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故事

              山的故事

苍茫暮色,冬日的冷风像冰铲一样直刺大山。

“松哥,我是不是神经过敏了,怎么冷得直打哆嗦。”竹林中飘出柔弱的声音。

“竹妹,你是气血虚,对冷也就没有抵抗力,但不是神经过敏。”松树林中一阵温柔的声音。

  在这众多山神汇集的地界,松哥是一座长满松树的山,巍峨、雄壮、高耸入云。竹妹是一座长满竹子的山,秀美、清新、娇小。

  20年前春天的一天,狂风恕吼、大雨似倾泄的瀑布,山体倒塔,泥石流疯狂地涌向山下的村庄,瞬间村庄变为一片水海,无数生命发出绝望、恐惧的叫声。

紧靠松山的一座小松山,当地人称是松山的爱人,紧靠竹山的一座大竹山,当地人称是竹山的爱人,这次山体滑坡,使两座山的爱人倾刻化入洪流中,身体随洪流四分五裂。

  悄悄流逝的日子,带不走松山和竹山失去亲人内心的阴雨,却带来它们的儿女长大成人的阳光。苍劲有力的松树是松山的儿女,是松山用心血浇灌、呵护的慰藉。高挑秀气的竹林是竹山的儿女,是竹山吸收大地灵气,繁衍下代至容颜老去仍值得的见证。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内心的孤独伤感如恶魔一样肆意妄为,使他们常常夜不能魅。

松山和竹山相爱了,只是在不对的时间。

    相爱时每天的时光是幸福美好的。大风袭来时,松山命令他的儿女把脱落的松叶借助风力运到竹山上,给她的儿女们带去营养的滋润。雨天时,松山用他高大威武的身体为竹山撑起一把浪漫的大伞。阳光的日子,竹山命令她美丽的女儿们舞动优美的身姿,给松山带来清新怡人、展现生命力的美的舞姿。

  “松哥,现在每天能看到你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即使我们不能在一起。”竹山混浊的双眼满是柔情地望着松山。

  历尽苍桑的松山,嘻嘻一笑:“儿女有儿女的难处,他们不想我们在一起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地过下去。”

  “咱妈真是的,这么大年纪了,还天天想着对面的松山伯。我们是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松山脑海里又浮现前几天无意中听到竹山的儿女们商量他们的事。“他们在一起了,一来是松山伯的儿女会占据我们的地盘,二来外人会说我们不孝训,把老妈都嫁出去了。”松山决定不给竹山增加烦恼。

  “这块竹子长势真好,”一天竹山看到一个挺着一个皮球肚、手提公文包的男人对它的主人说,“我都要了,三天之内砍伐好,我到时派车来装。”

  竹山眼见她的儿女们都一天天被大货车装载而去,右眼跳得历害。她也总听到乌鸦在她身旁叫个不停,弄得她心烦意乱。

  几天后,一辆挖土机开到竹山面前,竹山明白了她这几天为什么烦乱。

    挖土机如一把长满利刺的簸箕,把竹山的身体一天天分割后装进似黑洞一样的车箱。之后是它们倒进河里。这条河横跨着她和松哥的距离。虽然每天疼痛难忍,但能和她的松哥近一点,她死而无憾了。

    竹山身上的每一次痛牵动着松山的心。他常常借助风雨命令它的儿女把挖土机催毁,但终是徒劳。

      “松哥,不要因为我,让你的儿女受到伤害。”竹山弥留之际对松山说“生不能在一起,死后能离你近些,我无憾了…..,我……我……。”狂风哀嚎,松山这个一辈子坚强的汉子流下了无限痛苦的泪水。

      在江西一个大山里,无数游客慕名去游玩一巍峨、雄壮、高耸入云的山,这山上长满松树和竹子。松树傲然屹立于悬崖峭壁、四季常青、苍翠挺拔、生机勃勃。竹林重重叠叠、修直挺拔,直冲云霄。走进它们仿若置身世外桃源,洗尽铅华、洗尽浮躁。

      当地人说,使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法使松树中长出竹子,而之前只长竹子的山被开挖后,它的土填到与松山相隔的河里之后,第二年只长松树的山上奇迹地长出了竹子。

�Uְ'Z<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