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而非我·序章

阳光洒满轻薄的诺言,

我于花开中坠入柔爱。

——题记


我一直被一个梦侵占脑子,那个梦似是有点中二,她向我颠覆自己,也向我展示颠覆自我的样子,也想我颠覆自己。简单而直白。


我不记得是走了多远,直接的,我看到了很长的一座列车,在星星的起始处,大概率是北斗七星吧。奇怪的是她不像勺子,也没有那没神秘,只有白到微亮的闪光,并且只有星星的外围散发浅淡,哦,天啊


我看到他正在散发巨大的光晕


我看到她跳动从中的巨大字母A和C


他们真的太美了,紫色的A 和 粉色的C


天啊,A变成了酒紫色,浸透了黑的发红。

咦哦?刚刚,转似娇艳玫瑰的霸气红色C,变的点点荧光的淡黄色,逐渐变为盈盈绿色。


最后合为白色,诞生一个巨大的字母,白色S,他绛紫色莓蓝色流彩色,包边的金色,是那么美丽,一瞬间心动。


我想我开出千百多呢喃的气势,万千的花朵挡住掀翻的躁动。


喂,你喜欢我吗?

有多喜欢。

像柔软的大熊,摊开肉肉的肚子,雨天给你披上我的外套,喜欢把你抱在怀里,让你恣意在我的地盘打滚。


是吗?那我要是一只刺猬就把刺插入你的身体。突然想起有一个蠢家伙为了爱,把满身的刺烫成柔软的毛,最后爱和美都没了,渣子灰都没有。


我误以为爱可以久一点,原来她就这么没了。这是她在哪个晚上给我拖梦带来的信戈。后来才知道她求了那边的鬼差很久,总之地域那边的人还略微宽厚带她些。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如她这边都进了13域,那哄骗的狐狸该去哪?


于是在哪个夜晚我遇到了面前的她,我们谈了笔交易,我让她把狐狸捆绑住,然后我用爪子划开了它的皮毛,看到里面的直鸡。


所以就是如此可笑,一只狐狸毛的鸡吃下了一只软毛刺猬。


嘿,可笑吗?我当时就是这么问眼前这个伸出爪子呆愣的人的,我觉得我当时要发疯。他呐呐的放下手,目光焦距回来,是黄鼠狼。


是的,他只说了这一句,我却突然反应过来。


于是那一夜我们抓了所有黄鼠狼,几乎所有,可这太难辨了,我看着这儿,直皱眉。


这时我突然昏了过去,梦里的我看到她,她哭着叫我不要伤害他,留着血泪又告诉我要给她报仇。


于是乎,我就不想管了。


我咬住一个手指清醒过来,他问我怎么了?

我说走吧!是她自己蠢,是她的执念,我是我。

于是我们就那样离开了,从此黄鼠狼好像看到我犹如救命恩人,亮闪闪的让人无法直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只是因为一只骗吃贪狼,一只直猬执念。而被一个本应睡梦香甜的夜晚,被粗暴的对待。而对他们如此的人,

是一个对情绪敏感的家伙,所幸这种情绪在关键时断联了。


而帮者意欲何为也是迷。

总归是没要什么东西,所幸交易可以消了。


2021.5.16 日

04.31  阮弱水 笔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