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雨

@雨田

“白雨来了”,急促的一声

翻了老汉的茶罐罐

屋外,脚步撵着脚步

婆娘跑向麦场

老汉,提着鞋子,跑向麦场

蜜蜂梁压过来一团黑云,在头顶

一场的麦子束,金黄

婆娘抱怨老汉迟来的脚步

踩到了她码好的麦垛

气粗的老汉,苫完最后一垛麦

回到屋子,跺跺满脚面的雨水

收拾烧干的茶罐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