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行走系列南行杂记(十七)穿山越岭去看你之四

在南丹睡到自然醒。


拖着行李箱走出民宿发现小雨还在下,开车在附近的街道上找到一家正在营业的早点摊,每人要了一碗螺蛳粉,坐下吃起来。早点摊上的螺蛳粉配料很多,可以随意添加,我特别多加了酸笋和小粒红皮油炸花生米。自从在福旺服务区爱上螺蛳粉,我就欲罢不能,还有几十公里就要进入贵州界,到时候可能吃不到口味这么纯正的螺蛳粉。


我和夫君津津有味地吃完螺蛳粉,启程前往贵州方向。前往贵州之前,夫君要去完成他的一个心愿,去位于南丹的丹泉酒业门市部转转。

丹泉酒业的厂址坐落在云雾缭绕的群山旁,大世界基尼斯天然藏酒洞“洞天酒海”就位于酒业厂址中,这应该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夫君在酒业门市部里徜徉了很久,和酒业的营销人员聊得很投机。我对酒不感兴趣,在门市部闲逛时发现后面有一个展厅,展厅后面就是酒业景区的入口。展厅和酒业景区相连的部分是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布局。盛开的花朵、大红的灯笼、湿润的地面、地球仪形状的“寰球酒韵”展厅、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一览无余,隐隐还有酒糟的味道冲入鼻孔。


寰球酒韵

夫君在门市部唤我,我不情愿地离开巨大的落地窗。他在门市部收获颇丰,看起来心满意足,我想拉他去看落地窗里的景色,他似乎不感兴趣——他的兴趣都在酒上。


出了门市部,夫君并不急于离开,而是沿着丹泉酒业门前宽阔的马路又仔细“勘察”了地形,还认真地拍下一些照片。夫君其实是个比我心思细腻的人,他很善于发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每次回来整理我们的行程,我回忆不起来的内容都会向他“讨教”,他每次都能帮我重启记忆闸门。


离开丹泉酒业从南丹收费站驶入高速,不就前面就出现了新的收费站——桂黔六寨收费站,这意味着我们马上要跟广西说“再见”进入贵州界。


清晨的南丹收费站


桂黔六寨收费站

根据我有限的地理知识,贵州在我头脑中是这样的:贵州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的省份,平均海拔1100米。微信好友酣畅妹妹比我们早两天穿越贵州,我问她路况如何,她说贵州高速最大的特点是“两多”:雾多,限速多。


驶入贵州界,不仅山路比广西界陡峭,连隧道也比广西界多起来,而且隧道大多比广西界长。我们原来的计划是用一天时间直接穿越贵州去重庆,但贵州界的路况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连弟弟这样的老司机都说贵州界的路不好开,于是我们计划在贵州停留一站——前往遵义。


虽然刚刚进入二月中旬,但高速公路两侧不断出现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在阴沉沉的天空和墨绿的山体映衬下显得格外清新。高速公路两侧犹如铺上了连绵不断的画卷,看得我不由心中蠢蠢欲动。夫君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很快驶出高速,沿着陡峭的山间公路寻找那些金黄的油菜花。


在地势平缓的山脚下散落着一些民居,民居和山路中间夹着的平坦土地上镶嵌着一块一块方方正正的油菜花。我们把车紧贴着路边停下,路面和油菜花地中间还有一条窄窄的水沟。


我和夫君在星星点点的雨丝中慢慢向前走,在一座小桥旁迎面碰到两个妇女,一个年纪较大,一个年轻些。夫君上前搭讪——这是他的特长,和什么人都能找到共同话题。


这两个妇女正准备去赴喜宴。两广、福建还有贵州和北方婚嫁的习俗不同,我所在的北方地区奉行“正月不娶,腊月不定”的原则,而两广、福建还有贵州偏偏在正月里办喜事,两个妇女说随上一百元份礼一家人就都可以去凑热闹。夫君一直很向往南方农村的喜宴,就和比较年轻的那位妇女多聊了几句,年轻的妇女普通话讲得很好,她听说我们来自遥远的北方,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烤火”(取暖)。


烤火

年轻妇女在前面走,我和夫君跟在后面,很快就到了她家——路边不远处的一座两层楼。年轻妇女打开门邀我们进去,一层的房间还是毛坯,里面光线有些暗淡。她带我们走进一间面向公路的屋子,里面有一个装着烟囱的火炉。年轻妇女不知从哪里取来一些木柴,用打火机点燃,盖上火炉盖,屋里弥漫起一股炊烟味儿。


年轻妇女请我们坐在屋中的老旧沙发上,和我们闲聊起来。原来这座房子平时并没有人居住,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和她以及丈夫过了正月十五就要外出到温州打工,腊月才回家,这座房子就是一家三口打工攒钱盖起来的。说话间,她还要给我们去煮早饭,我们说已经吃过,她才坐下继续和我们聊天。


闲聊了一会儿,进来两个年轻妇女,手里提着礼品,看样子是来串亲戚。我和夫君赶紧起身告辞,女主人热情地送我们到门口。


定位显示这里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我们驱车沿着乡间公路继续找寻油菜花,发现这条乡间公路与刚才我们走的高速公路并行,但高速公路有护栏围挡,又不能随意停车,无法近距离观赏油菜花,乡间公路就自由多了,可以随时靠边停车,我们这次“狠狠地”把油菜花看了个够。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