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纳百香,百闻不如一见

 为Ta,选原生态的 —



多朋友会觉得三个总裁始终行走在原产地,是件轻松惬意的事,其实并非如此,只有找到了想要的好产品、遇到了理念相近的人,才会稍稍有些满足感。此行广西贵港,循着百香果的味道而来。



桂平市,遇到了梁家俩兄弟,很奋进的两个年轻人。先前与梁家老大通过电话,不过临时给货车司机顶班去隔壁镇园子拉果了,没碰上面,老二前天刚办完新婚喜酒,没在家闲着,从家里专程过来接待我。



弟俩种百香果有八年时间了,之前都在外地务工。老二脑子活,最早在玉林接触到百香果,当时卖一箱能挣到三十多的利润,在农产品里头算得上暴利了,老二立刻就说服大哥开始试种。



两年不懂技术和行情,虽说踩了些坑,终归还挣得不错,兄弟俩合计扩大些种植面积,从十几亩到几十亩,随着百香果持续几年的好价钱,二人成了本地的致富带头人



层政府也觉得这是个好门路,为果农争取了不少扶持和补贴,甚至直接从外地购买优质百香果苗免费送给农民们种植,形势一年好比一年。原先广西玉林的是百香果首屈一指的产区,而今贵港迎头赶上,种植规模已经十分接近。



弟俩所在的石头镇也成立了百香果种植合作社,兄弟俩当仁不让成合作社带头人,老大管全盘,老二抓业务,连市里也给与了关注和支持,合作社的果园被评为示范基地。


挺喜欢往果园里钻,可能体内本就藏着农民的根,踩上这黑土地,枝桠就会肆意的生长。看到藤蔓下过膝的杂草,我开始喜欢这片园子了,因为草的涨势意味着园子里除草剂的用量。



二说园子里就没有用过农药,百香果本来病害就少有,加上选种了优育的脱毒种苗,患病害概率又低上一大截,果蝇成了唯一的虫害,因为是市区的示范产区,也没喷灭虫药,只能用物理手段和人工防治




垄的果子旁都挂着一个小马灯似的挂件,老二说那是诱蝇灯,能灭掉一半的虫害,另外一半只能靠人工了。村里的工钱在广西不算高,摘果或寻虫是六十元一天,打药耕种则稍微高些。


二招呼我随便吃,俯身在框里挑了几个深紫色的给我,说是刚摘的新鲜,在城里很难吃得到。放在鼻头前,果香浓郁,用开果器绕着顶端转一圈,割出一个盖儿来,露出明黄的籽来。



子伸进果内轻轻一搅,汁水便溢了出来,轻尝一口,天然纯香、浓郁甘美、酸甜可口,顿感生津止渴,提神醒脑,我本不是爱食酸的人,但这个口感坦白说是很喜欢的。



跟老二客气真的就随便吃了,接连吃掉六个老蔡提醒我悠着点不要酸坏了牙齿,老二却仍在一旁撺掇着我再多吃点多吃点。他家的果子品质不错,凡是带了红的果吃起来已经不怎么酸,红到发紫的就接近完全的香甜了。



一批采摘的农人们肩扛着满麻袋回来交果,看天色我们也该返程了,老二直爽,也没假模假式客套的挽留,在果筐里挑了些最好的交给我们带上。“三个总裁”从没有免费拿人样品的惯例,我执意要付款,把老二真气坏了,反说我们太客套就是无意合作,拗不过他。



刚出发的时候突来了阵暴雨,霎时黑云压城,不知道合作社院里的果都转运进屋了没,这点风雨,我想梁家兄弟应该见得多吧,希望他们顺利。


关注三个总裁,查看更多高品质生态之旅,说不定您家哪一天就需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