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影记忆 | “公安专业户”印质明

96
24号楼
2016.08.29 16:43* 字数 2864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银幕上活跃着这么一个人:他浓眉大眼、相貌堂堂,他的表演沉稳细腻、温文尔雅,他屡次出演公安人员,每个形象却各有特点。


他是《神秘的旅伴》中的边防军排长冯廷贵,也是《国庆十点钟》里的年轻侦察员顾群;他是《虎穴追踪》里的处长陈惠远,还是《铁道卫士》中的侦察员高健。

他的顾群思维缜密,陈处长深谋远虑,冯排长坚贞勇敢、心细如丝,高健则是胆大心细、临危不乱。无论是假扮商人与敌特周旋,还是足智多谋制定妙计;无论是沉着果断挫败阴谋,还是在飞驰的列车上与匪徒生死拼杀,他演什么像什么,塑造的角色让人印象深刻。

他就是被称为“公安专业户”的印质明。


这位在演戏上颇有天份的演员,走上演艺道路的过程却充满了曲折。

印质明生于河北,长在天津,家境殷实,不愁吃穿,从小便接受着良好的教育。在天津耀华中学的话剧社里,印质明第一次接触到了表演,这要归功于他当时的语文老师张洁忱。每天的语文课,张老师从不照本宣科,而是向学生们介绍莫里哀的戏剧、莎士比亚的戏剧、斯坦尼的戏剧理论,在这样的熏陶之中,印质明逐渐接触戏剧、了解戏剧,直到酷爱戏剧。


但是,他的戏剧之路在大学期间差点没能继续走下去。1949年,印质明考入前身为天津工商学院的津沽大学,那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国内最好的私立大学之一,代表着教会学校在天津的最高水平。出身于工商业资本家家庭的印质明被迫选择了他根本不感兴趣的企业管理专业,以便毕业后接管家业。

这本是个前途无量的选择,奈何印质明对戏剧难以割舍,这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对演话剧要远比学习企业管理更有热情,在学校里参加各种文艺演出,写相声、写剧本、演话剧,渐渐地萌生了转学去系统学习戏剧和电影的念头。

想把兴趣变成专业却没有那么容易,想考中央文化部电影局表演艺术研究所(今北京电影学院)的印质明几乎每天都去找学校领导,希望能开到一封介绍信,可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不行!校方不仅坚决不同意印质明转学的申请,明确地表示让他死了这条心。

当时,印质明的家庭经济状况随着“公私合营”的社会主义改造政策而一落千丈,连缴纳学费、维持生活尚且不能,何谈转学改行。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印质明开始半工半读,去工人夜校教识字班。

没想到这却是印质明走上演艺道路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在夜校教书的日子里,印质明和工人们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师生情,工人大哥想方设法帮印质明圆了这个从影梦。在那个工农兵当家做主的年代,有一封工人老大哥的联名推荐信,再加上厂方的公章,印质明就以工厂老师要去进修的名义,踏上了“北上”求学之路,之后顺利考取了表演艺术研究所。

弃商从艺的印质明真正到了他如鱼得水的领域,毕业后,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工作的九年间,印质明以一年一部戏的频率,从未停歇过,这一特殊待遇,在五、六十年代运动不断、经济困难、拍片有限的时候,羡煞同行。

在印质明的黄金时代,他是响当当的主角,《神秘的旅伴》和王晓棠、刘增庆配戏,《国庆十点钟》同赵联、浦克领衔,《虎穴追踪》与赵联、李景波合演,《铁道卫士》同叶琳琅、罗泰担纲。尤其是《铁道卫士》,它在“文革”中有着超然的地位,是“文革”后期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为纪念抗美援朝胜利20周年而破例复映的五部同类题材影片之一。


《铁道卫士》,是发生在抗美援朝时期的故事。故事中,有特务潜入东北,与暗藏的特务相勾结,企图炸毁我军用列车,公安科长高健化装成被我方逮捕的特务,打入敌人内部,掌握了敌人的活动计划,在特务再次破坏前采取紧急行动,排除了定时炸弹,使军用列车顺利通过了隧道。

印质明扮演的公安科长高健一直在和特务斗智斗勇,无论是与叶琳琅扮演的女特务王曼莉巧妙的“斗智”,还是和罗泰扮演的特务马小飞在列车上追杀的“斗勇”,这一静一动,一文一武,让高健胆大心细、临危不乱的形象鲜活了起来。

文戏靠塑造人物,讲究形神兼备,就像齐白石所说的“似我者生,学我者死”。印质明在接受崔永元口述历史团队采访时说,“形”是面貌,是姿态,是风度,是思想情感的外部表现;而“神”应该是思想,是精神,是气质,是一种心理行为。所以演员这行干一辈子,最后的较量是在文化底蕴上,在于思想的着眼点、对生活的理解,甚至于审美的情趣,去像常人一样生活在舞台上,本来就需要更具魅力和典型性。

演《铁道卫士》前,两次体验生活的经历对印质明塑造高健这个形象十分有帮助。一次是到哈尔滨,在当地公安机关亲自提审犯人;另一次则是远赴朝鲜,在战火纷飞中当了三、四个月的铁道兵,穿着志愿军军装,吃住都在火车上,学烧煤、学开机车,往往开过一个山洞之后,身上落满了煤渣子,整个人都是黑的,就剩两只眼睛和一口白牙了,没有地方洗澡,就一直在车上滚也不在意,反而豪气干云地拿起铁锨就抡,提起车把就开车,像是个真正的志愿军战士了。

有了这个经验,印质明对于在火车上拍戏一点也不陌生。高健和马小飞在火车顶上搏斗的那场戏虽说是在摄影棚里拍的,却是一场非常复杂的大戏,美工组搭了一截车厢在棚里,还做了一套循环背景,车不动,背景动,为了显示逼真的效果,还有四个人手动摇晃着车厢,再配上背景声,放烟幕、加风扇,真像是火车拉着汽笛、冒着白烟、哐当哐当地走在路上。

不过,武戏却要实打实的对打格斗了。因为一天只能拍10个镜头,印质明为了完成在火车顶上搏斗这场戏,在车上整整滚了10天,浑身都是青的。最后还有个从吉普车上跳下来追火车的镜头,那可是真实的现场,在车速缓慢的情况下只依靠摄影技术降格拍摄是拍不出效果来的,这就意味着印质明真的要从高速行驶的车上往下跳。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要尽心竭力地去搞,为了艺术创作,把摔伤、生死都置之度外,只想着先把这个镜头完成。”印质明只有一个要求,把这个镜头放在最后一个拍,万一摔伤住院了,反正这戏已经完成了,如果一切顺利,那就皆大欢喜。幸运的是,印质明毫发无伤地完成了这最后一个也是最危险的镜头。


有人说印质明在《铁道卫士》中开创了中国武打的先河。在20年后的《戴手铐的旅客》中,已经52岁“高龄”的印质明又“打”了一回,这是他阔别银幕十五年再次复出后最广为人知的一部电影。这同样是一部公安战线上的反特电影,印质明再次出演公安战士,有所不同的是,它是以“文革”为背景的反特题材,而印质明也不再年轻,饰演的是一位老公安。虽然印质明戏份并不多,但是他公安战士的形象还是勾起了人们的回忆。

这是他第五次扮演公安侦察员,也是最后一次。从此在银幕上再难看到印质明的身影,他,回到了让他开始走上艺术道路的话剧行当中,在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当起了幕后导演。


欢迎在9月10日

的口述历史影像观摩活动中

选择观看印质明的口述影像。

“个人观摩”开放100位老影人的口述影像观摩

关于中国百年电影的记忆——光影记忆Ⅱ

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独家采访呈现

来看老一辈影人怎么拍电影

以及他们的人生故事

5月-9月

每月两场露天电影放映

坐着马扎磕着瓜子

回味几乎已绝迹的胶片电影

每月两场口述影像观摩

一百位老影人口述资料

只有中国传媒大学24号楼能看到的绝版口述影像

版权归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所有

文章均源自本中心所采集口述史料

转载请联络编辑获得授权

光影记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