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岁月

邱落阳就这么站在夕阳下,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站了多久。

他手里横握着的那一把已经有了无数缺口的大环刀,跟随他大概三十几年了,具体是多少年,他自己也记不得,只是记得他下山的时候,师傅就用这一口大环刀,替掉了他原本练武用的槐木刀。

腿上有一条三寸深的大伤口,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也不再疼痛。

这是刚刚的决斗留下的。

像这样的伤口,他已经不记得身上有多少,越年轻的时候越任性,很多伤都是年少轻狂的时候留下的。

他还能记得三十年前的那段岁月。

那时候,他刚学成下山,跟无数个小游侠一样,梦想着只靠自己,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名声 。

他背着师傅那口大环刀,刀重的像座小山一样,在山路上把他的背压的晃来晃去。可是他偏偏很开心,摇摆着身子,哼着小曲儿,像刚娶了小媳妇的新郎官一样,那时候,天上的太阳都是最红最亮的,照着他前方的山路,就好像照亮了整个未来。

显然学武的成果还不错,很快邱落阳就击败了几波劫匪,作为一个侠者,就要路见不平,就要劫富济贫。他心里想的都很简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虽然都是鸡毛蒜皮,但自己每天都能笑着入睡。

不过很快他就遇到了挫折,在一次比武之中败了下来,还记得那个得瑟的小子叫无情剑,一把号称“人亦无情,剑亦无情”的破剑,十招就击落了他手里的大环刀。

那天下着雨,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哭了。

之后他就好像一蹶不振,曾经试着再去跟其他人过招,却无一胜绩,不仅如此,在一个平常不过的下午,仅有的盘缠还被盗贼洗劫一空。

他只记得那天的落日很美,却美得让他心碎,于是他把自己的名字,从邱洛阳,改成了邱落阳。

落魄江湖载酒行。在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就此变得一无是处的时候,在一家客栈,老板娘救济了他,用一间破旧的柴房,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老板娘人很好,善良得不像这个江湖里的人。萍水相逢,却一直鼓励着他。还对他说,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每年都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刚出道之后就太年轻太猖狂,梦想着一战成名,一遇到挫折就被击垮了,当年她的那口子也是这样。

邱落阳就问,那后来呢,老板人去哪了。

老板娘说,仇家太多,被杀了。留下我跟女儿逃到这,开了个客栈,勉强度日吧。

也是自那以后,老板娘每逢遇到这样的年轻人,都会加以帮助和鼓励。

邱落阳感动的再一次哭了,这是他下山之后,第二次流泪。

第三次流泪的时候,就是他与老板娘的女儿成亲的那一天了。

她叫叶儿,不算是很漂亮,左耳还有一道刀疤,据说是当年仇家给砍的。但叶儿对他也很好,温柔体贴,细致入微,让他渐渐忘记了自己之前所有的痛苦。

但也忘记了当初下山时候的踌躇满志。

直到几年后,那天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在院子里砍柴,看到柴房里那把废弃已久的大环刀。

刀刃在酒的擦拭下变得更加闪亮,照出了他自己刚下山时,那个路见不平,劫富济贫的少年。

第二天,他就告别了苦苦哀求他留下来的老板娘和叶儿,背着盘缠,重新上路。

他回头看了一眼客栈,熟悉的两个身影,在夕阳下显得那么落寞。

我成名之后就会回来。

这是他跟叶儿最后的一句话,在飞奔的马上,回过头去喊的,却不知道叶儿有没有听到。

他不再害怕失败,老板娘那些激励他的话,每时每刻都在耳边回荡着。每次危难之际,他就想起叶儿在客栈门口望着他远去的样子,于是这一次,他虽然也有胜有败,却不会再计较。

也正是这样,他在一次与武林同道歼灭一股邪恶势力的时候,一个人斩掉三百个人的脑袋,其中还包括纵横江湖十余载的西北恶来,一战成名。

他所盼望的名声终于到来了,他好想把这一切讲给师傅,讲给叶儿和老板娘听。

可是师傅已去世多年,叶儿又远隔千里。

转眼又几年过去了。

邱落阳有了自己的山庄,有了自己的家仆,自己的保镖,也有了自己的妻子。

自从他成名之后,无数江湖人纷纷上门提亲,果然名声这东西,能引来你想要的一切。

他原本是想回去接叶儿的,但无奈事务缠身,日久生孤,终也熬不过岁月。

那天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就站在院子里,默默望着远方,身后依偎着他的,是新娶的妻子,西北第一富商的女儿。

此后他渐渐在武林树立了自己的地位和人脉,有商业头脑的妻子为他操办着背后的一切,他在江湖任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

这也许是他人生里最风光的时候,尽管一直没能要上一个孩子,但其他事情足以让他忙的不开交。

美好的日子总是最快的,而一切美好的东西终会随着岁月的老去而凋零。

还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就站在山庄里,看着很多人忙里忙外,不是在为他搬家,而是抄家。

邱落阳所在的联盟,最终还是被另一个联盟吞并,自己多年积攒的人脉逐渐崩裂,或隐或亡,他的妻子在几天前带着大笔财产不知所踪,只留下他自己,和几个忠实的仆人。

然而这,并没有让已经不惑之年的邱落阳感觉伤感,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练就了一种不喜不悲的心态。那天,夕阳很美,他背着自己的大环刀,把仅剩的几两银子分给了那几个老仆人,自己再一次踏上了江湖的路。

他想起了叶儿,现在他回去,叶儿还会认得他吗?

或许,叶儿早已经改嫁了吧。

不,可能叶儿能探听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做的很多事情,应该会为自己骄傲的吧。

他仿佛在前方,看到了叶儿和老板娘眼含热泪等着他到来的样子。

没有。

什么都没有。

不但叶儿不在,老板娘也不在,就连客栈也早就不在了。

原本这里的一切,好像都换了个样子,就好像远赴他乡的游子,飘零浮萍般回到故乡的时候,却已几乎不认得故乡。

邱落阳一路打听了好久,才听说他走后的几年里,这里被一些自称大洋那边来的人,统统买了下来,做了一片交易买卖的地方,原本这里的人,都已经不知去向了。

可能是搬走了吧,邱落阳心想。

后来,他走遍了几乎整个中原,再也没有找到叶儿,那个左耳有一道刀疤,并不算漂亮的女孩。

虽然已经没有那么的悲伤,但每每想起自己走之前,叶儿苦苦哀求他留下来的时候,他还是一阵酸楚。

江湖里乱得很,就留下来,我们一起把这个客栈做大,咱们也能多挣点钱,养个娃的,就够了。

这是当时叶儿劝他的话。

是啊,如果那个时候留下来,现在客栈一定已经做得很大,或许还能在其他镇上再开几间,到时候,他可以带着他的孩子们,一起去转转,教他们读书,写字,习武。

就够了。

邱落阳就这么站在夕阳下,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站了多久。

他手里横握着的那一把已经有了无数缺口的大环刀,跟随他大概三十几年了,具体是多少年,他自己也记不得,只是记得他下山的时候,师傅就用这一口大环刀,替掉了他原本练武用的槐木刀。

刚刚他遇到了一伙凶神恶煞的劫匪,号称是“江南七杀”,他感觉这个名字很可笑,因为十几年前,死在他大环刀下的什么“三杀”、“五毒”之类的比比皆是,都是浪得虚名。

但这一次,他好像错了。这七个人不但不是浪得虚名,反而是有点谦虚。

当他把大环刀从背后抽出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最风光的邱大侠了。

虽然记不清自己现在到底多少岁,算来算去,五十几总是有的。

那把大环刀却还是那么重,他举起刀的时候,已经感觉胳膊有点酸麻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干掉了这些个一点也不可笑的“江南七杀”。而代价就是,他断了一条腿。

他的左腿膝盖被刺伤,三寸的伤口就在膝盖侧面,虽然已经尽力包扎并止住了血,但他清楚地知道,这条腿一时半会是好不起来了。

但他还是笑了。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又一次战胜了,这就足矣。

为何人老了,总是这么容易就满足?

那天太阳落山的时候,邱落阳还是背着师傅那口大环刀,刀还是重的像座小山一样,在山路上把他的背压的晃来晃去。可是他偏偏很开心,摇摆着身子,哼着小曲儿,像刚娶了小媳妇的新郎官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