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一)——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字数 2550阅读 105

地铁缓缓驶进站台,彦臣此时希望它还能再慢一点儿。

他们刚刚告别了小星星,现在都面向车门,低着头,沉默着。猫猫也许真的很困了,彦臣还没有一点儿困意,想到从昨天早餐的十三个人开始,就一直在告别,到这里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拜拜!”

彦臣站在猫猫的身后,对她轻声道别,又轻轻伸出手摸了摸猫猫的头。

“拜拜!”

猫猫微微地扭动了一下头,也轻声回应。车门开了。走出车门后,猫猫忽然又转身站稳,对彦臣笑笑,摆了摆手。

好像只有正式的告别,才可以真的拥有再见。

彦臣也举起手微笑着,却自觉有点儿僵硬,谁又能说所有的笑容都是在表达开心呢?直到这一刻,彦臣才真实地意识到——旅途结束了。而此时的微笑,似乎只不过是为了给旅途画上一个不那么完美却不得不画上的句号罢了。

如果生命像是一条长河,一段故事就像是生命长河中一朵浪花,不管浪花多么美丽,终将被淹没在下一个平淡的生活波浪当中。但是,这朵浪花已经融入你的生命长河,永远不会磨灭。


送别后,当回忆

列车重新启动,摇晃着驶离站台。

彦臣的眼神有些恍惚,他不由得回想起骑行计划的由来,骑行队伍的组织,准备过程的激动,临行前的曲折,骑行过程的精彩,脚下力量的凝聚,直到骑行之旅的尾声。每一帧画面都在脑海中翻滚了一遍之后,他忽然觉得这一切恍若一场梦。

在梦里面,十三个人骑行四天没有扎一次胎,却一路高歌欢笑;在梦里面,他们手挽手唱着歌,短暂地甩开了所有的羁绊;在梦里面,他们相互帮助,每一步都是掌声和笑声;梦里的主角好像并不是十三个人,而是一个人的十三个分身。

当人们觉得一段回忆像是一场梦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这段回忆和眼下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这样的梦又如此真真切切,当你发现有这么一场梦可以攀附在很多物件上面,比如一首歌,一件衣服,一个饰物,一张照片,一个名字……而且,梦里的画面都那么清晰而阳光,那场梦的名字大概就叫:真情。

为了保护这场美丽难忘的梦,彦臣曾想要把那个临时组建的微信群解散,把它永远留在那八天里。因为他们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终究要回到各自的世界,情绪平复,回忆渐远,无论多么高亢的感情都会淡化,而他恰恰不忍心看到人情冷漠,更不想面对以后无言以对的尴尬。

但是,听到彦臣这么说,北京的几个小伙伴都劝他没有必要,顺其自然就好;又见大家仍然偶尔会拉扯几句,他终究还是不忍心,便放弃了那个“感情懦夫式”的想法。或许用冷水淬火,不一定会浴火重生,却很有可能弄巧成拙。

但念曾经拥有,随它以后沉浮。


一切的缘起

五月。

五一小长假,彦臣和一众小伙伴相约骑行位于北京密云的古北水镇,彦臣得到了猫猫的线路指导,但是她因为时间不合适,并没有参加这次骑行。

于是,在表达感谢之后,彦臣对猫猫说:“那国庆假期一起骑车去吧!”

“好啊,到时候联系!”

自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开始酝酿遥远的十一骑行计划了。

后来再次提起此事的时候,猫猫建议彦臣去青海湖环湖,于是星星之火在这里被点燃了

六月。

端午节假期,“妈妈,今年国庆不回家了。”今年的国庆节和中秋节重合,彦臣早就料到过节不回家的话,就一定会遭到家里的反对。所以,自打六月的时候,彦臣就不停的给家里“打预防针”,以便求得顺利放行。彦臣怀着忐忑和愧疚的心情做着自己的心理工作,终究不能算是完全的性情中人,毕竟很少有人会对一个七八天的骑行计划做这么长久的准备工作。

七月。

彦臣对今年刚入骑行坑的表妹和堂弟说起十一骑行计划。还从未长途骑行的他们都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尤其在听说骑行强度很小而风光甚好的时候,这个计划就看起来愈加完美,小慧更是迫不及待。

八月。

因为还在坝上草原和青海湖两条线之间犹豫不决,彦臣发了一条朋友圈征求大家的看法,其实更重要的,是想再约几个朋友。结果,青海湖的知名度获得了更多的认可,但是并没有很多人感兴趣。于是,彦臣又找到猫猫,邀请她一起去青海湖环湖骑行,她回复说暂时还没有其他安排。

此时,去年一起骑行草原天路的蜗牛也决定一起去青海湖,再加上彦臣的表妹小慧和堂弟小超,队伍总共有五人了。

但彦臣转念一想,虽然他一直没有见过猫猫本人,但是也都算是曾经认识的人,总觉得少了一点儿旅行的趣味。于是,彦臣便在行者和蚂蜂窝上分别发了一条帖子,打算再召集三五个同行者。

九月。

除了彦臣、猫猫、小慧、小超、蜗牛之外,队伍果然又顺利地壮大起来。保定的水哥、上海的小灰灰、北京的小星星在“行者”上看到彦臣的帖子之后,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加入了。不久,小灰灰又介绍了一个他的老同学——小明——一起加入队伍。

另外,通过蚂蜂窝加入队伍的牙牙,在成功买到火车票之后,又拉来了她的好闺蜜小平。此时,彦臣看到队伍已经超过十人,便把两个帖子关闭了报名。

但是,第二天就有一个叫风雅的女孩儿还是在蚂蜂窝上找到了彦臣,她说她联系过一个队伍,但都是男生,她想跟一个有女伴儿的队伍……就这样,彦臣的队伍收编了最后一个女生。

再后来,最后一个加入队伍的是经由水哥介绍进来的坤哥,坤哥后来告诉彦臣,他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队伍,差点儿放弃了青海湖一行。

定型。

彦臣见队伍已经超出预期,便赶紧彻底删掉了两个约伴儿的帖子。没有想到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迅速组成了十三人的队伍,彦臣新建了一个微信群,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高歌三千追牦牛”。青海湖是三千多米的小高原,又盛产牦牛,故得此名。

巧合的是,这个临时拉起来的队伍集齐了来自华北、华中、华东和华南的小伙伴,他们的目的是齐聚大西北。作为队长的彦臣一方面在担心队伍大了不好带之外,却另外还多了几分自豪感——来自四地五市的小伙伴被自己聚拢到一起共赴一场骑行盛宴,这是难得的缘分,也是前世修得的功德。


写在最后

人间有两种相遇大抵都是美好的,一个是久别重逢,一个是初次见面。对于后者,有的人会说,相遇是冥冥中自有注定,也有人说,每次相遇都是机缘巧合的偶遇。

但是不能忽略的是,相遇之前的期待往往同样是旅程最美妙的时刻,饱含期待与想象,充满情切与躁动。至于怎么解释“相遇”,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就如同一副好画的美在于让观者可以想象更多的美丽。



Yann有话说:

“从这一篇开始,陆续更新看起来不像故事的游记,也不像游记的故事。我写游记不光记录痕迹与故事,也不光记录美丽声色,更重要的是回忆和情绪,以及感受与思考。”

“以及最重要的态度——追求完整甚于追求简要。如不喜欢,也没办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