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后的这一年

图片源自蜂鸟网

从2018年3月3日开始算起,到现在,我已经工作一年了。

18年的那个春节,过得十分压抑。考研失败,内心烦躁。在迈入第二个本命年的时候,仍依靠着家里生存,令人十分苦恼。假期未结束便已决定,回学校,找工作。

距开学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整栋寝楼里也没几个人。在寝室独自待了两天投了几份简历后,开始准备面试。我对工作本身没有什么期待,只想尽快摆脱颓废的生活。所以,第一份工作面试通过之后,我想都没想,直接进入了工作状态。到今天,这份工作,我已经做了一年。

工作带给了我什么?我一直在思虑这个问题。我想,应该是平静感。当我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到工作上的时候,我内心的忧郁就会消失不见。

2018年的8月份,等待了许久的第一本书终于出来了。当我拿到书的那一刻,内心虽是喜悦,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或许是因为等待的时间过长,又或是琐碎的工作让我无暇顾及其他。

这一年来,除了配合新书宣传写了篇文章外,我几乎没有再写过任何文字。说起来,颇为惭愧。与此同时,最让我感到困扰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了。我不想再写充满模仿痕迹的拙劣的青春故事;尝试过写励志鸡汤,最终放弃,我并没有什么励志故事可讲;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最想写的还是长篇小说,苦于文触不深,不敢动笔。


2018年的夏天,我大学毕业了。毕业之前已经工作了好几个月,因之我对于毕业的感触,并没有那么深刻。一切都在匆忙中度过:匆忙的拍了毕业合照;匆忙的写了毕业论文;匆忙的甚至没有参加毕业典礼。现在眸然回顾,才恍觉错失了许多记忆。

因为学校离公司太远的缘故,我早早的就在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房。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不大,刚好容得下一个焦躁而落魄的魂灵。我在这间房子里住了九个月,从学校带出来的书籍在地板上散落一地,却无心再去翻阅。

租住的房子被分成六个单间,没有客厅,没有厨房,只有一个公共的卫生间。九个月的时间,租客换了一波又一波。一墙之隔的距离,却鲜少见面。唯有不时传来的各种杂音,才能让我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隔壁房间曾住过一个男人,见过几面,年龄不大。有段时间频繁打电话,声音极大,能听出来是酒后的状态。某天晚上听到他的嘶吼才知道,原来是和妻子闹离婚,一度深夜买醉,不出家门。又一个落魄的灵魂。

稍大点的主卧,住着两个女孩。因为主卧带独立卫生间,所以她们在家的时候,从未出过门。她们唯一能掀起的动静,只有每天早晚来回从屋里推电车的声音。

我对面的房间,住过一家三口。应该是从乡镇来的务工人员。那个房间比我的还小,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住下的。男人爱抽烟,每天早上我起床上厕所,都能看到他们的房门大开,从里面飘出缕缕青丝。


有段时间我十分压抑,觉得世界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我租住的房子在14楼,一个人的时候,看着房间里的窗户,总会在脑海中浮想一幅画面:我纵身从窗户跳了下去。那段时间我最害怕一个人在屋中无所事事的躺着。所以我几乎都是很晚才从公司回到住处,简单洗漱一下便匆匆睡去,不想任何东西。好在工作还算顺利,得到了部分认可,后来内心的困惑和幻想逐渐被现实替代,开始了真正的「生活」。

工作九个月之后,2018年11月底,我从那间房子搬了出去,换了一个两居室。房东把房子装修的不错,看了一眼后便决定租下来。搬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又买了许多的书。买书的习惯仍在保持,看书的习惯却不知丢到了哪里。

当有了收入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人独立的重要性。这种独立虽仅仅只是让我依靠自己的能力存活于世间,不至流落街头、露宿荒野,但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安全感。

2019年春节回家之前,我特意从工资卡中取出了5000元现金。手中拿着一沓钱,内心稍有些激动。这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可以被我随意支配。给我爸换了智能手机,摆脱了老年人就应该用老年机的魔咒;给我妈买了件佩饰,提醒她女人不能忘了爱美之心。过年时面对我姐姐们家的八个孩子,一人给他们发了200元的压岁钱,这是我当舅舅以来,第一次这么有成就感。

被生活裹挟着走了一年之后,我才算安稳下来。工作趋于稳定,收入能够在维持温饱的同时,还能允许我对未来有一些不切实际的畅想。目前的这种状态,我很满意。

我本应属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本应看淡一切,但我却没有按照命运既定的路线走。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我的状态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改变出于何处。大学里我是一个比较“古怪”的人,这是出自同学的评价。大学期间我很少加入到小团体的狂欢,没有同他们打过游戏,没有一起深夜看过球赛,也没有无事聚在一起抽烟。闲来无事时,我会抱着书和平板寻找各种地方上自习,教室和图书馆自由切换,读读写写,思想中再无其他。这种状态似乎有些超脱,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我,帮我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我喜欢自由的生活,但这种自由是建立在经济独立的基础上的,在我尚无其他能力维系生存的时候,我能做的,只有努力工作。

如今我又可以闲下来写写字看看书了,虽然已经许久没有认真写过文字,但强烈的表达欲似乎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中断而文思枯竭。

我羡慕很多人的生活,但我也知道,他们的生活与我关联不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不觉间,我工作已经一年了。悠闲的校园时光仿佛就在昨日,每天匆忙的状态给人的感觉不真实。但时间会推着人往前赶,我们只能躲在这趟有去无回的列车上,一边欣赏风景,一边走向深渊。



*瓯南,写作者。总体上是个无趣的人。已出版图书《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