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街骂宰相,拒绝接受皇帝造的钱币,宋朝的市民骨气究竟如何?

宋仁宗时期,一位名叫宋祁的官员在开封城外观赏景色。看到一位老农种地,宋祁向老农鞠躬,开玩笑说:“老丈干活很辛苦。看来你今年收成不错。你认为我们应该感谢老天爷呢还是感谢皇上的鸿福呢?”

老丈笑了笑,弯下腰来笑了笑,然后严厉地批评宋祁:“真是糊涂啊你!你是不是不懂农业!我每天都很努力,今天的收获都是我曾经的汗水。我为什么要感谢老天爷?我按时交税,官府又不能逼我,为什么还要感谢皇帝呢?我看过听过世界上很多东西。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傻瓜。”虽然宋祁被老农气愤地骂了一顿,但他却不敢生气。

官兵庄绰在《鸡肋编》中也记载了一件事:他路过赣州,让官兵到附近的商店买些日用品,但店主不肯卖,因为官兵赚的钱是徽宗制造的。

当赣州人看到徽宗的钱时,很不客气的对官兵说:“我们不接受这种无道昏君的钱。”这不是个人意志的问题,而是赣州、甚至江西的风俗习惯。用庄绰的话说,这就是一种当地的“自然风光”。

北宋汴梁人也敢控告官员。他们常常抓住政府的缺点不放,跟官员争长短,也从不给官员面子。他们急了就写举报信,或者到京师的直属法院击鼓控诉。

宋哲宗邵圣年间,向太后的娘家向氏想在自己家的祖坟上建一座慈云寺。时任户部尚书的蔡京想巴结皇帝,就圈出一大片土地给向氏家族,同时要求周围的住户早日拆除,让向氏早点盖好寺庙。

被拆迁群众不满意,向开封市政府投诉。开封市政府法官范正平(范仲淹的孙子)作出判决:“扩建(拆迁)全是老百姓的产业,不能拆除。”拆迁户还是不满意,最后去开封上诉。最后,蔡京“被罚金二十斤”。

市井人物都是那么硬气,更不用说普通的书生了。

宋人的笔记《郭老潭原》记载了一个故事:王旦在中书(宰相),祥符末大旱。一日,自中书还第,路由潘氏旗亭,有狂生号王行者在其上,指旦大呼曰:‘百姓困旱,焦劳极矣,相公端受重禄,心得安邪?’遂以所持经掷旦,正中于首。左右擒之,将送京尹,旦遽曰:‘言中吾过,彼何罪哉?’乃命释之。

白话文来说,就是王旦在任中书宰相的时候,有一年的天下正值大旱,有一天,王旦回家的时候,路过潘氏旗亭这个地方,有个书生指着王旦大骂:天下大旱,老百姓生活的那么不容易,你没做什么事,还拿那么多钱,你心里过的去吗?

然后书生就拿着手里的书往王旦砸了过去,刚好砸到王旦的头上,王旦的左右两个侍卫赶忙将那个书生抓住,送到了京尹,王旦听说后,赶忙对手下说,他说的都是我的过错,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有什么错。然后就把那个砸他的书生给放了。


一个普通的书生不仅敢于直接骂宰相,还向宰相扔书抗议,宰相还承认他们骂自己骂的很对。这种骨气和这样的官民的关系以后也很是少见。

欢迎大家关注,转发,评论,小编会持续为大家带来有趣的知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