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四)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星期一,傍晚。

刘晶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步伐迈得有些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邹卉失踪了,邢倩倩请了长假,据说每天躲在屋子里,谁也不见。刘晶并不愚蠢,她知道,这些多半是和凶宅有关。

或者说,和地缚灵有关。

砖头告诉刘晶,他和大柏是地缚灵。

一个自称红姐的女人告诉他们,被恶灵所害的人会被打散魂魄而重聚。重聚的魂魄中必有缺失,由地气补全,因此会被束缚在遇害的地方,成为地缚灵。

地缚灵不老不死,但始终无法走出自己被束缚的地方。解决之法只有一个,男灵杀处女,女灵杀处男。男采阴气,女吸阳气,补全三魂七魄残缺之处。

刘晶相信砖头不会这么做,如果砖头想,第一次去凶宅的晚上,砖头就可以杀了自己。

但大柏......刘晶心里一阵恐慌,脚下的步伐又快了几分,她想尽快见到砖头。


——2——

凶宅的大门口。

刘晶有些气喘吁吁,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做了一个深呼吸,等待砖头来接她。

砖头反复嘱咐过,大柏现在有些疯癫,如果没有砖头来接,决不能自己进屋,免得被大柏伤到。

“小姑娘,你是要进凶宅吗?”

一个中年道人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刘晶眼前,突然却自然。刘晶知道这种感觉很矛盾,但有砖头的事情在先,也不会觉得非常震惊。

见刘晶不回答,中年人又道:“小姑娘,人鬼殊途,有些事情勉强不得。”

刘晶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想了想,刘晶诚恳地道:“道长,您是高人,有方法吗?”

中年道人叹了口气:“真的那么重要吗?”

刘晶笑了,笑容略有腼腆,但语气异常坚定:“道长,我是个俗人,对我来说,爱,尤其是砖头的爱,很重要。”

中年道人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平安扣:“带着它,这个平安扣可以安魂凝魄,危险的时候,可以救你一命。”

刘晶接过平安扣,深深地鞠了一躬:“道长与我素不相识,却肯再三规劝,我很感激,希望道长可以修道大成。”

吱呀,凶宅的大门打开了一人的空隙,门口似乎站着一个人,人影若隐若现,似乎惧怕着什么。

刘晶的脸上露出喜悦,又给中年道人鞠了一躬,欢快地走向凶宅。

中年道人看着刘晶的背影,很是惋惜。

独自站了一会儿,道人转身离去,轻叹道:“人心?人心!”


——3——

规劝刘晶的中年道人自然是吕岩的师弟,重阳子。

三日前,他没能劝住邢倩倩和邹卉,结果一人失踪,一人癫疯。今日,刘晶也是不听劝告,毅然决然地走进凶宅。重阳子颇有些无奈,难道真是天道使然,这几个姑娘终究要命丧于此吗?

回到夜言超市,重阳子看到一男一女站在收银台,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为了避免麻烦,重阳子下意识地就要用障眼法隐去身形,谁料,女人眼前一亮,急声道:“道长可是重阳子?我是龙蕊,这是我男友邹广泰,岩哥说,他闭关时,我们有事可以找您。”

“龙蕊?”重阳子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接着似乎想到什么,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冷冽:“蕊宫仙子,龙吉。”

龙蕊面色一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邹广泰也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将龙蕊护在身后,狠狠地盯着重阳子。

重阳子对邹广泰杀人的眼光视而不见,只是冷漠地看着龙蕊,右手上一阵白光渐渐亮起。

“贼老道!”邹广泰似乎是自尊心受损,恶狠狠地道:“你是不是色心不死,为什么老盯着我女人看!小心你师兄出来了,我告你一大状!”

重阳子一愣,目光落到了邹广泰的身上。邹广泰浑身一颤,重阳子的目光仿佛一记重锤砸到了胸口,令他呼吸变得异常困难,脸色瞬间煞白,额头上渗出冷汗。

看到邹广泰的异常,龙蕊赶忙向前一步,刚要开口却被邹广泰死死拉住:“不求他!”邹广泰咬着牙,费劲力气说道:“你已经没有了神力,求他有什么用?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你相伴,值了!”

龙蕊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邹广泰的眼神,龙蕊觉得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胸前的红鸾仙鸟玉佩泛起一阵温和的红光。龙蕊用力握住邹广泰的手,一脸决然地看着重阳子:“道长,龙蕊愿受天罚,但龙蕊不悔。”

重阳子颇有些玩味地看着邹广泰和龙蕊,手上的白光渐渐散去:“好一个不悔......贫道不想枉做恶人,只是有些事情需要确认,多有得罪。你们找我可是有事帮忙?说来听听吧。”


——4——

“原来,邹卉是你的侄女。”重阳子听完二人的讲述,叹了口气:“怪不得,怪不得。”

“你不是很厉害的仙人吗?”邹广泰阴阳怪气地道:“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算不出来?”

“天道小混乱,就算是三十三重天外的圣人也无法测算任何事情,何况我等。”重阳子笑着解释,毫不在意邹广泰的语气。

“龙蕊知道您的难处。”担心邹广泰还要开口讽刺,龙蕊抢过话头:“只是邹卉也是恶灵的受害者,您真的不能出手相助吗?”

重阳子摇摇头:“天道不可违。”

“可是,有什么比人命还重要吗?”

“天道,不可违。”

邹广泰再也忍住,开口骂道:“什么天道不可违,你就是胆子小!真想不通岩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师弟,自私自利,虚伪龌龊!”

重阳子并不动怒,只是缓缓站起身,背着手,走到吕岩的房间前说道:“师兄,天道,不可违?”

屋子里没有任何回答,超市里一时间陷入诡异的安静。

“三千大道,殊途同归,师弟,何苦自扰呢?”

吕岩的声音飘然而出,仍然虚弱,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洒脱味道。

“师兄教诲的是。”重阳子躬身施礼,随后转身走回邹广泰和龙蕊的身前:“选择最终要由她们自己做,贫道只能尽可能减少外力的干扰。”

龙蕊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

“蕊?”邹广泰茫然地看着龙蕊。

“邹卉她们几个女生与地缚灵纠缠不清,是她们的命运。但是任何命运都不是绝对的死局,如果她们自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是可以逢凶化吉的。”

见邹广泰还是不太懂,龙蕊继续解释道:“像重阳子道长和岩哥这样有大神通的人,是不可以轻易干预到别人的命运,只能从侧面规劝引导。一旦他们擅自干预,可能会引发更坏的结果,这不是没有过先例。”

龙蕊紧紧握住邹广泰的手:“我们对邹卉要有信心,这姑娘心存善念,一定会得天佑,安然度过这次劫难。况且,重阳子道长已经答应帮忙阻挡外力干扰,这样就不用担心像红姐那样的人背后作祟。”

虽然还是有诸多疑问,但邹广泰还是选择相信龙蕊,认真地点了点头。


——5——

凶宅一楼的一间小屋,地上洒满了各种零食,用来装零食的袋子也支离破碎地躺倒在一旁。

刘晶低声啜泣着,砖头在一旁烦躁地挠着头,几次想开口,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良久,刘晶止住了哭泣,平复了一下呼吸,盯着砖头道:“我要去见大柏,去救我的朋友,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你就是疯了!”砖头怒声道:“先不说大柏现在有多危险,就说那几个人,根本就是想耍你,那怎么能算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我一定要救她们!”刘晶毫不畏惧砖头的愤怒

“朋友?朋友会在进凶宅后把你一个人关在凶案现场?”砖头冷笑道:“要不是那天我在屋里,你早就像何璇一样被大柏拉走,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如果大柏真的吃了何璇,那他不早就该离开这里了吗?”刘晶反问道:“如果他什么也没做,我不就还有机会救何璇?”

“那是因为何璇不是处女。”

“不是处女?”刘晶一愣,随后狐疑地看着砖头:“你怎么会知道,难道?”

刘晶眼睛里渐渐出现一层雾气,刚刚止住的泪水又要留下来:“原来你和她......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呜......”

眼看刘晶又开始哭泣,砖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后理解到了刘晶话语里真正的含义,赶紧安慰道:“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和她有什么。是因为红姐说过,如果吞噬了非处女,非但不会解除地缚灵的束缚,反而会因为引起混杂受创。你没发现最近大柏都很安静吗?”

“你没骗我?”刘晶呜咽着问道。

“我对天发誓,”砖头赶忙手指着屋顶:“我和何璇绝对没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刘晶哭声渐渐止住,突然灵光一现:“那,那按你的说法,大柏现在很虚弱对吧?我们现在找他不正好吗?”

“你.......”砖头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好,去就去,你别后悔!”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
    TA君说阅读 201评论 0 7
  •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
    TA君说阅读 204评论 12 9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1评论 26 10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