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三十)不能寐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31 00:08* 字数 3141

大梦过半(二十九)我的神

这次月考,又没考好。

第一次月考,因为补习班的冲击,大家都考得不怎么样,于是梅凉疯狂地复习,第二次的结果依然不理想。

班长说:你给自己的压力很大。

梅凉否认:不,是我努力不够。

没有付出全力的人,活该失败。

像走入了一个魔障,一直执着一个目标,极力渴望成功,结果倒在路边的阴沟里,快要窒息而死。

现在的梅凉是事倍功半。

建忠哥找她谈话。

“梅凉,你最近脸色一直不太好。”

“嗯,睡不好。其他没什么。”

“是床太硬?”

建忠哥很少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话,梅凉以为是错觉。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考好吗?”

“不知道,应该是我还不够努力,但是晚上不能看书太晚,否则会整晚睡不着。”

此时,梅凉已经失眠了半年,心情烦躁,恨不得撞墙,头破血流昏死了才好。

有时候越睡越清醒,脑海里全部是过去、现在和未知的未来。

梅凉总是想太多,每件事要先把所有的可能和结果都考虑在内,即使是极小的可能都不放过。

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如果最坏的结果能接受,才敢踏出下一步。

例如,某天要回老家,下午五点二十放学,到车站还要至少半个多小时,前提是不堵车。如果堵车的话,就不能赶到最后一班客车,如果赶不到是回学校还是去亲戚那里?或者第二天再回去?但是第二天回家还不如不回,但是不回的话,家里老人会咆哮,老爹肯定又要在电话里唠叨。关键是老爹现在不知道梅凉用手机,他肯定会打电话给兰(初中同学,同上北枫一中),如果兰找不到梅凉,肯定又会召集全寝室帮忙:你们看到梅凉就向她转达:你爸找你,让你回个电话。

以前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梅凉只是去吃个中午饭,就这么一顿饭的时间,她就先后碰到兰以及她几个舍友,每个人见到她就扑过来:梅凉,兰叫我对你说:你爸找你,要你马上回电话!

而且兰的舍友都比较热情,嗓门很大,在去食堂的路上有着拥挤的人群,她们看见梅凉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实在想装作不认识她们……

算了,还是快点出发吧,可是万一赶不到公交车怎么办?打的又很贵,划不来,从这边郊区打车过去肯定得二十几块钱,还不如第二天走……但是回去好烦……啊啊啊啊啊!

梅凉总是陷入这种无聊的死循环,自己把自己折磨得不成样。

但是她坚信,只要凡事想到最坏的结果,到时候失去就不那么心痛。

可是无数次的事实证明:就算你有心理准备,失去的时候还是会心痛的。

雪瑜说:你还小,不懂,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世上,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抵不过生死二字。

雪瑜是网友,两人相差十岁,但很多地方聊得来。

二次元,没有见过面,但是有一个陌生人跟你的精神强度相当,你不说、他懂,他不说、你懂——这种感觉很难得。

但这个道理梅凉不赞同,她不认为死有多可怕,有时候,死反而是一种解脱,只因为她现在还背着债,等还完亲人的情债,她便可以自作主张地去死了。

而不是,像她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不曾有人问过她:你是不是愿意来呢?

来的时候没能做的了主,走的时候你且让我自由吧。

有的人生命短暂,但是他25年却比一个50岁的人过得丰富。

海子的25年就是完整的一生。

梅凉对他看似残缺的结局,有一种狂热的崇拜。

所以,梅凉必须迅速地完成家人的期望:考上重点大学。

她与林筱锋说起这个的时候,林筱锋不解:你考上了,又能如何?你快乐吗?

“我不快乐,我总是不快乐。”

“你不快乐,是因为你不曾为自己活过。”

“人生短暂,你要为自己活。”

“我觉得太冗长,活得难受。”

“唉。”林筱锋叹口气,“你这个学霸,会不会瞧不起我们这些学渣,整天混日子。”

“不。”梅凉很认真地说道。

“?”

“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我选择这么活,是我自作自受。我反而羡慕你,很洒脱。”

“洒脱?”林筱锋自嘲地笑笑,“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洒脱,我是被逼惯了,累了。我爸说管不了我,要把我送去当兵,他说‘老子收拾不了你,总有人收拾你!’”

“当兵?那你的梦想怎么办?”说好的要做动画师呢。

“我肯定不干啊!什么都可以依他,只有这个不可以。我跟老头子冷战了两个星期,他终于妥协了,不管我了。现在我看不看书,复不复习都差不多。”说到这里林筱锋又是一阵苦笑。“哈哈!你不知道,我爸说:唉,我也不奢望了,你学习不好,就把身体养好吧,晚上早点睡也无所谓啦。”

梅凉见过林筱锋的爸爸,是在一次家长会上,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父子,实在太像,不过林筱锋比他爸黑。

那次家长会语文老师没来,好像又去医院了,她总是身体抱恙,这几年吃的中药西药都能拿扁担挑,她把跟家长谈话的任务交给了梅凉。

但是她居然让梅凉给家长评讲考试卷子!开玩笑吗?家长文化层次不一,连学生都不想听,你还指望家长?!

但是师命不可为,梅凉也比较随意,张口就开始讲了,不时还冒了几句方言,感觉家长们云里雾里。

说完还补了几句:请各位叔叔阿姨包涵,晚辈说的不好,但还是希望您们能听听我的建议,作为学生,还是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总是批评自己,没考好自己就很难受了,再被您们一说,就更难过了……

家长们一直都很安静,没有像学生一样交头接耳。梅凉松了一口气,终于讲完了。

“讲得好!”人群中传来很不和谐的声音。

是林筱锋的爸爸,就坐第一排。长得很吓人,很像黑社会的。

但是那句“讲得好”跟开玩笑似的,梅凉很无语,只觉得这位大叔有点无聊。

从那以后,林爸每次看到梅凉都会打招呼,不管是开家长会还是被建忠哥请来谈话。

“嘿!语文课代表!”

谁这么一惊一乍的,梅凉皱皱眉,转过有就看见“加大版”的林筱锋。

“呃……林叔叔好。”

林爸兴奋不已,一边说“这小孩儿真有礼貌”一边八字步地走了。

这么想来,林筱锋走路也有点外八字,下雨的时候腿上都不粘泥,全把泥星子溅到他大哥腿上去了。

“太后,你想嘛呢?!”

林筱锋本来还在说自己老爹,只见梅凉又陷入了虚空,不时还微笑,很是习惯。

“没什么呢,只是觉得你的老爸很好笑。哈哈……”

“你别看他现在这样,他以前打人厉害着呢!”林筱锋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梅子悦。”

“嗯?”怎么突然就叫本名了?

“我搞不懂,像你这么倔强的人怎么活得这么犹豫呢?感觉总在想很多事情。”

活得犹豫?也许吧。

回教室的时候和方子皓擦肩而过,两人回头,相视一笑,气氛坦然。

“梅梅!你什么时候请我吃水煮肉片?!今天都星期三了。”

“你烦不烦啊?每天都催,催命啊?!从你上次请我吃过之后,你每天都问什么时候回请,我不是说了吗?下个星期!”

“啊?真的要下个星期啊?不要嘛,就这个星期嘛。”

“不行。”

“梅梅……额,好吧。”

这个星期,每天都会重复这段话。

班长看着他们俩,也不说话,她真的再没和方子皓说过话。

梅凉在她面前,也从来不提方子皓。

班长这人,什么都分得清楚,正义感很强。一般女生,如果发现自己暗恋对象喜欢的是自己闺蜜,多半会大吵大闹吧。

往自己的座位走,肯定要经过林楠的位置,高三时的位置都是自己安排,林楠把自己“放逐”到讲台边的特殊位置上了。

只要进门,肯定就要经过他身边。

梅凉感觉到那个人在刻意地盯着书本,但是余光盯着她。

也许是错觉吧,也许是自己还在乎,心里以为那个人还在看自己。

这种日子,真是受够了。

脑袋永远放不空,白天,晚上都是一样。

在记忆中,很少倒头就睡, 每晚躺在床上都要酝酿至少一小时,把今日的一切细节全部演练一遍,把明日要做的事再彩排一遍,然后还是不能入睡,便望着天花板,数一千只羊,越数越清醒,最后索性不睡了,故意跟自己赌气。

今日便不睡了,若是睡了才是输了,睁大双眼依然望着天花板,再把一切重新过滤一遍,终于累了,眼皮开始打架,铁了心要虐待自己,强撑着不睡。

开始打哈欠,寝室早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梅凉咬着自己的手臂,让疼痛维持清醒,再去上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在阳台上吹冷风。

梅凉总记得午夜的月亮是什么颜色。

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再重复之前的种种,手背已经留下了一排牙印,疼痛终于抵不过睡眠,最后我还是输了,我终于闭上双眼。

总算,睡着了,终于睡着了。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三十一)梦花落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7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