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子女冠姓权的思考

最近微博上又开始讨论子女应该跟父姓,还是母姓的问题,也引起了全网热议。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冠姓权是女性权利下的分支,讨论冠姓权就不可避免的要讨论到女性权利问题。

只要讨论「女权」问题,总能赚足大家的眼球。

我个人是支持女性去争取权利的,包括冠姓权,因为这能促进性别平等。

可能,一提到性别平等,大家就会想到,女性是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当然,这是不可否认的一点,女性在整个社会中的受教育权,工作权等方面的享受到的权利,比男性差一大截。

但是,女性这些权利的缺失,却被一套隐藏在社会意识层面的潜规则所补平了。

我为何这样说呢?

权利缺失,导致女性受教育水平,收入等都偏低,低出来的这部分,其实是由整体男性来买单的。

男女约会约定俗成,男性买单;结婚的时候,男性需要准备好充足的物质条件;男性赚不到钱,是无能的表现。

女性是以隐性出卖自己的「冠姓权」等权利为代价,换取了包括彩礼,住房在内的物质补偿。

有的人会说,一个姓氏之争,有那么重要吗?这应该是人家自己的家务事,国家都立法说明了「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你的触手管的太宽了。

我想说的是,国家立法层面是这样说的。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呢?如果法律都管用的话,要道德何用,要规则何用?

所有权利都是从现有的社会惯例中强势介入,然后,砸烂旧规则,建立起新秩序。这个过程是无比艰辛,漫长的。因为随大流,漠然处之是最容易的。「自己忍忍吧,你看人家不也跟你一样吗?」这是沉默的大多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只要想改变旧有规则,就会引起摩擦,就会出现反对声音,就会异常艰难。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和和气气,是要流血,牺牲的。改变社会约定规则也不是一帆风顺,是需要积极争取,抗争的。

一部分说,「孩子跟谁姓是人家家务事」的人,没有认识到,社会约定规则的力量。

当孩子随母姓,不再被邻居,老师感到奇怪;当孩子随母姓,不再被认为父亲是入赘者;当孩子随母姓的人,烂大街的时候,你可以这样说。但是,目前这种社会环境下,用这种说法和稀泥的人,非蠢既坏。

我支持女性争取冠姓权,关注的不是这个现象本身,而是现象背后深层次的默认规则。

我出生在山东农村,过年过节的时候,需要去祖坟祭奠。我们那里,只有本家男性才有资格去祭奠,女性是没有资格的。因为女孩在农村就不被视为后人,生不出男孩来的家庭,会受到村里人的隐性歧视。

我不止一次在老家酒桌旁听到这样的言论:「张××再有钱,有能耐又如何,家里不也只有俩闺女么,你看咱,俩小子」。

村里红白喜事也都是男女分桌。如果是家庭聚会,家里桌椅不够用,也必须等男性吃完饭后,女性才能上桌。

家里的族谱,也统一姓氏。我姓赵,那么,我的儿子,女孩都可以上族谱。但是,我女孩生的孩子,就不会出现在族谱上了。隐含的意思:都跟别人姓,就是外家人了。

冠姓权之争是表象,撼动的是在表象之下强大的社会惯例,约定习俗。

你说冠姓权之争有没有意义?

女性如果能够争取到冠姓权,撼动的是整个社会的宗族制度,「香火」文化。

一旦争取到了冠姓权,女性实际上就不再是外家人,而是本家人了,在他们眼中,也就可以延续「香火」了。女性整体权利,将得到极大提高。这无疑对性别平等的实现有巨大推动作用,这难道不是一项社会进步吗?

实际上,性别平等的实现,不仅是对女性的解放,也是对男性的解放。

性别平等一旦实现。孩子随爹姓,随妈姓,都不足为奇。女性也会被视为家族传后人,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得到缓解,男女同工同酬。

男女出去约会,男性可以大大方方的提出AA制买单,而不会被视为小气;女性可以抛开房子,车子等物质条件,大胆追求自己心仪的男生,一起负担房贷,车贷;家庭妇男开始多起来,一心在家照料孩子的老公,不再被社会称为「软饭男」。

也就是说,性别平等以后,女性在物质补偿方面的红利要放弃。不然,一方面要求性别平等,一方面又要求异性优待,就是耍流氓。

上面我所说的,对男性就是一种解放。所以,我一直都支持性别平等,当然会支持女性争取子女冠名权的权利。

毕竟,我还有一个被富婆包养的梦想呢?那个男性又不是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