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04)

96
兰十三
2017.08.23 12:24* 字数 1590

剧情回顾:如梦令03 冰水

第04章:数据

数据就是价值,这也是前辈K神说过的话。

事实上,K神说过的很多话我都记得,不止我记得,我们这个行业这个圈子里的人想必多多少少都会记得。K神对于我们这个圈子而言,就像巴菲特之于投资商,王健林之于商业地产,马云之于电子商务一样。

我们这个圈子,不能算很大,但绝对也算不上小。圈子里的名人也不少,据我所知,七杀、大头、飞虎、十月、秀才、花仙子等等,甚至连我自身,都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但如果我们这个行业也设一个奖,奖杯设为珠穆朗玛、乔戈里、干城章嘉等,那么能拿到珠穆朗玛奖的人,一定叫做K神。传说他只需要一台联网的电脑,就可以控制整个城市的电力系统。他就像是一个神,或者这也就是他名字的由来吧。

遗憾的是,K神已经消失很久了。一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K神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就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但毫无疑问的是,没有人会不记得他。我知道高先生是他的任务发布者,曾经特地询问过高先生,但高先生对此也没有解释。

或者神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吧。

看着从那个网站的数据库中Download下来的一堆数据,我又想起了K神,想起了他说的数据就是价值这句名言。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是,数据是无价的,数据也是没有价值的。数据的价值体现在于它是否有用,有用的就有价,无用的就是垃圾。 但同样的数据,在不同的人眼里,可能价值也是不一样的。

幸运的是,对于数据,我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就像被追捕的野兽对追捕者杀气的那种感觉,仿佛是一种本能。审视数据的价值,也是我的工作重心之一。我交付给高先生的数据,从来都是有用的数据,而不是像那些行业新手那样,将所有的数据一股脑地交付上去。

没有人喜欢垃圾,高先生更不喜欢。

我审视了一下这堆数据,和大部分数据一样,杂乱、纷沓、琐碎、毫无逻辑,就像是一堆纠缠在一起的线材。在这样一种情况,处理办法只有一个,找到线头。

对比梳理线材而言,找到线头是相对容易的一件工作。我点开那个网站,粗略看了一遍,已经大致摸到了线头。这个网站的功能大致是这样,任何人都可以登录到上面去,然后发布一个请求,并交付一笔资金,请求审核通过后,就会有人去帮助发布者完成这个请求。

这种网站不能说比比皆是,但至少也有那么一些。但无论怎么看,这个网站都还是有些奇怪。它并不是常规的任务发布或协作的网站,不是交一笔资金请人设计一张图,也不是花一笔钱请人写个程序。

它的请求多半是这样的。有人说怀念大学那个城市的某某公园,就花了200块请人去看一看,后面就真有人去看,并拍了一张照片证实。有人说想去骑车,就花了200块请人帮忙骑车,后面就有骑车的视频反馈。有人说太累想好好睡一觉,睡足12小时,就花了100块请人代睡觉,后面就有睡觉12小时的感受贴出来。

无论怎么说,这样一来,线头就已经很清晰了。发布者、事情、价格、反馈,反馈者,这就是线头了。只需要将所有的数据从这个线头开始梳理,就可以一一理顺。

问题在于,高先生需要的是什么数据?

以高先生而言,以一个月的限期而言,高先生需要的绝对不是谁花了200块请谁看了公园,也不是谁花了100块请人睡12小时觉。我已经说过,高先生不喜欢垃圾。

难道这些数据都是暗语表示的数据?

如果是这样,那未免太不高明了,因为这个网站太奇怪。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一个人若想隐藏自己,就不能太高调,也不能太低调,中庸是唯一的出路。换而言之,如果这个网站确实有问题,那就不应该太奇怪。既然它这么奇怪,那就不应该暗藏暗语,因为它奇怪到太容易被发现。

我又评估了一下那堆数据,并尝试用我所知的密码学去进行破解,但无论是置换、移位、字典、算法、仿射等等,都没有丝毫成果。这些数据就是这些数据,无论我怎么样去破解,都没办法把这堆垃圾变成一堆黄金。

但高先生为什么会给我一个月只为了让我去拿一堆垃圾呢,虽然装垃圾的桶子有些奇怪。

我开始感兴趣了,我决定自己也去那个网站发布一条任务请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梦令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