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造假,扰乱秩序,违规转让,消极对抗......云南这家公司让中国人民银行怒了

字数 3538阅读 63

主笔:小明

很抱歉,这篇文章发布的时间推迟了一年。

去年5月分析第三方支付的时候(《互联网支付——最容易忽视风险的角落》),我们打算揭穿乐富支付公司。但有位领导提醒我们,要对新事物保持一定的容忍,观察一段时间再下结论。确实如此,在官方没有下结论之前,我们善意的预判也会得罪一批人,包括乐富支付的股东、高管、员工以及形形色色的合作伙伴。

之所以今天推出,是因为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文,宣布不予续展乐富支付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同时,该公司的市场份额等谎言也被戳穿。


云南纳税百强企业

2016年4月8日公布的2015年度纳税百强企业中,有一家知名的违法企业——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舆论喧哗之后,云南省地税局出面道歉,局长换人。

云南省地税局的致歉声明称,“我局审核把关不严,工作出现严重失误”。但出现问题的并不只有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另一家企业也是疑点重重。

排名地税纳税榜第54位的,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乐富支付有限公司。如果仅看金融行业,其位次居然高于官渡农合行、光大银行昆明分行、红塔证券、广发银行昆明分行、进出口银行云南省分行等知名金融机构,甚至高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

地税的构成主体是营业税及其附加(营改增之后主体是增值税),这意味着乐富支付的经营收入已经高于上述知名金融机构。到底是什么生意,可以做到如此大?

时任乐富支付有限公司品牌管理部总监的张涛,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透露:我们在五年时间,全国范围内拥有了28个分公司,八百多名员工,三千家服务商,搭建了数万人的营销队伍,收获了两百多万商户的一致信赖。

张涛还提及,结合自身支付业务优势,公司紧密围绕“支付连接金融生活+”发展战略,重点布局金融服务,为商户、持卡人提供理财、融资等全方位的服务。而根据政策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只能做支付,不能开展其它金融服务。


2016年4月,乐富支付时任品牌管理部总监张涛接受新华网专访

支付牌照形同鸡肋

央行共发放过270张支付牌照《支付业务许可证》,其中云南有4张,分别是云南本元支付管理有限公司(全国互联网支付,云南省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云南银通支付管理有限公司(云南省预付卡发行与受理)、昆明卡互卡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云南省数字电视支付)和乐富支付有限公司(全国银行卡收单)。

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有效期为5年。云南4家公司中,银通支付的许可证将于明年7月到期。本元支付、卡互卡支付和乐富支付3家都是2012年6月获得牌照,前2家已于今年6月27日顺利换证,有效期至2022年6月。

如果对第三方支付市场稍微有所了解,就知道第三方支付生意并不好做。据“易观”分析,在互联网支付领域,支付宝占据全国54%的市场份额,微信支付(财付通)占据37%,前九大巨头共占据98%。在巨头的夹缝中,其余第三方支付企业即便拿到牌照,日子也不好过。

在云南4家中,本元支付业务最丰富,历史最悠久,名气也更大。从常识判断,本元的经营情况似乎应该最好。但为何在“云南省纳税百强企业”中,本元支付榜上无名,而乐富支付居然可以超越众多金融机构呢?

全国有43家企业拥有全国范围的银行卡收单牌照。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6)》的数据,如果按终端数量计算,乐富支付已成为全国第8位,仅次于银联商务、通联支付、农业银行、拉卡拉、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汇电子和随行付。

你很难想象,在一个纯市场竞争领域,云南企业能够进入全国前十。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乐富支付绝对是云南最牛的企业,没有之一。

但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结果表明,事实恰恰相反。


六大问题埋下祸患

据《财新网》、《中国经营报》和《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透露,乐富支付主要存在六方面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数据造假。

其一,违规开展支付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损害商户权益。在2015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检查时,通过对乐富公司云南、福建、浙江3个省区的商户真实性核查,抽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达91.28%;2014年央行济南分行专项检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多达94.7%。

也就是说,乐富支付的终端数量,大部分都是假的,其实际数量可能不到虚报数据的10%。

其二,乐富支付外包服务商管理混乱。乐富支付将部分应自主完成业务违规外包,收单业务被外包机构层层转包,在人民银行2016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专项检查中,仅云南省就有65个外包服务商违规以特约商户名义入网。乐富支付对外包机构的业务开展无任何实质管理措施,纵容外包机构肆意违规开展业务。

去年8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海口中心支行对乐富支付有限公司海口分公司处以3万元罚款,理由是“对外包业务疏于管理,造成他人利益损失”。这显然不是一个孤例。

其三,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提供交易接口。在2016年无证经营支付业务专项整治工作中,发现乐富支付为成都中联信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福建鸿信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卡联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等多家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提供支付通道,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其四,乐富支付多家分公司未按规定在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备案,即在当地开展业务,严重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属地化经营规定。

该公司已经有35家分公司,居然有很多没有备案就营业了。

其五,乐富支付违规转让《支付业务许可证》。共有4次涉及主要出资人变更,5次涉及公司股东及股权结构变更,3次涉及公司董事变更,2次涉及公司董事长变更,1次涉及公司总经理变更,上述事项均未按规定报监管部门核准。其中,乐富公司通过4次违规变更主要出资人,最终变更控股股东,属于变相转让《支付业务许可证》。

据财新报道,乐富公司多次违规变更主要出资人等重大事项,且均未按规定报监管部门核准。而且,在央行调查其违变更主要出资人时,乐富公司拒不配合,导致人民银行耗时数月方才完成核实查证。

但这也不是乐富一家的问题。此次被注销牌照的另外8家机构中,有4家均涉及未经监管部门批准变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擅自转让或变相转让支付牌照的行为。去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发布处罚公告,云南银通支付管理有限公司因违规变更主要出资人被处以金额3万元罚款。

其六,消极对待监管部门的整改意见,导致常规监管手段失灵。在获批《支付业务许可证》的五年间,乐富支付违规情形不断,其中多次是在被监管部门约谈后且前期违规问题未按要求整改的情况下再次发生。针对乐富支付违规行为,央行开展了18次执法检查,2次验收检查,7次监管走访;针对其违规行为,央行开展了18次执法检查,2次验收检查,7次监管走访;针对检查发现的违规问题,央行共实施行政处罚14次。对于央行的监管措施和整改要求,乐富支付消极对抗,未按要求完成整改。其中,在央行调查其违变更主要出资人时,乐富支付拒不配合,导致央行耗时数月方才完成核实查证。

央妈发的牌照,你居然敢拒不配合调查,真是作死的节奏。央行去年就责令乐富支付对违规行为全面整改,但显然是整改无效,才导致此次狠心吊销其牌照。


乐富公司在网站上宣称已在全国23个省区市设立分公司(时间滞后)

充当诈骗工具

除了上述理由,我们也发现乐富支付被充当了违法犯罪的工具。

据《新华网》报道,厦门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民警透露,在去年7月的某次诈骗中,“诈骗得手后,诈骗分子立即将银行卡内资金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乐富发行的POS机,虚构交易刷卡套现”。

去年3月28日,厦门市反诈骗中心对外发布,2016年1-3月份中心接报的电信网络新型诈骗警情中,诈骗分子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变现诈骗资金的案件达632起,占全部诈骗警情的38.6%。第三方支付平台因使用更加便捷、作案更加隐蔽已成为诈骗分子转移诈骗资金的新手段,其中业务范围较广的“拉卡拉”、“乐富”等涉及其中。

据海南儋州警方发布的信息,去年7月20日,海南省儋州市公安局经过一个多月的循线追查,成功打掉两个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套现、转移诈骗款项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6人。该团伙以第三方支付平台“乐富”POS机绑定银行卡账号为作案手段为诈骗犯罪套现、转移赃款。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许村派出所的网站上,还挂着一篇2014年9月18日的文章——《关于利用“乐富支付”第三方支付平台 实施诈骗的预警研判》。公安部门指出:,该情况“暴露出第三方支付平台、银行对大额资金支付核查等方面的工作存在漏洞”,要及时通过互联网、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向公众发布安全防范提示,提高群众自我防范意识;同时,要加强对第三方支付平台公司、银行大额资金支付核查工作的监管,防止资金支付、平台数据管理等环节漏洞被犯罪嫌疑人利用。

乐富支付被吊销牌照,只是业务违规。至于公司在这些在诈骗案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以及其业务中是否存在违法问题,还需要公安机关调查才能下结论。

但地方主管部门似乎很乐于跟乐富合作。据公开信息,今年3月,乐富支付有限公司成为昆明市金融办主管的昆明金融业联合会“理事单位”。而据非公开信息,地方主管部门的若干领导,多次向一些金融机构推介乐富支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