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划痕与钻石的味道

0.

姜生满腹闲情靠在沙发上削水果的时候,太太“凤凰”正站在水槽旁洗碗。两人刚才享用过一顿喜气洋洋的月光大餐。这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为此两人隆重庆祝了一番。

只听耳边“铛铛”一声,伴随着物件落地的整套声响。姜生不大在意,继续削手头的一只苹果,均匀的“沙沙”声,气定神闲,果皮儿都没断。

不一会儿,凤凰跺着小碎步过来,说老公老公,我的戒指滚到碗柜底下去了,你胳膊长,帮我够一下。

姜生刮刮太太的鼻子,温柔叫了声“傻瓜”,然后放下手中粉红色的陶瓷水果刀,转身进屋去拿手电筒。

凤凰很识时务地扳过他的额头轻轻一啄,抓起那只苹果大咬一口。

工具箱很旧,四角已经泛起了深红色的铁锈。很显然,它的前身是一只公交车形状的饼干盒。凤凰却很少翻它,她说那盒子太大,要找的东西当下总是找不到,常常是在问题解决以后才自己往出冒。姜生说那也好啊,以后就将它划分到我的麾下。你有你的首饰盒,我管我的工具箱,生活公平了很多啊。

打开铁盒的刹那,一颗亮晃晃的小东西溜进了姜生的眼底。他略有停顿,伸手去翻,用指尖将它捻起,原来是一颗绿豆那么大的小钻。

姜生狠狠愣在那儿,像是受到了某种恶意满怀的重创。失神之余,回忆翻江倒海奔涌而来。

1.

s小姐从来就不喜欢钻石,说它鹤立鸡群的感觉看上去有孤立而嚣张。以至于当姜生将那条昂贵的项链摆在她眼前的时候,她仅仅对这份意料之中的礼物微笑道谢,也不伸手去碰它,神色安然地拿起了一旁的草莓气泡水。

那种不以为然的姿态在姜生的眼中显得格外迷人。他将小钻穿过金色细链,紧接着往她颈上一环。他说这包含着昭告天下的意味,类似于宠物项圈上的铁牌儿。从今以后,有地址,有主人,你s是生是死都是我的人!

s小姐一听,捂着嘴巴哈哈笑,说了句“你讲豪言壮语的时候真可爱”,接着便扭头堵上了他的嘴唇。

那是s小姐与姜生开始交往的第101个凌晨,他们彻夜未眠。姜生站在落地窗前抽烟,s从后面环住他,将那颗钻石放入口中,用舌头包住小心翼翼地舔。

她说那味道很是特别,像颗被咬碎的糖豆,看似甜美,却透着丝丝腥咸。

2.

与s相识,起缘于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雨。天气预报写着3月15日,东北风1级,晴。因此,姜生没有带伞。

他加班到很晚,停好车,然后拖着海参一般疲软的身子去公寓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泡面。空荡荡的小超市,除了一例例货架和门口盯着手机看网络剧的收银员,就只有s小姐塑像般坐在落地窗边。

姜生拿了可乐,又给纸碗儿里注入开水。缓慢地挪动身子,坐在了s小姐左边的高脚椅上。

s搅动手中的泡面,动作迟缓而挣扎。面如土灰的神情,令姜生望而生疑却迟迟不敢上前与她搭话。

午夜的便利店如大海一般空盈,只有头顶上的几支节能灯管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姜生吃完,转身将垃圾扔进塑料箱。不料一个大闪身,碰到了s小姐的手臂。

其实就是随手一甩,也没特别用力。可不知怎么了,原本神色凝重的s找准时机似的突然挥泪如雨。姜生端着纸碗儿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一个劲儿地说着“对不起”。s小姐满腹委屈地下地,不看他,推门,直直冲进了大雨里。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正巧那段日子s小姐和男友m刚刚分手。具体点儿说是五天之前,就在这座小区的大门口。当时四周围了好多人,好像硬要将他们的丑事牢牢圈住。m提着坏了只轮子的行李箱一个劲儿地往外挣脱,s小姐抱住他的右腿被活活儿拖到了大门口。m说我爱的是angel啊!说了一万遍,你怎么就听不懂?

s小姐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不在乎!不在乎!那我就和angel公平竞争!

m一个抬腿,用力将她踢掉,就像是踢掉一只摇尾乞怜的小野猫。s小姐终于崩溃,扒住花坛疯了一样乱蹬着双腿,在m转身而去的背影中放声大哭。

站在失败感情的巅峰,头一次,s小姐竟然有了往悬崖深处纵身一跃的冲动。

姜生握着s 落下的手机,问收银员知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收银员好不容易从屏幕上摘下眼球,凭空一指,说13层a户,她可是老顾客哟!

姜生怀揣六成的好奇以及三成的怜悯,借送还手机的名义想要一探究竟。当然,还有剩下的一成,是为了碰碰运气。

他敲门,很快便有了回应。不想刚才上前半步,一条拴在门上的铁链将自己隔出了十万八千里。s小姐顺着门缝接过手机,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轻声道谢。她说下雨了,你没带伞吧,这把拿走,不用还了。

说完便“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s在一家杂志社做文字编辑。工作压力很大,常常盯着电脑加班到凌晨四五点。长时间的消耗导致内分泌有些紊乱,神经衰弱的同时,伴有偶发性歇斯底里。

二十七岁,无论恋爱还是工作都不敢再放手一搏的年龄,s却破天荒地失恋了。前男友是位毫不知名的音乐制作人,工作关系,不小心劈腿给正在合作的三流小歌手。

那歌手仅与s一面之缘,以披头散发为美,眼线画得格外粗重。

后来s小姐仰躺在m怀里搅弄着长发,说亲爱的,你看那姑娘品味要多差有多差!m笑笑,俯身吻她的眼睛,说你看,她有长腿,胸比西瓜大。

那时候s便隐隐约约预感不测,直到后来扑风捉影。这一切说来讽刺,却也是顺理成章的。没多久,m与歌手的奸情果不其然败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3.

第二次撞见姜生,是在小区后面沿河而建的大排档。熬不过分手期,本来约闺蜜出来控诉前男友,没想到闺蜜忙着和小开先生约会,临时变了卦。s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然混到了无亲无故的穷途末路。独自躲在灯火阑珊处,要了一打啤酒,还有二十串孜然厚重的烤羊肚。

当时姜生就坐在邻桌,他一开始也没注意到她。回头点烟的片刻,不经意将s扫入了视野之中。姜生想了想,撸下铁签儿上的最后一块儿羊肉,用力咀嚼,拎起啤酒往s小姐身边一坐。

s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发现是那天午夜便利店里的泡面先生。她皱了眉头,正想要说些什么,老板将一只油乎乎的铁盘端上桌。他轮着手臂大喝一声,哟嘿姑娘来咯!你要的羊肚!说完抓起桌上的一把零钱就走了。徒留一阵擦肩而过的羊骚子味儿,在头顶的空气中自由穿梭。

两人一开始面面相觑沉默不语。s小姐表情僵硬,搞得姜生也很是低靡。直到s酒过三巡神智不清,她指着姜生,说别光坐着啊,来来来,你陪我喝酒,我请你吃肉。

姜生想都没想轻拍了桌角,“成交!”

两人半杯啤酒一口肉,边聊边喝打得火热。

s小姐跟姜生讲述着前任的各种好,她说m会在月经来袭的时候坚持给她熬生姜红糖粥,还会陪在她身边,看她失眠直至天边鱼肚。她对电脑工作的时候他就安静地卧在一旁看书,虽然他并不喜欢读书。

她说这么这么多的好,m至今一定还在做,却不再是为自己而做了,这确实让她感到有些失落…… 讲着讲着,s突然打住了。她不再去看姜生的脸,低头拨弄起桌子上的铁签儿,拨着拨着就开始哭。

姜生不去安慰,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听说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可能伤感劲儿过去也就生龙活虎了。于是,他抱着小半啤酒,坐在夜风中等着。

等了好一阵儿,s小姐不但没停,反倒是越哭越凶猛。他绕过去拍她的背,没想到却被s小姐一把抱住。

她说m的离开给我的未来砸了好大一个洞,所有美好统统漏空了,真的。以前不知道,原来爱情的世界也布满天坑。

然后她抬头去找他的眼睛,说你能不能帮帮我,舍身做一回我的救命稻草好么?她的眼神挺冷漠,语气里竟是满满的哀求。

姜生拢了拢她的头,心中五味杂全。可短短五秒,她的眼泪便将自己全然说服。他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我的名字叫姜生。

那天晚上他们把酒对月喝了好多,最后姜生喝得连T恤都弄丢了,一并丢掉的还有一块儿无印良品的手表。后来他说也没什么好心疼的,无论如何换回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朋友。

s小姐轻喊了一万遍m的名字,对着路边的树坑一边吐一边嚎啕大哭。到最后整个儿人都哆哆嗦嗦起来。

姜生很是心疼地跟在她身后。走到小区门口将她拦腰抱起,他说别害怕,我带你回家。

s小姐手提高跟鞋弓着身子上前吻了他,那个吻很热,是孜然羊肉味儿的。

他们在黑暗的卧室里做绵长的爱,酒醒了,就坐在大理石阳台上看窗外的万家灯火。

姜生也不知道自己的大脑出了什么差错,夺过前人手中的接力棒似的,二话不说接过了s小姐之后的人生。

虽然,毫无把握。

4.

姜生在一家中英合资的跨国企业里任职,销售部总监一干就是四年。工作并不轻松,加班到凌晨是常事儿,时不时地还得捂着肝陪客户喝大酒。

遇到s小姐那段时间他其实挺萎靡的,本想要跳槽去一家从毕业起就梦寐以求的大公司,做足了准备,可惜由于面试时领带没来得及打好的缘故,竟没有最终通过。

这个结果另姜生悲从中来,他对着面试官拧紧了眉头。只因一条领带?它和我工作好坏关系很大么?

高层扶着眼镜告诉他,说先生,我们是大公司,很注重工作细节以及外在形象的。您应聘的是销售,要是技术部门也就算了。您将会代表我们公司出席场合,会见高端客户。很显然,您对自己细节上的要求没有达到我们公司的水准。

那天姜生回到家,将所有的领带全部翻出来。先是气不过,扔在地板上来回踩踏了一番,后来又挑了最贵的那条,对着电脑哼哧哼哧学起系法来。

没错,姜生从来就不会打领带,之前每逢重要场合,他都将它们带到办公室,不用说,自会有部门女同事主动围上来。姜生喜欢她们娴熟漂亮的手法以及红唇扫过自己喉头的那种感觉。作为感谢,他会送上一盒夹了纸片的巧克力,或者宴请对方一顿暧昧十足的烛光晚餐。

也因如此,姜生从来就没学会过自己动手打领带。

这处事业上的小暇疵另姜生对自我的评估急剧失色。焦虑将动荡感放至无限大。他说五十岁之前就像是爬山坡,哪曾想自己竟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卡在半山腰的平坦处爬不动了。这想法为他的生活平添了很多恐惧,他一方面想要再一次风生水起,最少也是要恢复之前的神气。一方面却又控制不住地想要继续消沉下去。

人生的出口有很多,为什么自己却偏偏与心驰神往的那个擦肩而过?!

就是在这样一个爱情事业青黄不接的当口儿,s小姐主动送上门儿了。

5.

二十七岁,相爱的理由早已丧失了当初的单纯。s需要一根精神上的救命稻草,姜生则需要繁忙之余一个抚慰人心的拥抱。更糟糕的是,他们双方对此心领神会。

大学寝室哥们儿结婚,特意邀请姜生作为亲友团出席。姜生一想从前的交情,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隔天下午专程请假,陪s小姐上街选了一套深紫色的礼服长裙。那裙子很美,缎面儿上镶着小钻,像是一大把被揉碎了的星星。

s小姐站在试衣间的镜子前面冲着姜生微微笑。他顺势伸出右手,单膝跪地。他们模仿着电视剧里的情节,“美人儿,嫁给我好么?”

姜生一边说一边将装饰用的塑料花递在了她的手上。s小姐点点头,故意扮出甜腻的语气,说yes,i do啊!

然后,他郑重其事地吻了她。这个吻,却令s脸红心跳,措手不及。

出席婚礼那天清晨,他们很早就起来了。s小姐穿着长裙梳妆打扮,姜生则站在镜子前面系起了领带。s小姐梳妆完毕,将溢出嘴唇的最后一角口红擦去,这才发现那条紫红色的领带依旧散挂在姜生的脖子上。

她走到他面前轻轻笑,傻瓜,我来帮你。说着便举起了胳膊,整套动作看起来轻车熟路。s的手法与部门女同事们一样优雅而娴熟,可姜生对此却并不享受。

他笑着打趣儿,说想不到你还会系领带,比某些男人都厉害哦!

“m也一直不会打领带,最初我还是为了他才学习的!”没来得及揣测,这句话脱口而出,说完姜生微微一愣,s也跟着一愣,打结儿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气氛瞬间陷入尴尬,s的脸上随之泛起了小片潮红。姜生从停顿中苏醒,接过她手中的最后一个步骤,轻吻了她的额头。

他说快走吧,不然就要迟到了。

婚礼上觥筹交错,一对新人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享受着彼此的海誓山盟。早在进门儿的时候,姜生就满脸认真地向大家介绍了自己的女朋友。仪式尾声,就在一群姑娘站在台下等着抢捧花的时候,新娘却直接走到s面前,将花塞进了她的手中。

可以看出来她很幸福,幸福地妆都快要哭花了。彼时,她却轻擦眼角对s哈哈笑,说加油,大家可都在等你们的好消息哦!

简单又温情的一句话,却令s小姐黯然神伤起来。这情景与当初跟m一起出席朋友婚礼时如出一辙。当时新娘也是塞过手捧花,对s小姐说了一句“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守在一旁的m即刻含情脉脉望向自己,牵起s的手上前半步,他说大家放心,我们当然不会让大家失望喽!话一落,便用力吻向了s的眼睛。

s小姐了解m,她看得出来,他那时的坚定与深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悉心盼望着一场誓言兑现的婚礼,不想没出半年,迎来了他移情别恋的大结局。

姜生注意到了s 内心的起伏。他第九次拱手恭贺一对新人大婚之喜,而后拉着心神涣散的s穿过人群,离开了大厅。

姜生要载s回家,s却执意在大街上随便走走。姜生说好啊,那我就陪你走。s说不用了,我就是想一个人呆着,觉得挺吵的。姜生也不生气,他摸了摸s的头,说没关系,你就随便在前面走,我跟你保持五米的距离。我得看着你,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我只是有点儿担心。

s不再反驳也不再逃离,心里想着随你的便吧,反正我才不在乎呢!一个大转身,向人潮深处走去。

姜生头一次发现,原来这个手无寸铁的姑娘,竟然能穿着十多厘米厚的高跟鞋徒步这么远。他一边跟着一边给公司打电话,多请了半天的假。

走了挺久,s小姐终于累了,在商业中心门前的长椅上坐下。她忍着疼痛伸手去脱高跟鞋,脚跟已经被磨破,和皮子粘连在了一起。

姜生从杂乱无章的人影中脱颖而出,扶她到商场外围的咖啡厅坐下,眉眼之间的紧迫,看上去比s自己还要着急。他说你等等啊,我去买酒精和创可贴。s小姐点头,她目送姜生的背影到门廊拐角处,一句话在喉头涌动。

对不起。她说,对不起。

姜生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只纸袋。他在s小姐的身旁坐下,将物品一股脑全部摊开到方几上。s小姐有些懵,不过是一包棉签儿一盒创可贴外加一瓶医用酒精,怎么买了这么多?只见姜生手忙脚乱地将那些小东西一件件轮番举到s面前。

他说真有意思,以前都不知道小小的创可贴就有这么多种。我不知道哪种好用,店员就很热情地一样给我拿了一盒。还有,这些是专门防止脚跟磨破的胶布,你喜欢穿高跟鞋,留着以后都能用。

姜生说着就蹲下身子,将s小姐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他用棉签儿沾了酒精帮她消毒,接着又嘟起嘴唇轻轻吹着。s忽然就捂着嘴哭出了声。姜生抬眼看她,问她怎么了?一边问一边伸出手掌猛劲儿扇风。

s小姐说,疼!心里却想着,傻瓜,店员是看你财大气粗,你被糊弄了!

后来,s提着纸袋和高跟鞋,被姜生一路背回到了车里。他送她回家,再返回公司加班加点儿将没处理的事情完成。

那天晚上s等姜生到凌晨两点,他打开门儿,走入黑漆漆的客厅。s小姐突然从角落里冒了出来,拉他到阳台。她说你知道么,m很坏,他甩甩手人去楼空却留给了我一身芒刺,让我看上去像是一头顶着獠牙的豪猪。我曾有意无意地去刺伤你,可你从来不还手,也从来不喊疼,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姜生不慌不忙解开领带,将它放在沙发背儿上。他搂住她的腰,脸上有明显的倦意。他说我知道你满身是刺啊,不光伤到我,有时候还会刺伤自己。可就算你是刺猬,我也还是想要拥抱你。

s小姐抽回环在他脖子上的手,转过身故意不看他。她指了指彼岸消亡的灯火。说你看,白天有尽头,黑夜有尽头,霓虹有尽头,原来一切都是有尽头的......

6.

s小姐提出分手的那天早上,姜生正站在镜子前面打领带。那次婚礼之后s小姐就马不停蹄地要将方法交给他,他却故意慢吞吞地学。他问s,是不是等到我自己会系的那天,你就能够胸怀坦然地离开我了?

s小姐始终低垂着眼睛,不回答。

s站在门口,拉着一只手提箱,摆出一副呼之欲出的姿态。

其实前一天晚上,她就已经和姜生摊了牌。她说谢谢你舍己为人,张开双臂带我绝处逢生。可是对不起,我不再相信爱情了。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我挥霍了你的付出。可是我为爱情开出的全部信誉度,都早已经被m刷透支了。

句句入耳,姜生却没有扭头,他生怕一旦扭头,眼泪就会迸射而出。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终于明白,这辈子可能再也学不会打领带了。

s一只脚踏出大门,没两步又退了回来。她用力扳过他的身子,将那颗小钻从脖子上摘下接着塞入他的手掌。她说这项链还给你,感谢这么长时间的收留。

s小姐知道姜生的一切小习惯。包括焦虑的时候啃手指,无助的时候拼命盯住她的眼睛看。她总是拉他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往地下一跪帮他修剪指尖的倒刺。他会笑着吻她的脸,说亲爱的,你和我母亲真的好像。

姜生没有回应,任凭那颗小钻落在地板上,发出连一串无关痛痒的声响。

s不再说话,将门拉开,然后轻轻带上。过了好久,姜生站在卧室门口环视整间房子,除了离开的s,其余的一切都跟之前一模一样……

7.

姜生握着电筒将戒指从碗柜下拨出来,清掉上面的灰絮,小心翼翼套回到凤凰的手指上。凤凰转身去洗完,姜生坐在茶几前继续削水果。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将那颗钻石从裤兜里掏出来,学着s当初的样子放入口中用舌头包裹住细细地舔。有点儿伤感,有点儿腥咸。

姜生终于领悟,那腥咸便是s的味道,也是岁月的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