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2020》开播,爱优腾却不见其踪影

作者 | Echo          编辑 | 范志辉

8月21日,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2020》(下文简称《好声音2020》)如期开播,成为史上第一个九岁高龄的音乐综艺,但爱优腾这三大主流网站却不见其踪影。据悉,《中国好声音》前8季节目的全网独播权都在爱奇艺,而此次该节目的全网独播权被字节跳动旗下视频平台西瓜视频拿下,并由抖音、今日头条联合进行播出。

西瓜视频上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野还是在今年春节。在电影院暂停营业、贺岁档集体退档的情况下,西瓜视频砸下6亿元购买电影《囧妈》的版权,免费在网络进行播映,赚足了眼球。作为头条系三大短视频应用之一的西瓜视频,最近一段时间明显在向长视频领域扩张,长短视频并驾齐驱已成为其布局策略。

随着热度的逐年递减,被看作是强弩之末的《中国好声音》的未来,在这次合作中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西瓜视频在娱乐版图的布局也再度引发业内关注,此次"老牌IP"与"新锐平台"的合作效果如何?意义几何?

播了9年的《中国好声音》还有人看吗?

在《好声音2020》的首期舞台上,当李宇春身披红色皮质风衣,唱起李荣浩那首除了"呵呵呵呵"就只有一句歌词的《要我怎么办》,弹幕上有人疯狂喝彩,也有人直呼看不懂。作为超女选秀的冠军,李宇春无疑是此次导师阵容中最具争议的一位,她的到来也让《好声音2020》迎来了史上最为年轻的导师阵容,除她之外,另外三位导师分别是谢霆锋、李荣浩和李健。

除了导师阵容与往年有较大不同,今年《中国好声音》还新增了原创赛道,这也是李宇春接下节目组邀请的一大原因。但除此之外,节目的赛制和流程并未迎来较大改变,创新点乏善可陈,这对于一档已经走到第9年的综艺来说,无疑是致命伤。

如此前已经对观众造成严重审美疲劳的导师抢人环节依旧冗长,第一位选手选定导师时,节目已过去半小时有余,全新的导师组合也让他们之间的谈话因缺乏默契而略显尴尬。而节目的舞台设计和画面呈现也一如既往延续其经典风格,朴素无华至乏味的程度。选手依旧是一众素人,但歌唱质量相较于《中国好声音》的前几季则是难以望其项背。用知乎上的最高赞回答来概括则是:"以为它是个音乐舞台,结果是个频频冷场的相声会。"

然而,虽然节目只开播一期即迎来知乎上的恶评如潮、豆瓣显示评分人数不足的惨状,但首播当晚仍以10个热搜的成绩霸屏微博热搜榜。根据广视索福瑞公布的数据,《好声音2020》首播当晚即收获csm59城收视率2.476%、首播破二、创三季度卫视综艺节目开播新纪录的好成绩。可见,《好声音2020》虽然不复巅峰期的风采,但它仍旧是最受瞩目的音乐选秀节目之一。

在竞争激烈的媒介环境和大众评判新维度之下,《中国好声音》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是对音乐综艺生态更迭的见证,也是对平民音乐人的一种"陪伴",这背后是9年时间沉淀下的品牌国民度。

《中国好声音》的9年沉浮,经历了2012-2015的红极一时,也经历了2016-2017的断层之痛,随之迎来的是2018-2020的七年之痒。

2012年7月,《中国好声音》播出,首播CSM城市网收视率虽然只有1.477%,但第二期收视率就破2%,第六期就破4%,总决赛巅峰时刻收视率已经突破6%。这一季的冠军梁博、亚军吴莫愁、季军吉克隽逸,时下仍活跃在歌坛。后来成为节目导师的王力宏曾对第一季点评道:"这是一个现象级的文化的奇迹"。

从行业来说,《中国好声音》无疑是一档推动了国内音乐综艺节目制作方向的现象级综艺节目,它使后续的音乐综艺类节目趋向更专业、更高质的方向发展。而它当时的走红,自然也有"时势造英雄"的因素。

2005年《超级女声》的巅峰之后,大陆音乐选秀囿于偶像选秀路径,节目模式愈发同质化。2012年首次引进的《中国好声音》节目模式,虽然依旧是"草根选秀"模式,但节目采用盲选凸显"好声音" ,以"音乐至上"的核心理念激活了庞大的潜在音乐储备人才库,也为音乐选秀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意外发生于2016年,《中国好声音》经历了失去节目版权,改名《中国新歌声》的断层之痛。《中国好声音》的节目模式原是灿星从荷兰Talpa公司以低价引进,四年合约到期后Talpa大幅提价。双方协商未果,Talpa便迅速拿回版权,企图以高价转手。

失去版权的两年间,《中国好声音》更名为《中国新歌声》,虽然有周杰伦坐镇,但话题量和收视率仍旧下滑明显,《中国新歌声2016》平均收视率跌至3%左右,《中国新歌声2017》则跌至2%左右。

2018年浙江卫视终于拿回版权,与此同时节目也迎来了它的"七年之痒"。《中国好声音2018》归来,收视率却并没有归来,节目只有1期收视率勉强破2%,其余期数均在1%徘徊。与收视率和话题量下滑相对应的,是后几季选手人气的低迷,相比于偶像选秀节目屡被吐槽的"出道即巅峰",那几年的《中国好声音》选手即使拿到冠军也鲜有人关注。

转眼已是2020年,播到第9年的《中国好声音》仍未迎来大刀阔斧的改革,这是它走向衰落的自身原因,也是根本原因,但节目收视和高额营收的诱惑又无法让制作团队轻易放弃这个早已"伤痕累累"的经典IP。

《中国好声音》牵手西瓜视频,是互相成就还是彼此救赎?

《中国好声音》并非西瓜视频在综艺领域踏出的第一步。早在2018年,西瓜视频就曾豪掷40亿用于自制综艺,仅在当年10月,它就一口气发布了9部综艺,但试水效果并不理想。自制路线不好走,西瓜视频转而开始对外购买版权,便有了今天它试图借助《中国好声音》加入爱优腾芒的综艺大战的局面。

当"垂死挣扎"的《中国好声音》遇上"锐意进取"的西瓜视频,后者是否可以成为它的"救命稻草"尚未可知,但选择在综艺领域未成气候的西瓜视频,无疑面临着一定风险。让它决定放手一搏的是西瓜视频隶属头条系的强大背景、节目内容受众与平台用户的重叠度,以及爱奇艺所不能给予的"排面"。

作为字节系的西瓜视频具备天然的强流量支持。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头条全网用户渗透率达到66.7%,同比增长7.1%。背靠头条系产品矩阵的优势,西瓜视频的月活量虽然不敌主流视频,但是通过联动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好声音2020》或许能实现更高的用户触达率。

此外,西瓜视频给予《好声音2020》的"排面"也十分到位,不仅为其拍摄宣传片,在APP页面上给予专门的定制化版块,还为节目开发了诸多玩法加强观众互动。比如,开播前发布四位导师的盲猜视频,并开启预约通道;开播后,声量打榜、vlog视频、独家花絮、投稿征集、线上云直播等各类内容一并涌现。这些都是以《乐队的夏天》这类垂类综艺为核心竞争力的爱奇艺所不能给予的。

随着青年亚文化成为风口,综艺节目已经进入"圈层选秀"的分众时代,打造垂类综艺已经成为爱优腾开发综艺生态的战略核心。与讨好"Z世代"的主流方向不同,西瓜视频的用户呈现"高龄化、男性化、低线化"的特征,据《西瓜视频用户画像报告》报告显示,用户占比最多的年龄段为31-35岁,3线及以下的城市用户占比58.6%,契合《好声音》节目的大众性与平民性。

从这一角度看,西瓜视频或许的确可以为《好声音2020》扩大下沉市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对于《中国好声音》来说,其现有体制在如今的年轻市场中显得格格不入,但其"音乐至上"的普世性理念并不会过时,若想保持节目的核心设定,扩大下沉市场无疑是个明智的选择。

而对于西瓜视频来说,虽然短期内的合作效果不明显,但其远期的战略价值却有所体现,其"以短带长"的路径渐渐明晰起来。此次西瓜视频与《好声音2020》的合作,其角色不仅是节目的播放平台,而是尝试向电视综艺反向输送内容,并对平台上的音乐人进行扩充和反哺。从节目的宣传片开始,其主角就是西瓜视频上不同领域的短视频创作者的代表人物,节目正片中也可以看到,参赛选手都已被吸纳进西瓜视频的创作人队伍。

可见,这次《好声音2020》与西瓜视频的合作本可以是一件互相成就的事,但因为《好声音2020》制作团队的抱残守缺与西瓜视频的综艺经验匮乏,使得这次尝试不仅进一步损耗了节目口碑,也尚未扭转观众对西瓜视频的刻板印象。但从其扩大下沉市场的决策、"以短带长"的布局路径和台网联动的创新性来看,这仍是一场有价值的尝试。

《中国好声音》的衰落之外,是卫视音综的集体疲软

《中国好声音》不是唯一一部走向衰落的电视音乐综艺,此外还有湖南卫视的《歌手》、江苏卫视的《蒙面唱将猜猜猜》等节目。当下,卫视综艺整体靠《奔跑吧》《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欢乐喜剧人》《极限挑战》等综N代撑场,但是这些综N代又集体走向式微,常青藤节目《快乐大本营》的收视率也徘徊在1,与过去破4、破5的收视难以相比。

对比卫视综艺的"节节败退",网络综艺呈现出"神仙打架"的局面,综N代《奇葩说》、《吐槽大会》等脱口秀类节目依然"耐打",新的爆款也层出不穷。《创造营》和《青春有你》等偶像养成类、《中国新说唱》和《这!就是街舞》等垂类节目百花齐放,不断在各社交媒体刷屏。

可见,综艺节目集体陷入困境是整个卫视综艺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缩影,《中国好声音》作为卫视综艺中的综N代,其衰落或许是意料之中,但也影射了卫视综艺所面临的人才流失和招商困难的共同困境,还有处于体制内的电视节目避无可避的审查限制。

凭借《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各视频网站的综艺大战中脱颖而出的芒果TV,其关键就在于芒果系在10年前就开始了互联网转型过程中的人才培养,目前芒果TV旗下拥有16个综艺制作团队。此外,爱奇艺2014年就提出了工作室战略,目前拥有了十多个综艺工作室,腾讯视频也打算在现有成熟工作室上进行裂变,形成工作室集群。

人才对于平台造血能力具有关键作用,此前《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的离开就曾引发观众的不安,而传统电视台普遍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困境,互联网更大的利益空间和更自由的创作环境,不断吸引着体制内的人才进入。据相关媒体报道,如今广告商在选择投放渠道时,大多将80%-90%的资源投向互联网平台。

此外,体制内的严格审查则不仅导致了人才流失,也挤压了卫视综艺的创新空间,对正能量的过度追求让卫视综艺陷入同质化的保守模式。比如,同样一首歌,在《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上的歌词与在《歌手》舞台上的歌词完全不同,标准模糊的审查制度反而加强了卫视综艺自我审查的力度,一些并不敏感的歌词也可能被改得面目全非,甚至直接放弃字幕。

[旅行团在《歌手》节目中被改词]


虽然《好声音2020》的播出效果并不理想,但《中国好声音》的9年沉浮,让我们看到它的坚持,也感受到它的乏力。此次它与西瓜视频的合作,有环境变化下的无奈,也有选择上的勇敢。最终二者能否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实现电视综艺与网络短视频的互相赋能,可以保持关注。

先声话题

话题内容:你知道《中国好声音2020》开播了吗?如何看待这个九年老IP的后续发展?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观点和看法,我们将会在本周发布的文章推送内,从所有留言评论中,择优挑选2位读者,各送出先声精选的好物一份。获奖名单将在每周日的“先声周报”栏目中公布,请保持关注。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