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0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叶嘉莹说,我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我的知识生命与感情生命都是在这里孕育而成,我与这座庭院当然更有着说不尽、割不断的万缕千丝系的心魂的联系。

西方心理学讲,人总要有个认同,有个归属,才感到心安,我是一个四海为家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认同北京的胡同里的家是家以外,到了任何一个地方,我都觉得是临时的,是宿舍。现在我所认同的北京老家也已经被拆掉了,我失去了我最亲切的伴随我成长的根。

是啊,有个念想。这个喧嚣的尘世,有几人还在记着老物件的余温?不为升值,只为代代传承的相守。

至少是一种情结,人活着即使没有“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也该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小家情怀,毕竟人是有思维和精神的,我们的情感需要有寄托,心灵需要有归属感。

每个人的心里都应该有一座回不去的故园,那是我们精神的原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