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哲学基础》第八章读书笔记

96
何泉_1ec8
2017.11.05 17:24* 字数 880

      “澄清”是在分析哲学中贯穿始终的主题。分析哲学家潜在的假设是,大部分过去的哲学问题并非绝对实体或真理、善和美的问题,而是混乱的语言、含糊不清的意思和概念化的困惑所导致的。大部分分析哲学家认为,判断某事物是科学而不是哲学,哲学的真正角色是批判性的澄清。

        摩尔认为,他的职责是对命题的意义进行分析,分析会扫清道路,帮助人们更好的理解真理,更规范的说话、写作。他致力于分析通常使用的术语,像“善”、“知”和“真”。他认为,知道是什么意思与分析这个词的意思是不同的,对含义的分析能帮助弄清楚恰当的含义或者说它的“真义”。

        罗素开创了一个与精确的自然科学相似的更规范的逻辑分析。他区别了“原子”句和“分子”句。分子句可以通过把它分解成有连接的原子句而得到解释,这被认为是罗素的“逻辑原子论”。他想要一种规范的逻辑语言,并称他的方法称为“逻辑分析法”,即把每个问题减小到它的构成成分,进而在细节中检查每一部分并看出它的本质特征。

        分析根植于实在论。分析也根植于逻辑实证主义。

        维特根斯坦认为,自然科学是真命题的主要来源和寻找新事物的主要方法。我们需要具体的指出语言的局限:什么是我们能说的,什么是我们不能说的。他进一步指出,对一个词意义的解释取决于词语的实际使用环境和语言结构。

        真正的命题还需要经受验证。

        艾耶尔认为,哲学的任务是把语言分类,从命题中区别出真命题,并通过直接经验的演绎分析得出的基本理论来解释命题的含义和证实为真的理由

        赖尔将分析看作寻找语言困惑之源的一种方式。他认为,事物的最佳认知是“知道那个事实”和“知道怎么做”。

        分析哲学认为,思想的问题是语言的问题,是由于错误的使用语言和缺少清晰性而造成的。它对教育者最大的用处是帮助他们弄清楚打算教给学生什么。他们宁愿去探寻教育意欲何为和被澄清了的教育观念能发挥什么优势,而不是去规定教育中能达到的目标。

        分析哲学希望看到,教师和学生从教育内容、教育方法、教育政策和政策提出者的立场等方面来对课程进行严格考验。

        分析哲学关心,教师能否对他们在课堂上使用的语言有很好的理解力。教师应该比其他任何职责更能意识到语言的潜在价值和局限。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