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大多数》——“胡说八道式”的一本正经

字数 1129阅读 30

这里的“胡说八道”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说作者叙述的方式幽默、反讽意味很浓,以至于初看之下像是不明所以,以为“胡说八道”,但细看之后,才发现作者对生活的深情与正经。

《沉默的大多数》是王小波的文集,里面收录他对事情的观点、看法。这些观点、看法很多是哲学上的终极问题,比如:话语权、女权主义等。这些话题严肃并且枯燥,学术上有很多研究,但这些研究对大众却并不友好,想要明白意思,总是要费尽心力。王小波的文章就很好的避开了严肃枯燥,每篇文章都像一个寓言故事。但这却并不意味着这些寓言故事就很好懂。

至少在此之前没有对作者讨论的这些观点有基础了解,没有认真对比文章中的故事和严肃主题之间的联系,是很难明白作者在说什么的。甚至有些文章在看完两遍之后仍然一脸懵逼。

拿开始的那篇文章《卡拉OK和驴鸣镇》来举例。文章有这样一个例子:在一个镇子上丢了一头驴,驴主人找来自己的好朋友一起上山找驴,可是山很大,一起找太费功夫,最好分开找。但是分开找,万一其中一个人找到了,该怎么通知另外一个人呢?驴主人想到一个方法,因为自己会一点雕虫小技,就是会学驴叫,如果好朋友也会,那就好办了。不管其中哪个人找到驴都可以发出驴叫声来通知另外一个人。他把想法一说,没想到好朋友也会此技能,一拍即合,两人立马分头找驴,为使驴能尽快发现自己,两人一路驴叫。没想到最后两人没找到驴却找到了对方。顿时分外欣赏对方,驴主人说,我这么多年学驴叫,没有佩服过任何人,今天对你是甘拜下风。好朋友一听,也表示自己十分欣赏驴主人的叫声,一番互相欣赏之后。两人又分头开始找驴,不久又是找到彼此,这样来回好多次,最后发现那头驴已被老虎咬死。但是这个镇从此被冠上“驴鸣镇”的恶名。

这一段故事看似和唱卡拉OK毫无关系,但是细想,上世纪90年代在住宅楼里面唱卡拉OK的那些人某种意义上也是互相欣赏的学驴叫之人。这就是王小波的反讽。

除了隐晦的反讽,还有对常见问题的深入分析。比如:男女平等、身体受苦思想就能纯洁等等。

男女平等中要有“平常心”,身体要是一直受苦,思想只能更坏。

这是他直接表达思想的部分,而更精彩的是他写的近似魔幻现实主义文章。比如《一直特立独行的猪》,一只有想法的猪,不接受生活的设置,挣脱原本人为他设置的生活轨迹,最后成为一直野猪,当作者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长出獠牙。他是不易被驯服的,是要按照自己意愿生活的猪,这样的猪作者一直怀念着。

读王小波的书就是如此, 对理想的追求、对观点的解析并不是嚼碎了硬生生、赤裸裸塞给你,而是以幽默、反讽的方式悄无声息的将观点传递给你,初看之下甚至不能看的太明白,但在以后的生活过程中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这些故事,有时在突然之间就明白了这些故事的言外之意,这就是王小波文章能带给人的惊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