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故事征文 | 亲情麻辣烫

作者/典典的蟹妈

(一)

林晓放学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有点异样。往常凌乱放置的杂物,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经常不开伙的厨房,也擦得干干净净。家里太整洁了,就像宾馆一样,反而让他不自在。妈妈一定回来过!林晓这样想着,走进自己的卧室,发现桌子上压着一张纸条:晓晓,对不起,妈妈决定与爸爸分居一段时间。希望这段时间,你能照顾好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林晓有点茫然,妈妈要和爸爸离婚了吗?他可不希望爸妈离婚,班里的李大军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不要他,他住在奶奶家,同学们都嘲笑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妈妈是不是也不要我了?

林晓忽然想起什么,他跑到父母房间,拉开柜门,发现妈妈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在柜子一角,有一个棕色的革制望远镜盒,他一把提起来,试了试,沉甸甸的。还好,望远镜还在!这是妈妈去年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可是他只摸过几次,就被爸爸收了起来,说怕他玩物丧志,没心思学习。

林晓妈妈是一家玩具公司的地区销售经理,经常出差;林晓爸爸是一家民企的办公室主任,每天像钟表一样定点儿上下班。爸爸每天回家管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学习,可是爸爸不会做饭,也不愿做家务;为此,妈妈经常与他吵架。虽然妈妈做的饭非常好吃,也会把家里打扫得整洁如新,可是妈妈太忙了,平常没有时间,有时要请小时工做饭或打扫,爸爸嫌浪费钱,说请小时工的钱不如在外面吃。

林晓饿了,他看看钟表,还不到六点钟,他想到楼下麻辣烫摊上随便吃点,反正无论怎么随便吃,都比爸爸做的饭好吃;尽管爸爸反对他去麻辣烫摊上瞎吃,说不卫生。

妈妈说,最初认识爸爸,是他们在南方C城上大学时,学校门口的麻辣烫摊。当时妈妈吃完麻辣烫,发现带的钱不够,爸爸帮她补足了。他俩后来约会时,经常去那个麻辣烫摊吃烫串,妈妈经常怀念那时的麻辣烫好吃,特别是深夜经过时,热气腾腾的香味,像长了翅膀的馋虫,止不住地往鼻子里钻。林晓觉得,混合着麻辣香气的那些夜晚,应该是爸爸妈妈最幸福的时光。

后来,爸爸妈妈大学毕业来到北方B城工作,空气干燥,不合适吃辣,家里做菜从不放辣,更不要提麻辣烫了。虽然,B城路边也有麻辣烫摊,可是,妈妈说,B城麻辣烫,无论是锅底配料、食材,还是用油,都远远比不上C城。而且,最不能忍的是,烫好的串串,放到盘子里,拔掉签子,要浇上一大勺黏糊糊的芝麻酱,完全盖住了食物的本味;而不像C城那样,用纯天然的香油加蒜末当蘸料。

林晓在楼下麻辣烫摊,吃完了一大盘浇了芝麻酱的烫串,基本上已经饱了,他回到家,准备写作业。可是,他心里像有老鼠在抓挠,写不下去。他拿出望远镜,趴在阳台上,往楼下看,希望从镜头中,看到妈妈像往常一样回来。他没看到妈妈,却看到爸爸垂头丧气地进了小区门。他赶紧从阳台溜到房间,把望远镜放进望远镜盒,塞到柜子里原来的地方。

爸爸进门后,一脸颓废,话也没多说,只问了林晓一句:“写完作业没?”林晓说没有,他就虎着脸吼了一句:“赶紧写去!”林晓回到房间写作业,刚写了没多大一会儿,爸爸又问他吃什么了没有?林晓说在楼下摊上吃麻辣烫了,爸爸立刻火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不让你瞎吃,那玩意儿不卫生,你怎么就不听啊,没长耳朵?”林晓没接爸爸的茬儿,只问了一句:“妈妈真的不回来了吗?”爸爸立刻哑了。

这一晚上,家里的气氛很压抑,爸爸做的饭比平时更难吃了,林晓忍着吃了几口,就不吃了。他偷着给妈妈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妈妈的手机关机。夜里,他躺在床上睡不着,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哪里?明天放学后,他要到妈妈上班的公司去找她。他给妈妈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很快就睡着了。

(二)

林晓坐公交来到在茂林大厦门前,还不到下班时间,他看着那座巍峨的写字楼像塔一样耸立在夕阳的余晖中,想着几年前随妈妈和她办公室的同事一起郊游的事情,那时他还小,对去哪里玩并不感兴趣,他最关心的是吃什么。一路上,他可以随便吃零食,不受限制,那是妈妈公司集体购买的补给口粮;在郊游的地方,他缠着妈妈给他买了一个玩具望远镜,边走边看远山风景。可是,后来在一个水库旁边,他的玩具望远镜不小心掉到水里了,他嚎啕大哭,妈妈安慰他说,等他过生日时给他买一个真正的望远镜当礼物,他才止住了哭声。自从有了真正的望远镜后,妈妈工作越来越忙,再也没时间带他一起出去郊游过。爸爸本来就是个超级宅男,节假日最喜欢在家上网或睡大觉,他的望远镜没有了用武之地,只好寂寞地躺在衣柜里。

“晓晓!”妈妈出来了,她一边走着,一边揉着肩膀,脸上的疲惫一览无遗,“你还没有吃饭吧?先跟我走。”

林晓默默地跟着妈妈,来到大厦地下一层的肯德基,妈妈随便点了一份双人套餐,坐下来看着林晓吃。

“妈妈,你和我一起回家吧!”林晓吃得差不多饱了,他看着妈妈那份汉堡只咬了一小口,咖啡却喝完了大半杯。

“晓晓,你听妈妈的话,吃完饭先回家。妈妈实在太累了,上班工作累我不怕,回到家心里累才最可怕。我和你爸爸之间的事情,你不懂……我已经忍了很长时间了。”妈妈说着,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

林晓伸手把一张纸巾递给了妈妈。

“妈妈,你现在住在哪儿?我想你的时候,能去看你吗?”林晓忽然问。

“傻孩子,你想我的时候,就来这儿找我。再说,我也会去学校看你的。”妈妈不哭了,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妈妈看着林晓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转身打了一辆出租车,沿着相同方向,开走了。林晓忽然朝公交车司机喊叫起来:“师傅,我坐错方向了,下一站要绕好远啊,求求您,停一下车!”司机低声骂了一句,踩了一脚刹车,车一停,林晓赶紧跳下去,拦住后面一辆出租车,紧紧跟上了妈妈坐的那辆。

林晓看着妈妈坐的那辆出租车在一个老旧小区门口停下来,打了一个电话,看到小区里出来一个年轻男人,递给妈妈一串钥匙,然后两人一起上楼去了。林晓忽然觉得那个年轻男人有点眼熟,那年跟妈妈公司郊游时,好像见过他。妈妈为什么和他在一起?难道妈妈因为他,要离开自己和爸爸的吗?

林晓肚子里一股热火冲到了嗓子眼,他想冲进去找那个年轻男人,质问他凭什么抢走妈妈?这时,爸爸的电话打来了,问他在哪儿,怎么还不回家?林晓赶紧跟爸爸说,自己和同学在外面玩,忘了时间。

回家以后,爸爸冲着林晓发了一通脾气,林晓没有解释,他看着爸爸鬓角多了好些白发,忽然间有些可怜他。

“爸爸,以后放学回家,我来帮你做饭吧!”林晓说完,发现爸爸眼圈红了。

(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晓每天尽量利用中午和课间的时间,把作业做完,然后回家上网研究菜谱。其实,做饭这件事很简单,以前妈妈工作没那么忙的时候,他经常像个小尾巴一样在厨房里跟着妈妈,看着她做饭。妈妈也曾教她怎样做最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蒸鱼块。在做饭方面,他似乎有妈妈的遗传,一点就通。可是,爸爸怕他做饭浪费学习时间,总是不给他机会参与。爸爸对于吃饭这件事,向来不讲究,只要是青菜炒熟就行,即使没有蔬菜,酱油拌米饭也能咽下去。他认为,一个人过于追求美食,会影响在其他方面的抱负。

妈妈出走这件事,对爸爸打击很大。以前,妈妈工作不忙,一家三口过得还算平静,后来,妈妈升职了,爸爸在家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然后,两个人开始吵架,而且越吵越凶,再后来妈妈就懒得跟爸爸吵了。林晓很不明白,曾经恋爱结婚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同在一个屋檐下,除了必要的交流,几乎没有一句话。难道仅仅是因为爸爸不会做饭吗?既然爸爸不会做,那由他来做,他也能做出像妈妈做得那样好吃的饭菜,他要向妈妈展示一下:即使妈妈不在,他也能照顾好自己!

这一个星期以来,林晓切菜时手被菜刀切破两次,炒菜时被油烫过三次;不过,他终于能够在爸爸下班之前做好饭了。他甚至上网买回了正宗的C城麻辣烫食材,等到阴雨天气时,可以在家自己做麻辣烫吃。爸爸下班以后,吃完饭后洗碗,收拾房间,不再把东西随手丢得到处都是。他们吃饭时,恢复了以前的谈笑,但这种谈笑很小心,始终在努力回避着一个话题,那就是妈妈。

有一天放学的时候,爸爸打来电话告诉林晓,晚上不要做饭了,随便在外面吃点,他要加班,晚点儿回家。林晓放下手机,忽然有点无所事事的感觉,他的作业已经在学校完成,回家后一个人呆着有点闷。忽然他冒出一个念头,他要到妈妈的住处去看看,有些话,他需要当面向妈妈问清楚。

自从上次跟踪妈妈,林晓已经牢牢记住了那个小区的名字,也从地图上找出了它的确切位置;所以,第二次去的时候,他毫无障碍,就顺利找到了那里。站在小区门口,他忽然想起,自己应该去办公室找妈妈才对,他没有给妈妈打电话,也不知妈妈有没有去外地出差。

正思忖间,他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年轻姑娘手拉手走到小区门口,这不正是上次给妈妈钥匙的那个年轻男人吗?他怎么和另一个姑娘在一起?林晓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随着他们进了一座没有电梯的老楼,爬上了六楼,在阴暗的楼道里,不远不近地继续跟着,直到看见他们说着笑着走进一个门牌号为611的房间。

林晓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拿出手机,先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冲到611房门前,咬着牙狠狠地踹了两脚。

611房门开了,那个年轻男人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门外气势汹汹的林晓。

“咦,你不就是……张姐的儿子林晓吗?”林晓还没开口,那个年轻男人倒先认出了他。

林晓二话不说,进门摸起地上的木鞋凳就要抡过去。年轻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把木鞋凳抢了过来。

“你这熊孩子,想干嘛呀?”屋里的姑娘也冲过来了,使劲儿往外推林晓。

这时,年轻男人的手机响了。

“张姐啊,是我,小王。对对对,林晓是在我这里,他可能误会了,我来跟他说,您放心。”

小王挂了电话,让林晓进屋坐下,说:

“你妈妈租的房子在楼下,她现在在外地出差,明天回来。我是你妈妈部门的员工,上周她让我帮她找房子,说你爸爸老家有亲戚来看病,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她想搬出来短租几个月;我恰好在我住的这个楼里看到有房出租,就帮她租下来了。”

“你说得这些,可是真的?”林晓终于开口了,绷紧的神经开始一点点松弛下来。

“我骗你干嘛,熊孩子?”小王笑了笑,指着屋里的姑娘说,“这是我女朋友,我们是一个公司的,你妈妈也认识她。”

林晓有些不好意思。

“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小王狡黠地眨眨眼睛,忽然问。

林晓什么也不想说,他站起来,朝门口跑去。

林晓坐着公交车,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窗外次第亮起的灯光,他心里有一块大石头忽然落了地;低头看看手机,发现手机设成静音了,有妈妈的两个未接来电,爸爸没有打过电话,估计还没有回家。

他想着,回家以后他还会有些时间,他要继续研究一下网上的菜谱,看看C城的麻辣烫配方到底是什么样。明天是周末,妈妈出差回来了,他要邀请妈妈回家吃饭。现在,他已经会做晚饭了,他能够照顾自己;他将来肯定还能做出正宗的麻辣烫,就像爸爸妈妈当年在学校门口吃过的口味一个样儿!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说:

“妈,明天回家吧,我做饭。”


联合征文:讲一个食物的故事,写写属于我们自己的深夜食堂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  +  008号  典典的蟹妈    21天写作计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东京猫猫为你万里挑一 来自我最爱的微信公众号 谈了三个星期恋爱的芥子分手了。 她的男友给她的理由是忘不了前女友,而...
    绮梦scfy阅读 666评论 0 1
  • 人的一生,若是可以在诸如医院殡馆墓地之类的地方工作上一段时间,就会对生命产生一种不同的认知与感悟 当多少年过去后,...
    24e2f6668318阅读 126评论 0 0
  • 母亲走了以后,思念无时无刻不缠绕着我,每天悲伤的情绪不仅影响着自己也让家人担心我的健康。为了让在天的父母放...
    莲子清清阅读 69评论 1 3
  • 每年到过节的时候,朋友圈的妈妈就会转发很多类似不要这样逗我的孩子、不要给我孩子喂这些东西、不要给我的孩子尝酒这类的...
    文静hyw阅读 2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