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那年夏天

前几天常熟童工事件闹的沸沸扬扬,网络上各种评论不一。其实,童工是再平常不过的了。要说毒打,估计没那么夸张。我曾经也做过一名童工,这要从05年说起……

我来自北方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那年初中毕业的我,自以为学习不好,不如外出务工,贴补家用。那个时候,初中毕业的大多数都不再继续学习,而是选择务工。当时村里有砖窑厂,有体力的就去砖窑厂干活,有的就在家里在县城找个活儿干,大多数是外出务工,特别是厦门、深圳、广州的电子厂,也有去江浙一带的。因为沿海地区工厂多,据说薪资也高 。

我也随大多数人一样,一毕业也准备找个活干。像我们家的女孩儿,都没有力气干那体力活。去远的地方吧,估计父母不放心。后来也不知怎么的,有人说郑州有个印刷厂招人。然后,那人便开着一个面包车来接,我跟另一个女孩儿小丽(我们俩一块儿辍学的)就拿着行李上了车。母亲还特意嘱咐那人对我俩照顾点。平生第一次坐汽车,第一次去县城以外的地方。作为省会郑州给我们的印象是繁华而又陌生的。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晕车的感觉,头疼、肚里翻江倒海的,到了黄河大桥那个地方,终于忍不住了,车还没停稳,从窗户上吐下来,吐了一车门 。站在桥边休息了一会儿就又上路了,不知道还有多远。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到了下午终于到了。眼下却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没有高楼大厦,却有很多高大的杨树。再往前走好像是一个村子,现在想来那应该是郑州的郊区。到了地方,感觉不大,也不像个工厂,是一个小作坊。有人把我们带进一个房子里,比较大,里面有好多床,那就是住的地方了,我们就先在那里休息。不知道怎么回事,小丽一来到这里就一直哭,还一直说:“感觉被骗了。”我由于晕车难受的躺在床上,一下午都感觉在坐摇篮,晃啊晃,晃啊晃,感觉还在车上 。

晚上的时候,宿舍里的人回来了,竟然有我们同村的两个女孩儿。她俩很惊讶,问我们怎么来了,她们说正准备走呢。听这么一说,我俩心里更没底儿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 ?

吃饭还得自己买,好像一顿饭一块钱左右。后来又慢慢的打听到一个月工资好像只有一、二百,再吃吃饭什么的几乎都没了。

作坊也不大,就是印书,装订书本。记得里面印的还是教科书,当时还纳闷这种地方怎么会印教科书呢?工作很枯燥,就是码齐,让别人印。当然刚开始,我俩只是在练习,在学。

那个时候也不像现在人手一部手机,无论那里好坏,我们都没法告知家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打电话。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俩终于待不下去了,也没有理由待下去了。有一天,我俩偷偷跑了出来,背着各自的麻袋准备回家。但除了作坊,却不知往哪儿走。正好看见路边有大人,就问他们怎么走。好心的村民告诉我们怎么坐车,我俩果然在那里看到了来往县城的汽车,赶紧跟人家挥手。上车后,车上已经没座位了,只好坐在麻袋上。

一路上回想这几天,像做了了一场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