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

(三)四川岁月

  大约在1941年底或1942年春,外公从四川写信来,希望我父母亲去四川,一来亲人离得近些,便于照顾,二来四川处于‘大后方’,会更安全些,因为当时战局不乐观,恩施恐怕也会沦陷。这样,1942年暑假,我父亲辞去了联中的工作,带着一家溯江而上,到达万县,应聘到一所名叫“安徽旅鄂中学”(简称安中)的学校担任高中國文教员。该校座落在离县城有一段路程的大山脚下,起先,住在学校教工宿舍,由于学校住房较小,有诸多不便,不久,在离校不太远的一个叫做“赵家坪”的山村租下二间房子搬了过去。这个村子建造在一个高台子上,回想起来有点像福建的那种围屋,许多人家聚居在一起,屋与屋连在一起,除了大门对着坡下,有许多级台阶,四边还有两三扇门,到晚上门一关,外人进不来,非常安全,这村里住的都是农民,以种稻米和红苕为生,大家相处都非常和谐,很少有争吵現象。

    在万县,留下了不少难忘的记忆。

(1)躲轰炸

    在万县期间,不时有日本飞机来轰炸,所以常拉警报。记忆中,至少有两次到野外躲飞机的经历。“安中”没有防空洞,日机一来,大家都有秩序地分头躲到校外树林里,我因为没上学,在校园里游荡,常有学校里的大哥哥们把我带出去躲飞机,我也不知害怕,好奇地看着天空,有时可看到几架飞机从头顶上飞过,这时,哥哥们就将我的头按下,怕被敌机看見,现在看來似乎可笑,那时大家可是心里好害怕呢!学校因在山区,离县城较远,所以,没遭到轰炸,不过,听大人们说,有炸弹丢到城里了,还死了人,还记得,有一颗炸弹丢歪了,掉到城外,炸死了一头牛。

    记得有一次,几个学生把我帶到一块大岩石下躲飞机,回家后,母亲问知此事,嘱咐我以后躲飞机,离石头远点,不然,石头被炸飞起来也易伤人。

    在那国家遭难的年月,天空任由敌机肆虐,敌机来了,老百姓吓得四散飞跑,除了找地方躲藏,听天由命毫无办法,是多么悲哀!

    (2)死老汉的故事

    赵家坪住的大都是穷苦的种田人,有一位孤老汉,住在离我家稍远的一间屋里,大家喊他‘死老汉’,他到底姓什么?其实我也不曉得,也许姓‘史’?我称他为‘死’,是因为小朋友们告诉我,他曾经死过,又活转来了,我根据大家对他的称呼,自以为是地在心里喊他‘死老汉’。死老汉在我眼里总有那么一点神秘感。我有点害怕他,因为他‘死’过,似乎与阎王有点关系。所以,有一段时间,只要可能,我就绕开他走,生怕被他抓住了。后来,有一次我跟母亲说起死老汉,母亲说那是个可怜人,很遭孽,不要怕。从那以后,就比较敢从他身边走过了。这死老汉皮肤晒得黑黑的,满脸皱纹,多年前,四川美院一位青年画家,画了一幅名为《父亲》的著名油画,我一看到那幅画,就想起了‘死老汉’,与我记忆中的死老汉太像了!

    我与死老汉的一次正面打交道是缘于一块小饼。有一次,外公托人从泸州给我们帶来一盒饼(那时,外公一家住在州),一天下午,母亲给了我一块小饼,让我吃时小心点,别给鸡啄跑了。我高兴地从家里出来,边走边咬了一口,经过死老汉身边时,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问我吃的么东西,我告诉他是外公带来的小饼,他看着我手中的小饼跟我说,“我用个大炕苕跟你换好不好?反正你家里还有的。”我犹豫了一下,同意了,甜甜的炕苕是很有诱惑力的,何况还‘大’!死老汉原来在打草绳,这时,他放下手中的活计,跑进屋去,在灶堂里掏了一阵,拿出个大炕苕来,将灰拍了拍递给我。这里必须说明一下,在四川农村都是燒柴灶,燒火做饭时,经常把一些生苕焐在灶灰里,饭熟了,苕也炕好了,随时可以掏出来充饥。我接过炕苕,将已咬过一口的小饼递给了他,他接过小饼,笑眯眯的往嘴里送,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心满意足的样子,我永远也忘不了!大概,他一生都未吃过这种美味吧?我跑回家去,把事情经过告诉母亲,她说我应该将小饼送给死老汉,不应该要他的东西,以后要记住,人家穷,不容易。

  这次经历,雖是小事一桩,却一直记在我心灵深处!

    中国的农民,穷啊,唉!

  (3)棒老二来了

    四川多大山,山里老百姓多穷苦,但民风彪悍,为了生存,有些人上山当了绿林好汉,打家劫舍,被人称为土匪。四川的土匪叫‘棒老二’,正如东北的土匪被称为‘胡子’,各地称呼不同,这也叫‘地方特色吧’?

    儿时在四川,常听人议论‘棒老二’,开始,我以为棒老二就是肩头扛着一根棒棒的人,所以,跟大人出门或去县城,我总是东张西望,一看到这种人,就赶紧问母親,那是不是棒老二?母亲总是笑笑说,那是挑码头的苦力。慢慢地,我从大人的片言只语中,渐渐知道,棒老二经常晚上出来活动,他们打着火把,拿着刀枪,围住一家富户进行抢劫。赵家坪后面有远近几架大山,晚上,有时可看到排成长队的火把在移动,大人们就议论,棒老二又出动了,于是,各家各户吹灭桐油灯或紧闭窗户,不露出亮光,大人们叮嘱孩子们别出声,孩子们从小就受到恐吓,一声‘棒老二来了’,哭闹声立刻止住,吓得往大人怀里钻。

    日子就这样慢慢往前过着,我也从来没有見过一个棒老二!

    忽然,有一天,村里气氛很紧张,我听大人们轻轻议论,晚上可能有棒老二队伍经过,千万不要惹他们,不然会出大事。不要惹,就是不要看,不要叫喊,更不要报官,总之,相安无事就好。那天,快天黑时,几个院门早早就关上了,各家各户把桐油灯捻子拨到灯光最暗,大家都轻声细气地吃完饭,早早上床,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我怀着一颗好奇心,竖着耳朵听着,又怕又想听到‘棒老二’们的捶门声,就在这奇怪的心情中,我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片阳光,我问母亲晚上棒老二来过没有,她逗我说,来过了,他们想帶你上山,你又不醒,他们就走了。我看她的样子,知道是在逗我。到院子里,碰到其他小朋友,才知前晚根本没有棒老二来,只是虚惊一场!那以后,再没有发生过这类的事。‘棒老二’渐渐成为了我心中一个莫名其妙的遥远记忆。

    (4)堰塘里的哭声

    四川地处大西南,封建气息浓厚,尤其在农村,社会秩序均以宗族礼法维持,男权思想严重,族长权威至高无上。女人的命运常常很悲惨,所以,时有惨剧发生。

    有一次,我听村里大人们在传说,邻村一女人被她老板杀了。四川人称丈夫为老板,妻子为堂客。所以,这事就是丈夫殺了妻子。

    听大人们说,那堂客跟别人打皮绊,打皮绊用文雅的话说,就是‘红杏出墙’,一般称为‘乱搞男女关系’,或‘通奸’。这堂客后来又跟奸夫跑了,她老板把她抓了回来,打了一顿,她不认错,老板一怒之下,把她杀了,族里並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不追究杀人之事。这老板杀了堂客还不解恨,还把她剁成几块,挷上石块,扔进堰塘。四川农村有许多堰塘,有的专用于吃水洗衣,有的用于蓄水灌田。这堂客就是被扔进了后一种堰塘里。大人们说得有鼻子有眼,小孩子们听得心惊胆颤,大约过了一两个星期,四姨从学校回来(她那时在安中读初中,与我们一起生活),告诉我们,有人晚上从那堰塘经过,听到有女人哭,边哭还边喊,“我的头,我的脚,……”,听得我汗毛直竖,几晚上都睡不好觉,有好长一段时间,半夜醒来,总是竖着耳朶细听外面水塘的蛙声,想知道蛙声中是否夾杂有女人的哭声?

    至今,每当我想起此事,耳畔似乎就响起了那女人的哭叫声:“我的头,我的脚,……”。

    在旧社会,农民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而妇女简直就生活在地獄里。唉,悲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三里坝三年 2017年5月,我决定去拜访我的出生地。在我的记忆里,牢牢地记住了一个地方:望坪。母亲多次谈...
    兔夕阳阅读 301评论 0 2
  • 武夷山之旅——温暖之旅、梦幻之旅 2018.03.01 暗香幽来 有一种温暖来自集体,有一种情怀容达天地,这...
    暗香幽来阅读 151评论 0 0
  • 礼乐制度是周代建国初期由周公制定的用以维护等级制度的一项措施,是中国古代政治史第一课内容。 礼乐制度——在西周用于...
    拜泉0690张雪微阅读 56评论 0 2
  • 1.每天早上和打仗一样,要叫小屁孩起床上学,现在二年级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可能是强调他懒太多了,他自己也把这个问题归...
    应唯阅读阅读 50评论 0 0
  • 小小的跑道 当我还住在离公司较远的地方时,我每天同样5点左右起床,去到楼下的小公园跑步,期初的时候是在6点左右,因...
    大鱼学养身阅读 129评论 0 1
  • 1 1998年的春天,小区院子里海棠花开得正起劲儿的时候,我却病了。 那天晚饭后我和室友照...
    徐瑛子阅读 429评论 3 13
  • 《学习之道》的作者乔希.维茨金,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从9岁起便8度获得全美的象棋冠军,被誉为天才神童。纵横西...
    独酌相亲阅读 916评论 9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