经关门,大雪在北京,FZ去到纽约,我在苏州,真不知下次有机会一起看电影,又会是什么时候?

我准备开一家这样小小的,也僻静隐僻在社区里的咖啡馆,装好大大的投影屏幕,继续这电影之路。

邂逅每一个好电影,就好像看见过去的日子,在屏幕上。

也顺便给另外的“我们”,提供新的叁号会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