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是时候租个男友回家了

来源百度


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周锐站在走廊,以及他脚边一地的烟头。看来是等候多时了。

周锐抬眼看着我,“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我看着他没回答,随后开门,他也顺势进来。再次开口说,“兄弟,虽然我把你当好兄弟,可你生理角度还是一女的,大晚上的在外面还是有点危险系数!”

我无奈走到沙发边坐下,“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去街上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租个男友回家应付一下。”

周锐惊讶的看着我,大声的吼道,“你发什么疯啊,你还敢找陌生回家?”

我拿着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没好气的解释道,“我要是不租个男友回家,我怎么回家应付七大姑八大姨,我如今单身狗一个,不租男友难不成等着国家分配啊!”

周锐和我认识多年,他如今听我这么一说也能理解,毕竟每次我妈打电话来催问我有没有男友时,他都在身旁。

说起,我和周锐的认识还真是有些长,不过,我们初识时是偶像浪漫剧,绝不是现在这样称兄道弟。哎,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

那年夏天

高中时,刚离家过上寄宿生活,满心的欢喜。我还来不及洒脱欢喜时,便遇见了周锐。

军训那几天,我和周锐成了红人,教练严肃认真的训练着我们这群新生,齐步走算是第一关,而我则卡在这一关,“一二一,一二一”教练的声音高昂的响起,随后便怒吼道,“你这个女生是怎么回事,提醒你几次了,怎么还同手同脚!”我尴尬的低着头,我就是控制不住的同手同脚。我想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吧,并且其中还带着一丝讥笑。

就在我难过尴尬时,教练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还有你这个男生也是,你们两个单独去一边练,什么时候改掉毛病了什么时候再进队伍来。”

就这样,我们被罚到操场的另一边,远离队伍了,我这才敢抬起头,我目光向上四十五度恰好看见逆着阳光的周锐,他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随后周锐便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周锐,看来我们成落难兄弟了。”周锐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只是,他不知道那一刻呆呆望着他的我,心里七上八下。像极了惊慌的麋鹿。

也许,周锐是真的觉得我们是落难兄弟,反正从那天起,周锐便和我走得很近,近到总爱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对大家说,“这是我兄弟,你们以后都得罩着点!”

周锐真的对我很好,真的把我当兄弟看,甚至连追求心上人都要带上我。暗恋早恋那正是青春里的我们想触动却不敢动的。周锐向来胆大,不知那日看上了隔壁班的班花,从此便开始了暗恋。可惜暗恋太苦,太折磨人,周锐受不了。于是,就连夜拉上我,帮他一起写情书,策划如何告白。

周锐一个劲地问着“你觉得送花她会不会喜欢?你觉得怎样的开场白才不俗?你觉得她会喜欢吗?”当时我沉默不语,因为我心里在悄悄的说,如果告白的女主角是我,那不管周锐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会答应。只可惜,不是我。

第二天,周锐的告白失败了,并不是因为他不帅,也不是情书不够好,只是隔壁班花早已名草有主。

那日,周锐落寞的和我说,心里真的很难过。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眼神里没有星光,整个人像是被一层阴影笼罩着一样。

后来,没几天周锐就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俨然前几天失意的人不是他。但我想,周锐只是给遮掩了伤疤并未痊愈。

三年里,也总有女生给周锐的抽屉里悄悄的放礼物,不过,周锐再也不吵吵闹闹的说要早恋的话了。能吃的东西他都转送给我,剩下的便丢弃在垃圾桶。

后来上大学了,周锐还和我一起。我经过一整个暑假的思考,最终决定要在大学的第一天和周锐告白。

我准备了整整一个暑假,我开始学着打扮,我穿淑女裙,我甚至还将周锐喜欢听的歌全都下载在手机,只是幻想着有天能和周锐一起听。

大学报道的第一天,我将一切安排妥当后,便将周锐约在学校门口,我穿着白色雪纺的淑女裙,披着柔顺飘逸的长发,还特意化了一个美美的妆。当我紧张的将心中多年的感情告诉给周锐时,周锐愣了很久,才开口说,“兄弟,别闹!”

假设他说的是我不喜欢你,我或许都能接受。可是,他竟然说得是,兄弟,别闹。

后来,周锐接了一个电话便走了。我自己也忘记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是心里脑里都是一片空白。

第二天,我是被周锐的电话吵醒的,周锐给我买了最爱的糖炒栗子。最后,我犹豫了一下请室友给我下去拿,我无法顶着红肿的双眼出现在周锐的面前,还笑着找理由遮掩。

第三天,周锐又给我买了抹茶奶盖,然后打电话给东扯西拉。最后,我实在忍不住问了句,“周锐,你是在补偿我,还是怕失去我这个兄弟。”周锐笑着说,“我当然,是怕失去你这个兄弟。”

后来,我们依旧是兄弟,这件事我们都默契的没再提过。大学里精彩的生活很快就冲淡我们之间的尴尬。周锐依旧喜欢将手搭在我的肩上,也依然知道我的口味,更会在我姨妈来时,亲自送一杯红糖水。而我,也依旧和他讨论那个系的系花好看,也会熬夜陪他打游戏。感情简直不要太好,兄弟当的简直不要太称职。

大学毕业后,我和周锐都留在在一个城市打拼,也就在工作的第一年,我谈了第一个男朋友,也在同一年失恋。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及某个人在我心里幽居那么久,感情盘根错杂。

恋爱的那一年,周锐经常出差,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我带个小礼物,也是那一年,周锐开始爱上了吸烟。我见过他在阳台上吞云吐雾的样子,像极了当年他落寞的和我说心很痛得样子。

后来,我和男友分手之后,周锐便将家搬在我的对面。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怕我一个弱女子没人照顾。我白了他一眼,他便实话实说,想就近来我家蹭饭。

看吧,多年好兄弟的经验,就知道周锐绝对有目的。

只是后来在周锐吃过我家的饭后,毅然决然的决定还是得靠自己。后来的生活,就成了我在周锐家蹭饭。

住得近一点,我发现周锐其实没那么好,比如,他很啰嗦。就像今天一样,我一单身女子在外面玩玩怎么啦,他居然等在我家门口就为了啰嗦那几句。

最后,沉默许久的周锐开口问道,“你,真的要租个男友回家过年啊?”

我白了他一眼,“大哥,否则我还能怎么办?”

周锐深呼吸了一下,开口道,“要不你租我吧。”

我惊讶的转身看着他,“为什么?”

周锐不自在的说,“因为,我知根知底,价格还便宜。”

我打量着周锐,“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周锐拉过我的手,慢慢的说道“对不起,这些年都怪我太懦弱。其实很早我就明白自己喜欢你,可是,我不敢,我怕我们之间变质,我怕我会失去你。我心底有很多话都想和你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茉茉,你能把我租回家吗?租我的余生?”

我看着周锐,心里激动的如当初刚见到周锐时那般,像只惊慌的麋鹿。

最后,我看着周锐,一字一句的说,“周锐,我将把你的余生租下,不退也不换。”

周锐高兴的抱着我,在我耳边说了我期待已久的几个字。

周锐,今年因为你,注定不一样。余生也因你而精彩。认识你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