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8E02:想嫁给王子的,不再相信爱情;想成为战士的,反倒敢爱敢恨

这一集泪点、笑点、亮点都有,一幅大战在即的众生像。

本来对承上启下的这集没报太大希望,但没想到仍然给我以极大的惊喜。

先从片头开始说起,每一集的片头都有细微变化。这是第一集片头中临冬城的样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第二集片头中临冬城的样子,临冬城四周布满了壕沟、尖剌等防御工事,预示着大战一触即发,这一集正是战争前片刻的宁静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最后一晚。

这一集中,珊莎与丹妮的较量,珊莎更胜一筹。

珊莎绝对信任布蕾妮,因为相信布蕾妮,她同意了詹姆留下。她没有象问琼恩是否爱上龙女王一样去问布蕾妮是否爱上了詹姆 ,她不需要去问,因为相信,所以迅速决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龙女王听从了大熊的建议,去和珊莎示好。在一番示好与推心置腹中,丹妮坦承了对琼恩的爱意和自己的打算。但珊莎却想得更远,假如赢取战争、推翻瑟曦以后呢?史塔克家族历尽重重劫难,才拼死夺回了北境。倘若未来赢取战争,北境将不再依附于任何人!是要独立的存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条件,龙妈绝不可能接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啊,我千里迢迢放着触手可及的铁王座不要,带着军队带着龙来帮你们,你却告诉我,仗打完了你还是不领情,要独立!

珊莎是异想天开吗?不,这集中珊莎真的显示出权力玩家的特质来。当初她哥罗柏仓促间为救父亲而出征,刚打了几场胜仗,父亲却已经死在了君临。年轻的少狼主在下属的拥戴下很快称王,但却没有想好以后的路,恰恰是他没有想好称王以后该如何做?缺乏了战略格局和政治手腕,才招致后来的惨剧。

而珊莎已经学会了不仅仅是只考虑眼前的战争,她更是想到了大战之后,如果赢了,北境该处于何种位置?这才是作为北境之主应该考虑到的。

她也学会了在谈判中牢牢掌握主动权,换作别人,带着大军和巨龙前来支援,早对龙女王感恩戴德了,而珊莎却提出的是:粮草不还是要靠我家出?言外之意我们只是同盟战友关系,是平等的。

并且她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一些逾越行为,龙女王没走,她直接先走了,让龙女王处处吃瘪,她是做给谁看的?

北境贵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且看北境民众见到提利昂和詹姆就吐唾沫,提利昂自嘲说民众见到他们欣喜万分。因为北境对于坦格里安家族的恨意和戒备不是靠城主的一两句话就能消除的。如果真的要求民众必须拥戴龙女王,则很有可能出现当初琼恩被守夜人兄弟捅死的惨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像珊莎这样,一方面表示出大义,是为了迎战共同的敌人----异鬼,北境与坦格里安合作,在礼节上我称呼您为女王,但行事上,我绝不会卑躬屈膝,臣服于任何人。我的心始终心系北境,我处处事事以北境人为先,为重。我们是同盟,是一起对抗异鬼的同盟。

只有这样,才能将分裂已久的北境贵族团结起来。

当初琼恩被捅死的困境就在于,守夜人兄弟不理解,为何要将食物、武器、住宿都分给曾经的敌人?为何要于敌人并肩做战?

当初有人问我,珊莎是否具备统领北境的能力?除了她不能带兵打仗以外,其他的都具备了。

在丹妮质疑提利昂的时候,是珊莎不客气的指出,你也不该相信瑟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言下之意,即使提利昂因为亲情被她姐姐蒙蔽,但你绝不应该低估你对手的恶意和高估她的道德。你做为一把手,也是有极大责任的。

这一点上,珊莎出师了。

其他方面呢?

在冬天快要来临时,只有她一再的强调:我们的粮食够不够?

当大战来临之际,她说城门能开多久就开多久吧,总有平民会进来避难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其他人有的在喝酒、唱歌开茶话会,有的在计划蜜月,有的在谈心,有的在享受床第之欢,有的在告别,有的在团聚的时候,只有珊莎,在和她的百姓和士兵在一起,眼圈红红的看着曾和他一起逃离小剥皮的席恩,安静的吃着可能是最后一餐晚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丹妮也成长了,当琼恩和她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世时,丹妮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感情,不是多了一个亲人,而是----如果是真的,那么你将是铁王座第一继承人,无人知晓的秘密,恰好就被你弟弟和最好的朋友一同发现了?就这么巧合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恰恰是权力玩家的特质,任何事件,都必须第一时间要抓住事物的本质,尤其是不利于自己统治的事件。但丹妮并未冷酷到极点,他们还来不及做出下一步的反应,战争的号角已经响起,异鬼队伍已经到达眼前!



说到男女之欢,当然是指艾利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了二丫,HBO还专门发了推特,证明二丫在剧中的年龄也是成人了。

然而仍然有很多人感到心碎了。

我倒觉得挺好的。

当初一心想要嫁给王子的珊莎,如今心中只有家族兴亡,早已对爱情没有了期待,反而当初一心想骑马射箭,成为战士的艾利亚,在成为一个冷血杀手之后,还能够和青梅竹马的詹德利相遇,在死亡来临之前,尽情的、无畏的爱一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几年间的命运和经历重塑了她们,人生不比歌谣,历强苦难之后,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使命。

两姐妹这样的反差,反而让人感叹无常之时,又觉得有趣。

生而为人虽艰难,终是还会有一束光。

另一处的亮点是詹姆授予布蕾妮骑士。

当第一次詹姆呼唤布蕾妮时,布蕾妮说她并不想当骑士,波德瑞克看着她,知道她说得并不是真心话。而当詹姆再次叫她过来时,她那一笑,站起身来,那从容的下脆动作,让我相信她早已在心中不知为这一刻排练过多少次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托蒙德的掌声,提利昂的呐感声,波德瑞克赞许的笑,布蕾妮眼含热泪的笑,詹姆眼里的光,戴佛斯也跟着鼓掌,这一刻圆满了。

这屋子里的人,每一个都曾代表其家族或领主或部落,都和史塔克家打过仗,但现在,都为了守护临冬城而来到这里,一同作战。

并不是因为爱,因为仇恨,而恰恰是因为大义,因为他们心中的善念,心中的骑士精神。

倘若心存杂念的,都走不到这里。

谁能活下来?


日出时分异鬼就会到了,大战前的宁静、悲悯都在此刻静静流淌。

所有的平民,能走路的都要上战场。

甚至孩子也不例外。

图片发自简书App

脸上烫伤的小女孩,坚毅的小熊女,都说自己要战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老、幼、病、残则会在地穴下面。

人人都说地穴很安全。

地穴真的安全吗?

从传统的战争打法来说,地穴的确是相对安全的,易守难攻。

但面对的可是异鬼啊,而且史塔克家的地穴是家族墓穴,而琼恩他们和异鬼交过手,明明知道异鬼有复活死人的能力。如果是这样,他们一大波人还坚持地穴是最安全所在的话,如果他们没有集体发烧糊涂,我只能猜测这地下墓穴和长城一样,有魔法,异鬼通不过去。

毕竟在传说中,布兰登同时建造了长城和临冬城,如果长城有魔法,那么在临冬城的某处也有魔法并不稀奇。

然而现在长城也破了,那么地穴也并不是绝对安全。

临冬城大战,我们都知道,一定会死很多人,那么会不会有点希望呢?也许就在这集的只字片语里。

猎狗说闪电大王已经被复活十九次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次?!!!那岂不是某种程度上的火异鬼?

异鬼首领也是具备智慧和个人意识的。

这也许在提示着我们,即使下集中有重要人物死去,也仍然会在光之王的力量之下重新复活,就像琼恩莫明其妙的复活一样。

毕竟上一季中,红袍女梅丽珊卓说她还会回来这里,掐指一算,没剩几集了,她也快该出现了。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来理顺一下冰与火来源和线索。

1、第一季中,红色彗星划过天空,此后长城以北异鬼开始频频出现,之前据说消失了很久了。

2、此后冰原狼开始出现,在此之前,史塔克家很久没有见过冰原狼了。紧接着,学城的玻璃蜡烛被点燃(是用黑曜石做成的,几个世纪从未被点着)。

3、经过血与火的洗礼,三只小龙出生了。而龙也消失了很久了。

4、龙出现之后,魔法力量开始增加,现象之一是索罗斯突然拥有了复活之术,梅丽珊卓也感到了魔法前所未有的增加,她根据光之王的指示来到维斯特洛大陆,寻找传说中的王子。

5、所有跟魔法相关的力量都开始复活了,甚至很多年前就法力衰退的魁尔斯的男巫都开始变得厉害了。(当然还是抵不过龙。)

还有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和猜想---山姆。

一路走来,山姆也是开了挂般的存在。他是第一个杀掉异鬼的先行者,几次战斗中,那么多人都死了,而他却活了下来,并且变得越来越勇敢 ,当然你用权游著名的那句“因为恐惧,方能勇敢”说得过去,你用守夜人的友情和熊老的教导来理解也合情合理,除了这些,是不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山姆的变化也跟魔法力量的增强有关?因为早年间,蓝道塔利为了训练山姆,什么方法都用尽了,甚至请了魁尔斯的男巫用野牛血给他洗澡,说是能增加勇气。但后来却没有任何效果,在弟弟狄肯长大成年之后,山姆不得不披上黑衣,放弃继承权。

而当异鬼越来越多,龙出现之后,山姆也越来越勇敢了。也许正是当初洗过澡的魔法又开始增强了呢。

冰魔法的克星正是火魔法。

当提利昂说出,我们都会活下来那句话时,我心下一动。

全维斯特洛读书最多也最聪明的脑子,和全维斯特洛什么都知道的脑子,两人深度交流了很久很久,这会对提利昂和布兰都各自有什么启发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正是从布兰不寻常的经历之中,学识渊博的提利昂会发现什么秘密和转机吗?

再来看临冬城大战前的军事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临冬城一圈布满了壕沟、尖剌,这是第一层的防御。

临冬城外,最前方的三角形应该是弓箭手部队,左右侧翼是骑兵部队,中间的应该是无垢者步兵方阵。

在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左翼部队的标志是鹰---艾林谷的家徽,左翼部队由布蕾妮负责,詹姆主动要求加入。中间的三个方阵是坦格里安的标志,肯定是无垢者大军。右翼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多斯拉克的骑兵,但这个家徽看上去却更象是狼家的标志。那么前方的弓箭手部队应该大部份是多斯拉克人。

而在城中,最核心议事厅的位置是熊岛莫尔蒙家族的家徽,一只站立的熊。

议事厅的下方应该就是史塔克家的地穴,最重要的位置交由最忠心的莫尔蒙家族来守护。

面对人数众多,不知疲倦,断手残肢后仍然保有攻击性的死亡大军,临冬城拥有的只有几千把龙晶冰器,能杀死异鬼的瓦雷利亚钢制成的武器只有这么几把:山姆将”碎心“给了大熊,布蕾妮拥有”守誓者“,琼恩拥有”长爪“,詹姆拥有”寡妇之嚎“(乔佛里真是变态的恶趣味),二丫拥有布兰给的瓦雷利亚钢制匕首。这些钢剑都是对抗异鬼的利器,拥有这些剑的主人,也将马上迎接他们各自的宿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这个布局不难看出,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军团,所有城外的这些部队,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是在送死。他们所做的所有抵抗不过是在拖延临冬城被攻下的时间,他们唯一胜的概率是要靠赌----赌夜王会来找布兰,然后他们找机会杀了夜王,只有杀了夜王他们才可能结束这场战争。

可是我夜王人狠话不多,岂是那么容易就能上当的。能狡猾的收一条冰龙,甚至连有三条龙都知道,他很可能也有布兰的绿之视野,那么,人类所有的计谋和抗争,在夜王面前,岂不是如同儿戏?

天还未亮,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一场惨烈的战争马上到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于第三集,既期待又心痛,纠结不已。

为生者而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