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成长中的情绪共谋者!

先说我心目中那些真正的优秀民谣独立音乐人!

李志:我更喜欢他落魄时期录音粗糙的前三张,后面的虽然也好听,但是没有那么多感动了。但是他的歌值得全部认真听一遍。推荐:太多了,喀纳斯、翁庆年的六英镑、他们……

王凡瑞:太合麦田新红白蓝之一,虽然这已经是很久前的事儿了。或许算城市民谣?推荐:青春、幸福、时间一枪打在了我身上。

尹吾:就一张专辑,早已经退隐江湖很多年了。推荐:你笑着流出了泪、好了好了。

张玮玮:原野孩子的成员,推荐:米店、红河谷、李伯伯。

万晓利:推荐狐狸、流氓、女儿情这一切没有想象地那么糟。

周云蓬:诗人般的歌者。推荐:九月、中国孩子、盲人影院。

乔小刀:曾经有个组合大乔小乔,一张专辑就红了。除了歌,还值得了解下这个人。

刘东明:很喜欢他的嗓子,他的歌很生活。推荐: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独白、我的爸爸、离家五百里、少年时光、西北偏北。

钟立风: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他泡过多少妞儿的。推荐:节日盛装、麦田上的乌鸦、再见孩子们。

五条人:方言的民谣,吉他和手风琴的完美组合。

老狼:这个不用多说了吧,最经典的校园民谣。推荐:恋恋风尘

朴树:最近他貌似复出了。推荐:旅途、我去2000年、别,千万别。

郝云:北京味儿的城市民谣,很欢乐。推荐:结了、情谣、如果来生还能遇见你。

小娟:吉他手小强是他的爱人,不如去了解下他们的故事。

赵雷:唱的很诚恳。推荐:南方姑娘、画、理想、浮游。

宋冬野:原本在豆瓣火,因为快男火了全国。推荐:安和桥、斑马斑马、六层楼、梦遗少年。

腰:如果你没听过,现在马上听。推荐:一个短篇、硬汉、情归何处。

台湾:

陈升、张悬、罗大佑、黄小桢、李宗盛、胡德夫、929乐团的吴志宁、黄玠

香港:

林一峰

推荐一些乐队的巅峰之作,这里面可能有些脱离了所谓民谣的概念,有一些摇滚,但我个人认为不管是民谣还是摇滚所表达出的精神是令我神往,很容易引起共鸣。

万能青年旅舍:《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十万嬉皮》

第一是万青这是一个在我心中无法被超越的乐队

他们本是一个90年代的乐队。 站在分割世界的桥

他们来自石家庄,中国第一压抑的农贸市场。周围到处是忍耐和呐喊,但这些人玩的东西,却散发一些摸不着头脑的唯美气息。他们偏离了杀父和淫母,艺术和革命的正题,倒像莫名其妙丢失了家人的天才儿童,在奔向一个离石家庄太远的乌有之乡。那时候他们还有个英文名字,the nico。以盲瓜theblind melon的女儿自命,布鲁斯,另类摇滚,略带阴柔的唱和咿咿呀呀,一群偏执变态的人,既是小屁孩也是糙汉,他们到底怎么冒出来的。一个迷案。 再后来,社会在洗牌,每把都玩得大,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总之,简单的事情,全变复杂了,复杂的事情, 乐队人员

全被简单处理了。放眼望去,早死的,文艺的,从良的,被慢慢消化的。他们当然不例外,从生活的狗洞里一点点钻出来,漫长的匍匐岁月,经历所有普通人的麻烦,所有敏感者的痛苦。 到头来他们还要再搞,搞音乐,幸甚至哉。

谣乐队:《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唱歌的孩子》《小区里的高级跑车》

上述其中两首歌可能在百度上现在已经搜不到了,因为被封了。至于原因,根本无法让人理解

2013年3月19日,谣乐队成立于宁夏银川。背靠贺兰山,看着黄河奔腾不息的东流,就在这片被人们誉为“塞上江南·鱼米之乡”的热土,我们用朴实无华的音乐描述着家乡的美丽富饶,用动人的旋律讲述美好的童年和对未来的向往,用诙谐幽默的歌词来调侃这个社会中的一些不公平,用积极向上的态度来面对生活中许多无奈和无力改变的事实!

这就是谣—— 一群热爱唱歌热爱音乐,单纯朴实的大男孩。

这就是谣—— 一群生在宁夏、长在宁夏的西北汉子。

谣-我们聆听着童谣走过童年!

谣-我们弹唱着民谣度过青涩的青年时光;

而如今谣为您讲述现实生活的酸甜苦辣!

乐队于2015年2月8日解散。

黑撒:《流川枫与苍井空》《秦始皇的口音》《玩民谣才是王道》

他的一首流川枫唱出了多少分离的人们心中的无奈与郁结,每当听起这首歌,回忆会不自觉地涌上心头

2011年,黑撒乐队民谣新专辑《西安事变》发行之前,其中一首《流川枫与苍井空》的MV在网上流行起来,感动了无数大学毕业生,并且在一些电视台包括凤凰卫视有过相关报道,被称为2011中国最美民谣。相信黑撒乐队会获得更大成功和进步!让我们敬请期待他们的新专辑!

2014年,黑撒乐队借助《暴走大事件》主题曲,成了家喻户晓的乐队!

2014年12月26日 黑撒乐队签约,中国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

痛苦的信仰:《公路之歌》、《再见杰克》

首先我个人对这个阅读并不是很感冒,了解不是很深,可能是由于年龄的原因,所以能说的并不多,望见谅。

七零后的摇滚乐迷,会对“痛苦的信仰”这名字有更深情结,十多年前,这支乐队和“扭曲的机器”、“夜叉”等乐队一起,扛起了中国硬核摇滚的大旗。2000年,“痛苦的信仰”发行了首张专辑《这是个问题》,被视为中国摇滚发展进程中相当有代表性的一张作品。

从痛苦的信仰到痛仰,从Miserable Faith到Tong Young的十余年间,痛仰由那个在匮乏的青春里,惯于用愤怒抵御周遭的呐喊者和发问者,成为了在自由的公路上,乐于去探寻更多可能的践行者和分享者,说到底,他们把视线的焦点从于外部、于身体的躁动和碰撞,逐渐的调转向度,变为向内心冷暖和生命体验痛仰乐队的关注。但在痛仰的这种巨变的背后,是一种不变,——始终只遵循内心的、自然生发而出的音符和律动。

如果说摇滚乐是一种真实的声音,那么首先,这种真实势必是创作者对自我内心状态的正视与忠诚。没有刻意为之的批判或煽情,没有扭捏作态的悲戚或欣喜,音乐里的那些率真、坦然和勇敢,来源于乐队每个成员的自然成长,他们不想肆意地滞留在原地,也没想要超脱到不可企及,痛仰与被他们所感染、触动的听者们,一路相互陪伴和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二手玫瑰:《你在红楼我在西游》、《命运》

很多人会觉得二手玫瑰表演的内容粗鄙、下流。作为二手玫瑰的粉丝,我要告诉你,说得对,这是真的。

性、脏话、二人转…… 这些元素支撑着二手玫瑰的表演,非常低俗。但说真的,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批评的。要知道,大众的低俗不是二手玫瑰培养的,二手玫瑰只是利用了大众的低俗而已。一支摇滚乐队并没有义务去高雅,也没有义务去教育大众。

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上,想让人记住你,是非常难的。每个乐队都要学会「特别的卖弄啊,这样才能够有人去喜欢」,二手玫瑰现在手里握着的就是全中国最特别的卖弄。二人转摇滚,听起来挺酷的,不是吗?把可能每个男人私下都会说的龌龊话,拿到几万人的面前,用麦克风戏谑地高声喊出来,听起来也挺酷的,不是吗?

二手玫瑰作为一支这样的乐队,每个人都有权力「不喜欢」和「无法接受」,但请原谅我不是很能理解「讨厌」这种情感。很多人会说,「我讨厌二手玫瑰」「我讨厌左小祖咒」「我讨厌魏如萱」…… 不能接受不听就是了,讨厌?何必呢

14 年草莓结束以后,二手玫瑰获得的评价有:第一国摇、炉火纯青、现场之王…… 确实,经过十四年的历练,单论现场效果,中国目前可能真的没有二手玫瑰的对手了。

耳光乐队:《那时候我们还年轻》《相忘于江湖》《艺术男儿当自强》《鸿鹄志》

耳光乐队是以中国地方俚语为基调的表达方式,以另类方戏摇滚乐融合中国民族曲、曲艺为特色的音乐风格。

我很喜欢这个乐队,他的歌很有批判性,这也正好似我喜欢他的理由,他们作品大多取材于我们周围的市井生活,在理解凡人你我在生活中所遭遇的迷惘、艰辛的同时,又以一针见血的辛辣讽刺抨击不平等待遇、直面人性中存在的美丑。 他们用最“三俗”的

耳光是批判的,是言论的,却并不是肤浅的发牢骚者,他们的矛头针对于人的本性,有着自省式的批判态度

耳光乐队,中国新民俗摇滚乐。经过10年的创作积累和现场锤炼,耳光由最初的凛冽批判成长得更加内敛自省、更加耐人寻味,也由单一的民俗音乐形式向更多元的音乐空间发展转变。

语言,中国特色的旋律描绘出一幅市井众生态的动人画卷。

当然耳光乐队的作品,并不是一味的发着阴暗的牢骚,他们通过对真实生活的描述,警醒在迷雾中求索的人们,要积极的面对我们并不理想的环境并且带有乐观的态度去发现生活的美好。

结语:我想起了一句诗。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有时候听歌犹如品酒,有味。

心里面能那么一颤,一荡。

那么一瞬间你是觉得那歌是在唱你。

你觉得流行之外还能有些不流行。值了。

只须臾心头一跳一热,微微的微微的,一热一跳一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