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看《杯雪》完全是冲着小椴去的,知道他先于他的作品。在很多地方看到对他的评价,几乎是一边倒的好评。在网上能搜到的他的消息很少,也没有微博,作为一个比较有名气的作者,又身处于喧闹的时代,无声就等同于没有关注度,没有关注度就没有市场。这在一个多少要靠公众支持的行业里面是不寻常的,所以小椴很特别。

这样的人的作品也一定很特别吧。

《杯雪》是他的成名作加代表作,全书分为三部,归类是武侠。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沉闷的,要不是文采和丰富语言内涵的支撑,可能我会合上书吧。后来就渐渐陷落了,跌入他创造的那个世界,挂念着那里的人物,他们的喜怒哀乐、过去和未来。看完时,只觉心里一空,浩浩荡荡、茫茫然然,想到生与死、物与欲,林林总总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只是一种感觉,淡淡的忧伤和坦然的平静。

《杯雪》的整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说完,塞外少年骆寒与中原武林最高势力袁辰龙的决斗。但又不止这么简单。他们的决斗从第一部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种子,但小说却给了它整整三部的时间来发芽开花。这期间牵涉了许多人物、每一个都独特至极,让人过目难忘。他们每一个人拿出来都可以单独作为一部小说的主角再开启一个新的故事和传奇。

也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武侠小说,里面没有菜鸟主角升级成长的套路。不励志、不说教、不热血沸腾。只淡淡的,将两宋时期,乱世背景下江湖人士的爱与死、挣扎与妥协、理想与遗憾娓娓道来,一如平凡的我们,世界那么大,我们这么小。活着就有痛苦,但还是要活着,因为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整个《杯雪》就像是一首悲伤又透着希望的诗。没有人完全洒脱、飘然世外,即使淡漠、牛逼如骆寒,那孤独在他身上也还是会让人心尖一颤,忍不住揣测他的过去,有多少伤害,有多少惨烈的记忆,才让一个人习惯和寂寞作伴。还有袁辰龙、易敛、萧如、耿仓怀、宗室双歧……各自的风光背后,都有只自己才能舔舐的伤疤,他们就背着这伤疤,走了一生。

宗室双歧是最让人感到心痛的。出现在他们身上的问题,我们每个人在某个时候可能都会遇到。那就是自我的定位和身份认同。

宗室双歧,人如其名,他们曾是皇亲国戚。只是北宋灭亡以后,他们的命运也随之而改变了。新宋的庙堂已腾不开给他们的一席之地,他们受到了新君主的排挤,虽然可能还具有血浓于水的关系,但亲兄弟明算账。没办法,你可能会伤害到我的利益,所以我不能把你们留在身边。

好在两人都有一身武艺,靠这个特长,他们很快在江湖上混出了名气,并且还能排上很靠前的名次。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度过了几十年。也许早年间还有某些激情与热望,但随着时间的消磨,看得见的就只有灰尘了。本来他们可能就这样平静的死去,但是偏偏骆寒出现了。他以一剑之利,搅动江湖风云,人人预说江南局势将变,本来一成不变的生活突然就被动摇了,似乎那不可能的幻想也可能打开一个缺口,每个人都躁动起来,带着各自的目的和计谋上场。

他们也参与了,甚至比别人做得更好,他们在背后推动这一切。只是在要成功的时候,关键之处,他们心底最深刻最切痛的想法被别人点了出来。他们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到现在却被别人挖了出来。这给他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这实际上也是一种释放,将他们从那个不可能的旧梦中带回来,他们已经做了一生的梦了,是时候醒了。人不可能一直活在梦里。

故事的最后,宗室双歧之一,赵无量将头浸在水中,任泪东流,恸哭无声。赵无极依旧泛着他的小舟钓着他的小鱼。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一切又都完全改变了。

他们再也不会参与任何世事动乱了。他们的一切念想和欲望在他们抽身而退的那一瞬间就全都放下了,或者说放弃。他们执着了一生,最后还是回到原点,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比承认失败更难,因为后者只是一次结果,而前者却是希望的永远结束。

他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身份,是宗室公子还是江湖逸客?似乎两者都是,又两者都不是。正如他们的名字,他们一生都在这两个世界里摇曳,却又无法进入任何一个世界也无法摆脱任何一个世界。

他们是孤独的被遗弃的流浪者,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受害者中的一个。国破家亡,失去的不仅是原来的繁华和平静,还有一个人赖以为生的依据:我是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