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才女的诗与远方——听青枫讲述她的故事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倡导的“说出你的故事”系列活动,已展现了29位女作家的故事,一周一故事,周周有惊喜。每个故事,是作家创作的心路历程,更是女性的传奇人生。

2021.9.4 第30场,由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会员青枫讲述她的故事。

请先看青枫的简介:

青枫,经济学博士,长期从事金融行业。虽自幼喜爱舞文弄墨,但仅供自娱自乐以及与三五好友私下交流。2019年夏移居温哥华后,完成了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即将在国内出版。因偶然机缘,得以加入加拿大女作家协会并成为永久会员。

以下内容根据青枫在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群里的分享进行整理。

女作协的各位姐妹好!

今年五月一号和格格姐、暮荣、兰草在菲沙河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格格姐就跟我说:“你必须要说出你的故事呀!”但我一直犹豫着,主要是因为听了大家的故事,就觉得自己的经历太平淡无奇了,不足为外人道也。

春去夏来,到了七夕,英仙座流星雨划破无际的夜空。我想起了人们常用的比喻,其实我们每个人不都是一颗流星吗?纵然最后成为悬浮在宇宙的一粒微尘或者坠落在地球的一颗陨石,不也曾经散发出自己独特的光和热吗?

我是青枫,来自金融行业的文艺女青年,有着文青心性的金融从业者。两年前在国内提前退休,旅居温哥华陪伴儿子读书。

我出生在淮河岸边的一座重工业城市。从小就耳熟能详家乡流传的一句谚语: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至于我的祖籍,则可以追溯到长江南岸。江那边有河,河那边有镇。祖父在镇上悬壶济世,父亲则走出了古镇北上求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回本省,和我的美丽聪慧而要强的母亲成为同事,婚后生下了我——他们唯一的女儿。

我对文学的爱好大概起源于小学二年级时开始读少年文艺,后来又有了儿童时代、儿童文学。我记得我读的王安忆的第一篇小说就是刊登在少年文艺上的《谁是未来的中队长》,王安忆也成为我最喜爱的女作家之一。三年级开始,电台里的小说连续广播节目启蒙了我对大部头的兴趣,开始读红岩、铁道游击队、青春之歌、林海雪原、青年近卫军之类的,还有点囫囵吞枣似懂非懂。三年级还拿了区里作文和数学竞赛的双料冠军,于是我老妈就开始膨胀了,硬是在三年级的暑假给我补习了四年级的数学,然后开学时数学就以满分通过了考试跳到五年级。由于我妈比较重理轻文,没给我补习语文,我居然凭着三年级那点底子也考了70多分。记得当时有道成语解释题,叫排山倒海,就把我看傻了,只好自己任意发挥。五年级上了一学期,因为还是年级第一,我老妈更加膨胀,又利用那个寒假让我补习了数学和英语,打算开学跳到初一下学期。没想到中学一开始不同意接收,说是没有先例,后来同意我作为旁听生旁听半学期,如果期中考试成绩不好就把我退回小学。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作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从家里到中学有大路,也有抄近道的小路。小路会经过一眼很大的池塘。我记得很清楚,寒假后第一天经过池塘去中学,风是冷的,草木是枯萎的,水面是静止的,和我的情绪很契合。等到两个月过去,迎面清风送暖,路边杨柳依依,蜻蜓戏水,波光粼粼,也很契合我的心情,因为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全班总分第三,当然算是过关了,我正式跳进了中学。

我对大自然的灵感大概就始于池塘边的那条小路和池塘四季的风景变幻。既然过了关,也就有时间继续读闲书了。初一开始读水浒,初二开始读三国演义和西游记,初三开始读红楼梦。我对文学的梦想大概就是从初三开始的,把木兰辞改写成花木兰演义,杜撰大革命时代富家三兄弟走上不同道路的长篇小说,看了复旦大学严海平创作的秦王李世民后就开始动笔话剧孙策与周瑜。那时候我特想当一名记者,而且还得是解放军报社的记者,这样我就可以神气活现地从文从武两不误了。

上了高中后,古今中外各种书籍,只要能找到的都是如饥似渴。除了名著以外,当时的很多刊物包括当代、收获、十月、小说月报等等,也是一期都不放过。所幸班里有三个女生和我有共同的爱好,她们对中外名著和唐诗宋词元曲的涉猎一点不亚于我,算是遇到知音了。我们经常一起对诗对联,讨论大师们的经典段落和句子,也会互相交换习作和调侃。正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欲赋新辞强索愁。还记得我在填一首念奴娇的时候写道:欲哭珠泪已尽,欲诉无人对,欲歌无弦。辗转间,霜雪骤上鬓边。哈哈,那时候鬓边哪有什么霜雪呀?

文理分班的时候,我当然想报文科。前面说过我老妈一向重理轻文,很严厉地跟我说:文科班就是差班,你不能去。我也是平生第一次反抗我老妈,最后她只好答应,条件是必须保证拿第一。进了文科班以后,我觉得太轻松了,轻松得可以天天看闲书,几乎把一生的绝大部分书都读完了。

高考考完后先填志愿后出分数,我估计自己考得可以,但是很多平常成绩一般的同学都估计自己考得可以,令我有点不自信,就不敢填我喜欢的复旦新闻系和国际政治系。班主任认为我的数学和英语考得不错,就建议我第一志愿报武汉大学的世界经济系,说这是热门专业,在我们省只招2人。我因为之前读过祖蔚写武大的报告文学,虽然觉得这所学校名气不够响,但是祖蔚所描写的快乐学院对我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招生简报上的图片也是美轮美奂,而且介绍说校园面积有3000多亩,这太对我的胃口了,因为我最喜欢小桥流水的园林。再加上电影《女大学生宿舍》是武大中文系女生创作的,拍摄也是在武大校园取景。所有这些听起来很虚无的加分项让我毫不犹豫地听从了老师的建议。志愿交上去以后分数下来了,比自己估算的多3分,居然是全市的文科状元。招生办的人说北大来拿我的档案,不过已经被武大拿走了。在我的家乡最崇尚北大清华复旦,对其他地区的学校孤陋寡闻。所以爸妈的同事路上遇见我问我上了什么学校,我说是武汉大学,对方往往还要好奇地再追问一句:武汉的什么大学?真让人啼笑皆非。这其实就是宿命。一方面,如果当年上的是北大而不是武大,命运将完全被改写。另一方面,我违背了我的初心去读世界经济系而非新闻系,这也有可能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当迎新的大卡车开进国立武汉大学那座著名的牌坊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失望的。路边这么多商店和小餐馆,这哪里是大学呀?明明是农贸市场嘛。8个人一间的学生宿舍也是阴暗潮湿,嘎吱嘎吱响的上下铺看得我心惊胆战,睡上铺怕床塌了砸到人家,睡下铺又怕床塌了砸到我。好在短暂的不适很快就在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中烟消云散了。武大的美是需要细细品味的,单是听一听我们各个宿舍区的名字梅园、樱园、桂园、枫园、湖滨......就足以令你浮想联翩,那是真正的不间断的花季。多年后回想起来,梅园那四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阶段,就写了几句以纪念那段岁月:少时负笈楚中游,江畔轻车江上舟。金桂丹枫琉璃翠,一湖烟雨半山秋。

上了大学以后由于事情多了,心不静了,我读的纯文学反而少了,倒是热衷于金庸、三毛、王朔、阿瑟黑利、阿加萨克里斯蒂等人的作品,甚至品味一度降到了知音、读者文摘的段位。读万卷书读得差不多了,开始行万里路。大学就跑了小半个中国,毕业以后因为喜欢椰风海韵而去了天涯海角,再往后就是漂洋过海,积累了五年海外工作经验后又回流,我的脚步似乎一直没有停过。命运的轮回和岔路口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出现。当襁褓中的婴儿渐渐茁壮长成时,十四年前我所给予儿子的拥有更多选择的加国身份,让他不得不面临着选择的兑现。几经纠结,我再一次告别父母和先生,踏上了飞跃太平洋的航班。但这次,我只是配角,陪同着身边去枫叶国求学的少年,登陆地点也从多伦多变成了距离国内稍近的温哥华。对比十九年前刚到而立之年的独行侠,天命之年的陪读妈妈多了一份责任,淡了一缕激情。

好像有人说过,人真正的成功其实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得很好。很遗憾的是我这两条都没做到。三十多年里,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往前走。我所从事的金融行业貌似很光鲜,实际上这绝不是我想要的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无论是身为中层骨干还是公司高管,机场和酒店成为我经常光顾的场所,业务和人事挤占了我绝大部分的身心。虽然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但是诗和远方也绝非生活的全部。一次次的轮回,不知不觉,围绕着半个地球,半辈子就过去了。用我家孩子他爹的话说,我的人生就是一折腾。

出国前我去上海出差,和我大学同班一位闺蜜在张爱玲旧居改成的咖啡馆里小聚。我班无论男生女生和我关系都很好,而且毕业后比在学校里更好,可能是因为大家在职场上阅人无数以后还是觉得像我这种性情的人相处不累。所以同学们在班级群里一看到我俩在才女故居喝咖啡,又纷纷起哄要我七步成诗。我想偷个懒,就从手机百度上搜索出张爱玲的主要作品名称,挑出8个,凑成一首:花凋沉香屑,色戒华丽缘。散戏多少恨,留情相见欢。

其实张爱玲这8部作品除了色戒以外我都没有读过,承蒙同学抬爱,连我自己也觉得信手拈来挺巧合的。而且我觉得,好像人生就是那么回事,一幕幕地这边刚唱罢那边又上场,人在戏里并不觉得,谢幕散场才发现留下了那么多遗憾。但是,即便人生能够重来,难道不会留下新的遗憾吗?

人到中年,身边很多同学和朋友都开始信奉基督或者佛教。我其实很理解和羡慕那些有信仰的人,信仰让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恩之心和敬畏之心有了寄托,让他们觉得宁静和安详。那么我的信仰是什么,似乎不只是虚无缥缈的诗和远方,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终于,在温村的滴答雨季和枫丹雪白中,我尝试着开始了真正的创作。尽管这种创作随着心境的不同而断断续续,有时候通宵达旦,有时候却又搁置一边,但历时半年,我还是完成了18万字的上半部,并发给了国内的一家出版社。出版社的审核流程是漫长的,一年零三个月之后我收到了通知:版前审读已经通过。去年完成上半部时的兴奋和成就感早已在漫长的等待中消磨殆尽,暂时找不到新的灵感,所以下半部也一直迟迟没有启动。

感谢偶然的机缘让我认识了索妮娅,从而认识了格格姐姐和女作协的各位朋友。我很惭愧我远不如你们的勤奋和毅力,写作在我目前的生活中只占了很小的比重。但是我愿意让这股涓涓细流一直流淌下去,始终陪伴着我对过去的追忆、对现在的体验,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最后,作为结束语,我把一次同学聚会时的即兴之作送给大家:

夏逐三春尽,秋深长夜平。

杯酣少年梦,曲和故人情。

无愧金兰意,有缘琴瑟鸣。

回看天未老,再约向山行。

谢谢各位!

附:会员感言

爱旅游:我聽完你講的故事,现在还沉漫在你美麗的往事之中,真是一首優雅的敘事長詩,又象是一幅壯麗的畫卷在我的眼前徐徐展開,一位清麗的江南水鄉女孩慢慢的向我走來,真是詩入人心啊!讓我慢慢地回憶!再聽,再憶,再思量!受益無限!

郎莉:你的故事如一首抒情散文诗,半个世纪精彩人生的波澜壮阔徐徐展开:童年连跳两次的小学霸,文理科双料人才,市文科高考状元,女博士,金融精英,为儿子提前退休,成为陪读母亲。人生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不忘初心,心中的梦想奏响了诗和远方的乐章。一生读书万卷,腹有诗书,说出来的故事就是不一样。期待早日拜读作品,再次你领略文字的美妙!

grass: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听着你轻声细语用诗一般的语言讲述你学霸、职场精英的精彩故事,很钦佩你的成就,也很享受听精彩人生故事的感觉。谢谢分享!年轻靓丽的你是我在女作协除了两位会长第一位线下见面的姐妹,很高兴认识你!

索妮娅:刚听完你的分享,精彩的人生成长经历,聪明美丽,才华横溢。期待你的佳作面世。

Lucia 张露霞:听了你用诗一般的语言讲述了你的精彩人生。你既是学霸又是职场精英,既是贤妻又是良母,你不光有充实的生活和作品,还有诗和远方⋯⋯

经年鲤:刚刚听完您的分享,虽然如您所说,一生的职业并非初衷,但仍旧可以品读出您的豁达和从容。文学的本质是对生活的感悟,这与我们的经历息息相关,无论悲与喜,都会刻画出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风景。我特别喜欢您的态度,不刻意追求完美,却在流金岁月中沉淀与积累,在最适合的季节绽放。

The Book Worm: 谢谢你的分享,人生经历各有不同,用文字记录自己生活的经历与感悟,并用丰富的经历和内心世界,将自己沉淀,与自己独处……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咏梅:我直接读了艳子的《金融才女的诗与远方》,隐隐地感受到了你叙述的字里行间的幽默和你天然的聪慧,读到你说你妈妈又膨胀了,不禁失笑。读到你描述武大校园,我也被带回了二十初头的岁月,共同的感受,共同见证的我们这代人的历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