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巴菲特和司马懿竟然是一类人!

最近,终于抽空将前期攒够的42集《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一口气看完了。看完之后,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吴秀波的演技了。更重要的是,他让我开始迷上司马懿这个以前很少关注的历史人物。结合剧中的演绎,我又在网上查阅了一些司马懿的史料,这让我对司马懿这个人有了全新的认识。不过可能是由于投资的原因,我竟然常常不自觉地将司马懿和巴菲特进行联想和对比。那么,下面就请诸君看看这种荒诞不经的想法之中是否有可称道之处?

司马懿与巴菲特

巴菲特,有史以来第一位单纯依靠证券投资跻身世界首富的投资者,是世人心中名副其实的“股神”。

司马懿,三国时期魏国杰出的政治家与军事家,西晋王朝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不过,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确确实实是一类人!

那么,他们都是哪一类人呢?答案是,他们都是长寿之人。你没看错,他们俩的的确确都是这种人。

看到这个答案,或许有人会误以为我又要宣扬“司马懿的成功全靠长寿”的观点了。其实,我这里要谈的长寿不仅仅是指自然寿命,也包括事业寿命。客观来讲,一个人自然寿命的长短受限于自身的遗传、饮食、运动、环境等因素,而一个人事业寿命的长短则又取决于自身的自然寿命长短和处“事”之道。

下面,我们就分别从自然寿命与事业寿命两个方面来将司马懿和巴菲特做一番比较,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一类人。

—司马懿—

1、自然寿命:司马懿一生活了73岁,是三国群雄中最长寿的一个(几乎相当于曹丕、曹叡父子二人寿命之和)。在人均寿命不足40岁的三国时代,活得比你的对手久的确是一种巨大的优势。

司马懿比66岁的曹操晚死了31年;

司马懿比63岁的刘备晚死了28年;

司马懿比70岁的孙权只早死了1年;

司马懿比54岁的诸葛亮晚死了17年;

司马懿比40岁的曹丕晚死了25年;

司马懿比34岁的曹叡晚死 了12年;

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熬死了曹家三代君王、熬死了最强大的对手诸葛亮、熬死了其他的托孤老臣曹真、曹休和陈群……最终,他熬得了天下。

2、事业寿命:与司马懿处于同一时代的、甚至出生比他晚的厉害人物不在少数。主簿杨修就是司马懿年轻时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其才能并不在司马懿之下。不过遗憾的是,杨修性格过于激进张扬、争强好胜、恃才傲物、锋芒毕露,最终招来了杀身之祸。

反观司马懿,他的处“事”之道则恰好相反——谨小慎微、低调隐忍、龟缩保守、韬光养晦。这样的性格确保了司马懿在仕途之路上不会犯大错,走得是四平八稳。即使遭遇一些挫折,也能屡屡化险为夷。这些特点,在司马懿与诸葛亮的对阵过程中体现得更为突出。熟悉三国历史的人,想必都清楚:诸葛亮是三国中最善攻者,而司马懿则是三国中最善守者。诸葛亮对阵司马懿,其实就是最强的矛与盾之间的较量。

高手对决,比的往往不是谁更厉害,而是比谁能少犯错,谁能逼对手犯错。遗憾的是,诸葛亮遇到的是被誉为三国谨慎隐忍第一人的司马懿。这让诸葛亮不得不“病急乱投医”,谩骂叫阵、甚至给司马懿送女人的衣服以刺激他犯错。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司马懿却欣然接受,令诸葛亮再无计可施。最终,矛还是输给盾——诸葛亮连续数次北伐都受挫于司马懿,含恨而终。

政治和军事生涯上的长寿,让司马懿赚够了资历——大都督、大将军、太尉、太傅、两代托孤辅政之重臣。这些经历使得司马懿获得了大量的政治和军事资源,为高平陵政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按照现代管理学上的木桶理论来分析:司马懿在修身、治国、平天下等方面均没有明显的短板,却拥有长寿这样一块长板,想不成功都难啊!最终,年逾古稀的司马懿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巴菲特—

1、自然寿命:巴菲特于1930年出生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今年已经是87岁高龄。尽管现如今的人均寿命已经显著延长,但这个年龄目前应该还是能算得上是长寿。

2、事业寿命:巴菲特的投资事业开始得很早,11岁时就开始投资股票。二十多岁时,就创立公司正式进军资本界。历经了半个多世纪风风雨雨,巴菲特已经从一名创业青年变成了一位耄耋老人。但令人惊奇的是,他依旧屹立不倒并成为名副其实的股市“不倒翁”。

投资生涯上的长寿,让巴菲特赚够了复利——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巴菲特合伙公司到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创造了一个数千亿美元的资本帝国并赚得了数百亿美元的个人身家。

1994年,巴菲特曾说:“复利有点像从山上往下滚雪球。最开始时雪球很小,但是往下滚的时间足够长(从我买入第一只股票至今,我的山坡有53年这么长),且雪球黏得适当紧,最后雪球就会很大很大。”时至今日,巴菲特复利的持续时间已经有76年之久并还在继续中。

事实上,与巴菲特处于同一个时代的投资大师并不少见,诸如乔治•索罗斯、彼得•林奇、詹姆斯•西蒙斯、约翰•梅里韦瑟。然而无论是就投资“寿命”而言,还是就赚得的财富量级来论,都只能望其项背。从短期来看,这些投资大师的成绩往往比巴菲特更为优异。然而巴菲特的厉害之处不在于“赚得快”,而在于“赚得久”——他绝非是资本界的“百米王”,却是投资赛场上的“长跑冠军”。最终,他把对手一个一个地甩在身后:

1991年,年仅46岁的彼得•林奇顶着满头白发宣布“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2000年,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因接连遭受重创而最终寿终正寝;

2000年,约翰•梅里韦瑟执掌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以覆灭的结局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2015年,詹姆斯•西蒙斯的两只基金在复制大奖章基金时遭遇滑铁卢并最终清盘;

那么,如何才能像巴菲特一样在投资生涯上更长寿呢?这恐怕是许多人都想了解的秘密。实际上,资本市场何尝不像是一个群雄逐鹿的“三国时代”——各种力量在这里犬牙交错,在这里混战厮杀。大多数投资者的宿命,就是最终沦为征战杀伐疆场上的牺牲品。在这里,每个投资者最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学会如何在如此凶险的环境中长期生存下来。因此,巴菲特在投资上非常善于防守以确保自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在2010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曾直言不讳地说到:“虽然我们在市场向好的几年中落后于标普指数,但在该指数持续走低时我们的表现却一直比它好得多。也就是说,我们的防守好于进攻,这种情况很可能将持续下去”。

通过分析巴菲特历年的业绩可以进一步印证,股神在资本市场上的“长寿秘诀”恰恰不是进攻,而是防守。这一点与司马懿是何等的相似!关于巴菲特的投资防守之道在这里就不具体展开了,具体可参见本人即将上市的新书《跟巴菲特学习仓位管理》

即将上市,敬请期待

除了都非常重视和善于防守,二者之间的性格特点也是惊人的相似:

巴菲特的“安全边际”,表明他也是一个“谨小慎微”之人;

巴菲特强调的“能力圈”,与司马懿的“龟缩保守”不谋而合;

巴菲特喜欢“急流勇退”和“大跌抄底”,说明他是一个“低调隐忍”之人;

巴菲特重视“复利”、拒绝“暴利”,也暗合了司马懿的“韬光养晦”之性格。

由此可见,巴菲特与司马懿其实就是一类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