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不如怀念

我们拼了命的相见,却见不到终点。。。

------摘自KIKING‘S

她仅是个孩子。在她刚懂得让自己的某些物质发挥出来的时候,她也只仅仅是个孩子。山花烂漫的日子,她在其中徜徉。赤足在溪水里荡着那光洁的脚丫,她似个幼童。那些苦难与折磨,依然是深藏在某处的。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仍未开启。

她还没有学会去认真的对待和喜欢一个人。对爱情这个词语稍嫌陌生。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望着身旁的人周旋于情感纠葛中。那些咿咿呀呀做戏一般的场景。无法实现的诺言和不能承受的誓言。她暗暗发笑。那时,他亦陪着她。没心没肺地看着那些片断。

他长她三年有余,却有着与年龄相不符的沉稳。唇角极少上扬,眉宇间总是微皱,常被她取笑。只限于在她面前,他才不管不顾的让森森白牙向着空气绽放。但并不宠溺。在他毕业前夕的实习中,来到她所在的城市。开始较长时间的相处。她有着足够多的空余时间,他则抽出那些紧迫的休息时间来让彼此相聚。在地铁站的入口处等至最后一班地铁的姗姗到来才忍目送彼此的离去。牵手逛着花展,那些叮当的笑声环绕。手心里的温度更是萦绕不去。 青葱般的岁月,全都消失贻尽在过往中。

之后,便是开始长时间的分离。他不是不愿留在那座城市。他甚至能相信自己在那座城市中会有更好的发展。可是,她并不愿意让他进驻。距离是件可以更好看清对方的工具。她希望能让他在那些冗长的日子中加深他对她更多的思念。她太独立,她甚至不愿意有人在旁边辅佐照顾着她。喜欢这种天南海北各执一方的情形。她认为自己的感情能经受得住所有。安静与守候是孤寂城市的主调。她过着那些由思念背负的日子,义无反顾。

终究,爱情是需要保鲜和培养的。感情的由浓转薄,由薄转淡,由淡转至虚无。这个过程换转的天衣无缝。没有谁背叛,没有欺骗。只是顺其自然的分开。那两只曾反扣紧攥着的手因为长时间所以导致有些麻木的虚脱。任谁都想抽回去揉散这酸麻。原来牵手用的十指,如今只能双手合十。这种结局,他和她都似有准备。那种痛楚轻而明显。丝线般的勒痕。

结束校园的生活。开始日复一日的上班族生活。她开始学会旁人一般的爱情。她开始懂得如何做戏。她亦开始明白感情的轻重之分。她处理的游刃有余而不费吹灰之力。她亦学会抽烟,在简单的吞吐中玩味着那些尼古丁带来的刺激。下班后等待地铁的时间是她思念他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相见五年。五年,不到两千个白天和黑夜。她只花费着等待地铁的时间来思念他而已。她认为她已经把这种时间压缩至最少。

他的再次出现像石片一样划破沉寂。那时她认为自己已成为一泓被限制在小小鱼缸里的深水,成为一片被欲望轰击得碎片累累的废墟而已。他的出现把她的鱼缸砸成了碎片,而废墟上却长出了馥郁鲜花。 花飞花谢,草长雁飞,时光在身后拖成两个长长的尾巴,她在心里默默计算着他们相识的时间。他亦在守着那份飘零的回忆。

相对而坐在临窗的座位,任凭午后的阳光穿越头顶。他们选在麦当劳。初相识的地方。麦当劳里总是会放那些很浅很淡的曲子,又或者是带着几分欢快的广告歌。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人的情绪往往会很容易被渲染。他依旧微皱着眉头,而她平静非常。温情依旧存在。两个人在走出麦当劳的时候,手与手偶尔也会碰在一起,但还是沉默的。这种沉默就如同一种很好的习惯,因此彼此也没有什么难堪。

衰草残茎,落叶飘零,凄厉的北风让窗帘扑哧翻飞。 在酒店的高层小套间里,他们裹紧在纯白的棉被中。方才的沉默被激情取代。她把那些压缩的思念绽放到极至,甚至支离破碎。彼此的手再一次攥紧。

重新开始在一起。形影不离的在一起。他们开始共同生活。他已是事业有成,所以把她留在家里,希望她不要累于工作。她看菜谱去煲那些费时颇久的汤羹。她在那些阳光辅满在阳台上的时间里坐在摇椅上看书。她每天把他的白衬衫熨得笔直。她拿着他给她的信用卡在琳琅满目的商店里驻足却不知拎什么回家。

她突然觉得这种日子开始单调。和她想要的完全不同。她是如此独立的一个人,却因为对他的深爱而让自己深居简出。她开始怀疑自己的举动是否恰当。时光如潜藏河底的暗沙,悄无深息的流淌着,不经意间淹没了曾经的刻骨铭心,那些淡然的怀念轻若微鸿。心似乎开始有麻木。一个人过的日子恍如隔世。琐碎的生活掩住了明净的双眸,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一如死水,拒绝着变更与流淌,那些曾经的信念被遗忘。

他们开始有争吵。五年来,凭着之前那段短暂的相处重新维系在了一起。这五年的空白期让双方只能靠回忆来靠紧对方。本就没有厚重的根基去摧毁。满目疮痍的结局重演。人,或许还是不需要有过多追求的,否则双方的不肯屈就只能以惨淡两字收场。

可。。。毕竟还是再次分开。

离去的时候没有眼泪。他的眉头愈加紧皱起来。有人说爱情很像在街角等人的时刻。希望自己等的人在那个拐角出现,但是你又如何得知什么时候他才能够出现,即使出现,又如何得知他就是你要等的人呢?他们开始在思考对方是否是那个想等着的人,那种顾虑超出了某种程度。所以,无法避免这场可避免的灾难。

没有刻骨的恨,只是有着无意的伤害而已。在彼此重新开始拥有新的另一半时才发现他们有多愚蠢。可是已经无法挽回。倒退着的时光无法让时钟以锐角、饨角的形式重新回头。她重新爱上抽烟。没有伤痕的女人是不会爱上抽烟的,没有受过伤害的女人是不会爱上伤口的。她现在极少哭泣,不相信眼泪,因为已经绝望。烟仅仅成为一种她的心理需要。她把想他的时间从等地铁的时间换至等待一支烟吸完的过程中。

时光已经恍惚过几世。她依旧没有让自己从他的牢笼中跳出来。视男友的不顾,依旧过着没有婚姻做底的生活。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去真正接纳。走在街上,看见迎面走来的小孩子手里的甜筒,想起那时和他的时光。她会把冰淇淋用手指蘸了涂在他的鼻尖上,然后咧开了怀的笑。她突然想去吃麦当劳里的甜筒。在他们那次分开之后,她就未曾踏进过这家快餐店。坐在位置上等候男友买的时候,她的目光被邻桌一个小朋友手里的东西所吸引。是一串钥匙,那个孩子想把手里的玩偶添加在内。她看到了和她名字末尾相同一个字眼的挂件。然后她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别把爸爸的钥匙当玩具啊。。。”

她下意识抬起头,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他在阳光下无所遁形。太阳刺得她眼睛很痛,甚至觉得有泪涌出,感觉眩晕。她发现了他眼睛里涌动的东西,可是彼此已无路可退。幸福,彼此都没有抓住。即使相见,也无任何意义。

I can see you with me when I'm older

All my lonely night are finally over

You took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off my shoulders

The world just goes awa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