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两个相爱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怎么办?

那就相忘于江湖,各生欢喜好了。

1

我叫陈洁,有一个相爱了五年的男朋友杨明哲。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家境优渥,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而我只是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上头有一个姐姐,下头有一个弟弟。父母没多大能力给我们创造特别好的生活,但至少也让我吃穿不愁,衣食无忧。

我很感激父母给了我一个温暖充满欢笑的家,和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觉得我很富有,从来没有自卑过或者是抱怨自己的出身和家境。

遇见杨明哲之前,我一直以为,谈恋爱,外在条件像家庭,出身这些都是次要的,门当户对只是老一辈的封建思想。

而二十一世纪的新社会,爱情至上,只要两个人彼此真心相爱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顺利的结婚生子,相濡以沫一辈子。

原来,是我太天真了。

我和杨铭哲是在大二那年认识的,那时候他的好哥们和我闺蜜在一场学校组织的联谊会上一见钟情,成了男女朋友。

他们都性子欢脱喜欢热闹,每次约会都要把我们叫上。渐渐的,我和杨明哲也就熟悉了。

两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心事。再后来,我们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了。

他对我很好,简直算是体贴入微。

在我大姨妈造访的时候,他会一点都不嫌弃的跑到超市给我买卫生巾,还一遍一遍的打电话问我,要什么牌子的?日用的还是夜用的?棉面的还是网面的?短的还是加长的?

他会尊重我要强的自尊心,送我礼物从来都是用心选对的,而不选贵的。约会的时候永远都会顾及我的情绪。

会带我去看我一直梦寐以求想看却又因为昂贵的门票而不舍得去看的《五月天》的演唱会。

会在我回请他吃饭的时候,特意选择经济又实惠的小餐馆,还说小餐馆里的饭菜才最好吃……

杨明哲个子很高,身型修长,像一株挺拔的大白杨,迎风招展,招摇极了。

再加上虽然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但他身上却丝毫没有那些公子哥儿纨绔的痞子气。相反,他心思细腻,性格良善,温文儒雅。笑起来一口大白牙加上可爱的小酒窝,像极了偶像剧里温暖男二的模样。

对了,就像是前段时间热播剧《楚乔传》里没黑化之前的燕洵世子。

周围的朋友都打趣我,能找到一个像杨明哲这样的男朋友,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

能有这样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优质好男友,我也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幸运。

2

我和杨明哲是大四那年一起见的家长。

彼时我正在为找实习单位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而他已经轻而易举的进入了他爸爸所在的公司任经理。

这个时候,我才恍然意识道,我们之间还是有区别的的。

尽管平时他努力的放低身段,几乎已经融入到我平凡无奇的生活中。但是本质上他还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我却还在灰头土脸的为了争取一个小小的职位卑躬屈膝。

杨明哲不止一次的央求我去他所在的公司上班,他说他会给我安排一个很好的职位。

但是我拒绝了,也许是自尊心作祟,也许是我真的不想什么都靠他。

“陈洁,你就非得这么倔吗?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你却拒之门外,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我们的感情是纯粹的,我不想掺杂利息,不想让别人说我跟你在一起是有目不纯的目的。”

“你这是什么歪理?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们的三观本来就不合,所以你根本理解不了我说的话!”

“你……”

那天,我们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争吵。

吵完架后,我们冷战了一个星期,谁也不理谁。

短短的一个星期,我却觉得度日如年。可是性子本就倔强的我,又拉不下脸来向他低头,只能每天在家里难过的要死。

后来,是他先绷不住了,来找我求和。一个星期不见,他胡子拉碴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高大的身影略微有些颓废。很显然,他过得也不是很好。

他拉着我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讨好我:“丫头,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吗?以后你做什么我都尊重你。”

“丫头,咱们见家长吧。我想和你把婚事先定下来。不定下来,我心里一点都不踏实,总是害怕会失去你。”

3

就这样,我和杨明哲交往的第三年,我们正式公开了恋情,见了双方的家长。

得知我要带男朋友回家,妈妈特意起了个大早,到海鲜市场去买我们平时舍不得吃的新鲜大闸蟹。折回来的时候,又去了菜市场几乎把鸡鸭鱼肉买全了。

爸爸穿上了衣柜里封存已久的黑西装,据说还是当年跟妈妈结婚的时候买的,迄今为止只穿过一次,就被他永久的珍藏了起来。

可能爸爸觉得,女儿带男朋友回来,是无比重要的一件事。于是他郑重其事的穿上依旧崭新的西装,仔仔细细的对着镜子抚平上面的每一处褶皱。

那天早上,我和妈妈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爸爸在镜子前哼着小曲格外高兴。

放暑假的弟弟也来凑热闹,去花店买回来几株开的正好的百合花,摆放在客厅里。顿时屋子里溢满了一股清香,小小的屋子仿佛因这些花儿变得生动明亮起来。

弟弟高兴的喊我,“陈洁,这样咱家是不是漂亮多了?”

妈妈打断他的话,责怪道:“你管你姐叫姐,别再叫名字了。这么大了还没个大人的样子。”

弟弟冲我笑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远处晨光熹微,穿过窗户洒到盛装百合花的透明玻璃瓶上,折射出五颜六色的亮光,耀眼璀璨。

杨明哲到我家的时候,妈妈刚好炒完最后一个菜端上桌。

爸爸有些拘谨,手足无措的招待他坐下。

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宾主尽欢。

杨明哲很贴心的给家里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送给爸爸是爱喝的酒,给妈妈准备的是一张按摩椅,送给弟弟的则是他一直想要的斯伯丁篮球。

送走杨明哲后,爸爸妈妈还在对他赞不绝口,仿佛已经认定了这个女婿。

爸爸对妈妈说:“这个小伙子不错,待人接物都很有礼貌,说话做事也张弛有度。长相各方面都不错,对咱闺女也好。我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满意。”

“嗯,确实挺好的。”妈妈也点头附和。

“姐,我这个未来姐夫应该很有钱吧?我看他脚上的那一双鞋至少在两千块钱以上。”

“啊?那么贵,都抵上我一个月工资了。”妈妈显然不敢相信。

我点头,“他们家确实挺有钱的,他爸爸开了一家大公司,跟他妈妈是家族联姻。”

在知道他的家庭条件之后,妈妈忧心忡忡的对我说:“豪门大户里头规矩多,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看不起你,欺负你?”我安慰她,“不会的,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受委屈的。”

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受委屈的。

可是我忽略了,他也是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4

后来杨明哲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

尽管早有准备,但是在看到他们家连厨房都比我们家大,欧式的装修风格处处都透着奢华的时候,我有过一瞬间的胆怯和退缩。

杨明哲好像知道我心里所想似的,无声的攥紧我的手,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眼神。神奇的是,我的心竟然莫名的安定了下来。

客厅的米色欧式真皮沙发上斜斜倚靠着一个人,她头发高高盘起挽成一个髻,发间扣着硕大明亮的珍珠配饰,一身香奈儿套装衬得她优雅知性,俨然一副豪门贵妇的模样。

杨明哲冲着她撒娇,道:“妈,这是我女朋友。我带来了,你看,是不是跟你儿子可般配了?”

他妈妈连头都没抬,掀起眼皮瞥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样子令我一阵胆寒,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的儿子这么优秀,又哪是一般人就能配得上的?”她呷一口清茶,漫不经心的对杨明哲说道:“儿子啊,你还年轻,玩玩我不反对,可千万别当了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我们家的门。”

说着又把眼睛瞟向我,嘴角勾起嘲讽的轻笑,“妄想一个小麻雀还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一瞬间羞愤几乎淹没了我的理智,我站起来冷冷的直视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阿姨,你别说话这么难听,我是穷,但是我也有尊严。我从来没想过要高攀你们家,也不屑于飞上枝头变凤凰。现在是我跟你儿子在谈恋爱,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去留。你问问你儿子,如果他听你的,我立马就走,绝不回头!”

我大力甩开杨明哲的手,转身就要走。

杨明哲又把我的手抓住,攥的紧紧的,愠怒的对他妈妈道:“妈,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非她不娶。你要是反对,不让她进家门,那我们俩就出去单过。”

说完话,杨明哲拉着我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家门,身后传来茶杯碎裂的声响。

“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你妈?她肯定气坏了。”冷静下来后,我劝杨明哲。

他却固执的要命,不愿意回去,“我知道我妈妈的性格,她心里素质很强大,也很执拗。这次,我要站在你这边,逼她妥协,同意我们俩在一起。”

5

我以为生活就像狗血言情偶像剧里演的一样,两个相爱的人在历经各种磨难,各种波折之后,终究会走到一起,从此开始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

我和杨明哲也是经历了他妈妈的百般阻挠,棒打鸳鸯。杨明哲妈妈甚至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都上演了个遍,她的儿子依旧不为所动,我们俩的感情仍然如胶似漆。

后来,他妈妈一气之下把他从公司里赶了出去,并且冻结了他所有的银行卡,连车子房子都收走了。

她以为这样做,杨明哲就会明白光有爱情没有面包是多么的不切实际,多么的可笑。

她以为从小养尊处优的杨明哲在落魄之后,肯定吃不了苦,到最后就会向她妥协,认错,然后回到她身边当个乖宝宝。

她以为我跟杨明哲在一起就是别有用心,为了贪图富贵。杨明哲失去一切之后,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杨明哲。

可惜,她太过自以为是,算错了一切。

杨明哲虽然失去了豪门贵公子的光环,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后悔,难过。

他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挣着微薄的薪水。每天挤地铁上班,下班了会去超市买我爱吃的菜回来我们一起做。

他把以前所有的名牌衣服鞋子手表都收进衣柜,穿我给他买的普通衣服和鞋子。

我们一起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带了个小小的露台。

房子虽小,却窗明几净,格外温馨。

我们用心把小小的家布置成幸福的模样。

我买的淡蓝色小雏菊的桌布,上面放着水晶玻璃瓶,里面插着他选的粉色玫瑰花和黄色满天星。

客厅的格子布艺沙发因为就剩最后一张才被我们便宜买到,我和杨明哲为此高兴了好久。

露台上放着一张躺椅,没事的时候,我和杨明哲喜欢躺在上面,他抱着我,我抱着书,我们一起看日出,看日落,在慵懒的午后静静的享受难得的静谧时光。

在这个小屋里,我们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了三年零五个月又十二天。

我以为我们的感情会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守得云开见月明,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相亲相爱,白首不离。

可是,生活哪里会像电视剧那样圆满呢。

6

噩运总是来的没有任何征兆。

突然有一天,杨明哲的爸爸找到我们家。他面色憔悴,胡子拉碴,灰白色的头发在一片黑发中格外刺眼,身形颓唐而又落寞。一点都没有我印象中杀伐决断的商界大腕的样子。

我心里突然一个激灵,直觉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杨明哲显然也猜到了,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他爸爸,“爸,你怎么了?”

“你妈妈住院了,病的很严重。你回去看看吧。”

杨明哲闻言一惊,慌张无措的追问:“我妈病了?什么病?你怎么才告诉我?”

“别问了,你去看了就知道了。”末了又看了我一眼,“她就别去了,免得惹你妈生气。”

杨明哲眉头紧锁,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安慰他,“没关系,你去看看吧,我在家等你。阿姨肯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别担心。”

他点点头,对我说:“乖乖在家等我。”就慌忙跟着他爸爸一起走了。

我狠狠的点头,“我等你。”尽管我有预感,可能这一放手就是永久。

杨明哲走后,我心里空荡荡的,总觉得很不安。

一天,两天,三天,接连一个星期,我都没能等来他的消息,我的心里从紧张,不安,到难过,再到绝望。

终于,在离开的第十天,他打来电话,“丫头,对不起了,这么长时间没给你打电话。我妈妈的病,很严重。最近我可能回不去了。不过你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抛下你的!”

他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沧桑而又疲惫。我却从中听出了些许弦外之音。一边是生病的妈妈,一边是爱的女人,也许,他才是最为难的那个吧。

后来的某一天深夜,我意外的接到杨明哲妈妈的电话,她的声音异常虚弱,却带着无比痛快的决绝,她说:“陈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死都不会让我儿子跟你在一起的!”

挂断电话,我突然觉得遍体生寒,拢紧了身上的羽绒被仍然还是冷。

7

听闻他妈妈去世的消息,是在他和我断了联系的一个月之后。

我穿一身黑衣,未施粉黛,悄悄去了葬礼上。

杨家在A市有权有势,前来吊唁的人很多。我站在人群中,看见杨明哲面对众人,不停的鞠躬。

他往日光洁的黑发此刻凌乱的散在脑后,嘴角边布满青色的小胡茬。眼眶泛红,一脸的悲痛。

身边站着一个女人,与他比肩而立,娴熟的招待来人,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我隐在人群中真挚的向杨明哲的妈妈鞠躬,愿她在天堂安好。

转过身,眼泪突然大颗大颗的滑落。我的心就像是被剜开一个大口子,有风呼呼的灌进来,生疼生疼的。

我知道,这下,我可能真的要失去我最爱的男人了。

杨妈妈,这场博弈,我承认,你赢了。你用死,在我和杨明哲之间划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成了我们之间再也越不过去的鸿沟。

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三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杨明哲来找我。

他喝醉了,一身浓重的酒气。

他一把抱住我,将我的身子抵在墙上。压抑的思念裹挟着欲望此刻都化作一个霸道缠绵的吻,铺天盖地般向我袭来。

唇与唇交叠,齿与齿磕绊,他攻城略地,我热切迎合。我和他忘我般的缠绵纠葛,只愿就此沉沦,至死方休。

关键时刻,杨明哲喘着粗气停住了动作。

他抚摸着我的脸,对我说:“丫头,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妈妈临死前拉着我的手要我保证,这辈子娶谁都不能娶你,她说我要是不答应,她会死不瞑目的。”

“对不起丫头,是我辜负了你。可我不能再对不起我妈妈,让她真的死不瞑目。丫头,怎么办?我觉得心里难过快要死掉了一样。”

杨明哲抱着我哭的泣不成声,眼泪落在我的脖颈,带着可以灼伤人的温度,让我的心也一阵抽痛。

“没关系的,杨明哲没关系的,我爱你。我只想让你幸福,不想让你难过。你以后要好好的,幸福的过每一天。我们都要幸福!”我用尽全身力气紧紧回抱它,仿佛要把他融进骨血里,深深镌刻一辈子。

那晚,杨明哲走后,对我说:“丫头,祝你幸福。咱们,再也不见。”

仿佛一语成谶,后来,我们就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面。

很久很久以后,我又有了男朋友,我们相亲相爱,顺利的步入婚姻的殿堂,从此结婚生子,白首不离。

偶尔我也会再想起杨明哲,说实话,我不恨他,却也不再爱他,我只希望我曾经爱过的他今后能够幸福。

最好的爱,是让不得不离开的爱人没有遗憾没有愧疚的离开,这样才不枉我们人海茫茫相爱一场。

如果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放手。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