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半分明

走了很多的路,过了很多的时间,看了太多的世情,只有见到那个人,你才会觉得是真正的遇见。

近半年的时间没有动笔写点什么,就算是胡乱抄写什么都没有过,忙着赶路,忙着工作,忙着关掉那些关于从前。但总有在山里下过雨后的傍晚,总有坐着发呆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些事情,那些很清晰却又不想它分明出好或坏。听到的那些难过,也只能说一句各有各的难处,规劝别人的那些话虽然也留给自己一份,但总还想有自己的一点不妥协。

(翻出了去年的鬼画符)

在时间和空间上,我们都会变成陌生人。在佛教的因果中,我们在轮回中再次相见,大概不会遇见对方了。相见和遇见略有不同,是在巨大的流转中出现了变化,很多的人和事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变化,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正像是“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一样,有了情感即有了牵挂,无根蒂自无从说起。无论是怎样的模糊,自己心里总还是明晰的,知道什么是遇见。遇见就像是一场神奇的安排,是一切的开始。

文字平易难,独特也难,想要表达完全那便是又有了新的难度。情绪本是缺乏言语性的,直抒胸臆却未必如愿。自是现在的太多的情感无从说出,更无从描述。相比之下宋词完全代表了情绪表达的至高境界,那样的情感能留存千年,自有其缘由。在《人间词话》里面,王国维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诗之境阔,词之言长”。情感大可不必太明了,在不明了之间总能长存于心里,长久的流传下去。我们的文学传统总觉私情难登大雅,情感总是扩大到某种状态,才被认可。现在的个体对于“情”字写来大多空洞,作为亲历者和旁观者则是过目了太多,看的透彻是好是坏也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经过了这么久,想明白想要什么确实很难,但不想要什么早已有了答案。那么拼命可能并不是想得到什么,只是为了向自己证明。也许,意义始终不能确定,寻求意义,所贵之处不在意义,而在寻求。

(我的壁纸很应今天的日子,感谢教导过我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薛之谦在火星情报局里唱《认真的雪》把沈梦辰唱哭了,随后他说出的心愿,更是让人心疼。 “我好想像沈梦辰一样的哭一场,...
    乐剂师阅读 84评论 0 0
  • 昨天给大家分享《错误的行为导致错误的结果》即“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看到很多人都在阅读,我感觉很是开心;但...
    四川嘉佳文化阅读 196评论 0 1
  • 战斗狂人嘴角流着血,咧着嘴呵呵笑,轻蔑地说:“这点力道还想跟我要说法?给爷爷我瘙痒呢!”说完,身体往后一退,把剑从...
    陶泥蜗牛阅读 51评论 0 0
  • 它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闷罐,里面藏了只小动物,黑色的,毛茸茸,总是趁我不注意想跑出来。 我们常常打架,我总...
    吉蕾Camille阅读 4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