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约|被迫回到故乡当小学教师五年,我爱上了这片土地

01

大学毕业以后,我去了广州,在一家外贸公司做文秘,开始深刻体会到生活的苟且。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从租房的城中村出发,坐半个小时的公交后再换乘地铁半个小时,赶到八点半之前到公司。拿着不到4000的月薪,做着看不到希望的文秘工作,奔波在繁华的羊城。

每天下班的时候,拖着一身的疲惫挤在公交车中,看着车窗外逐渐点亮的城市灯光,孤独无助的感觉在内心深处蔓延,无法阻止的疯狂生长。

我并不愿意就这样认输,通过努力慢慢地改变自己的状况,期待自己在这座城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只做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我通过学校师姐的引荐,来到一家报社,成为了一名记者。

这份工作比第一份工作还辛苦,加班是常有的事。但工作带来的成就感远远的超过了第一份工作,自身的价值得到他人认同,待遇也比第一份工作有所提高。

我渐渐的适应了广州的生活,像无数的年轻人一样,渴望通过自己的打拼在这座城市里寻得一席之地。


倔强生长的野花

如果没有家里的那场大变故,也许现在的我还如同他们一样,奔波在租房与公司之间,讨论着不停创新高的房价,抱怨自己当初没有狠狠心,厚着脸皮借遍亲朋好友来凑个小户型的首付。

02

毕业的第五年,家里遭遇一场大变故,迫使我离开广州,回到了故乡。当时的情形,现在还历历在目。我正在为一篇改了几次还没通过的稿子费神,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

父亲是我们的山,家中出现再大的事都能保持镇定。但那一次,他在电话里数次哽咽,短短的几句话里透露出绝望、不甘和无助,最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悲痛。

“萱萱,你哥哥他,北京那边说你哥哥出车祸了,说他死了。爸爸不相信,他春节在家里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没了。我和你妈以后怎么办,怎么过?”

哥哥的突然离世几乎击垮了父亲和母亲,我向报社请了一周的假,在家里陪同他们料理完哥哥的身后事。回到深圳也无法安心上班,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家里的那个场景。

母亲抑制不住的哭泣,父亲在一旁轻抚母亲的背:“别哭了,让晨晨安心的走吧,我们还有萱萱。”但我清楚的看到父亲泪流满面,泪水顺着他苍老的脸无声的往下流。


日薄西山

那一段时间,我常常打电话给在家里当教师的二叔,询问父亲母亲的状况,托他多多开导父亲母亲。有一次打电话回去,二叔斟酌着告诉我,家里现在正在招考小学老师,让我考虑一下。

我在网上看了招考公告,随即报了名,第二天便向报社递交了辞职信,申请一个月后离职。坐在办公桌前敲打着辞职信,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想起自己无数个夜里改完稿子,在路边等待出租车回家的场景。

默默地在心里和这个城市说再见,我知道,我大概再也不会回这个城市生活了。

03


最美是故乡

带着一些不甘和眷恋,一个月后,我回到家,告知父母自己的决定。母亲连连说:“好,好,回来好,妈去给你做好吃的”。父亲把我拉到一旁:“萱萱,回家当老师工资可不高,家里这小地方事业没发展空间,爸怕你以后会后悔!”

我沉默了一小会,回答父亲道:“爸,我都想好了。我本来就是师范生,当老师正和专业对口,而且我们这小县城,现在也发展的不错,我在广州老这么漂着也不是个事儿。”回答完父亲,我分明看见父亲的眼神由担忧变成欢喜。

之后我便每天在家里陪伴父母和看书备考。这段时间,感触最深的是父母的老去,哥哥突然离世带给父母的打击,以最直观的表现体现在我的面前。

母亲整夜的失眠,每夜真正睡着的时间在三个小时左右;很多次我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父亲静静地站在客厅的全家福面前,我在他背后听着隐隐的小声的呜咽声,整个客厅都弥漫着悲伤。

这段时间我更加坚定了回家的决心,之前内心存有的不甘、对广州的眷恋,全部化为乌有。

04

油菜花开

经历考试、面试、体检、政审,我顺利的成为了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开始了自己的教学生涯。

我所在的学校是县城新建的一个城东小学,位于县城最东边,这个学校是县城扩建的产物,为了满足城区日益增长无法消化的生源而建。

在广州生活了几年,突然慢下来的生活节奏让我很不适应。早上出门上班,再也不用挤公交挤地铁了,一路慢跑,街上几乎看不到行色匆忙的路人;和同事一起走路,经常不自觉的就甩下同事很远,同事说离上课时间还久着呢,叫我不要急,我只好告诉她我习惯走路快。

这些都是小事,我很快适应了我的工作,每天按部就班的上课,不会有突发的加班,周末更是雷打不动的休息。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小县城时,故乡却让我一次次措手不及。

一天夜里十点,我接到了表哥的电话,说他一家人正在汽车站,问我能不能送他们回家。表哥的家在离县城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小镇上,我很直接明确的告诉他,我第二天要上班,不方便送他们回家。

之后舅舅打电话给母亲大发雷霆,母亲则抱怨我拒绝表哥拒绝得太干脆,就算不能送他们回去也要找个理由,比如说车子坏了正在修呀。归乡以来,我第一次和母亲争吵。

很快,家里爆发了一场大战。大姨的孙女在镇上读小学二年级了,突然想到县城来读书,她说服母亲帮她带着这个孙女,让我把她放在我的学校里去读书,每天带着她上下班。

母亲答应她之后,开始对我旁敲侧击,打听我学校的事,最后直接向我提出了要求。我和母亲争吵起来,父亲知道后连骂母亲不懂事,母亲委屈得直哭。

05

这两件事情一度让我和母亲的关系极其恶劣,我归乡的初衷就是为了陪伴父母,这让我很是痛心。我向单位的年轻同事抱怨,引起一片共鸣。

“我们家那些亲戚,以为学校是我开的,一有小孩读书就说让我搞到我们学校来读,放个好一点的班级。”“我们家里倒是没多少读小学的,就是把我当成了司机,随便就喊我开车接送,我就想不通,租车很贵?”

学校里有五个和我一样的年轻教师,都是这几年通过招考陆续考进来的。我们选择回故乡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为了逃离一二线城市自愿回来的;有和我一样因为家庭原因回来的;也有热爱教师事业热爱家乡一毕业就考回故乡的。

但无一例外的,都深受故乡这人情世故之害,无法适应。

除了这人情世故,我们这几个年轻人,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些老同事的做派了。在学校里混吃等喝,讲课照本宣科,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

06


即将丰收

故乡的小县城,城市建设远比我归乡之前想象的要好。但随手乱扔垃圾、不遵守交通规则等一些陋习却没有得到改变,人们的素质没有跟上县城发展的步伐。

人与人之间没有界限感,人情上讲究你来过往,你麻烦麻烦我,我再麻烦麻烦你。

我们几个年轻人时常在一起吐槽,交流如何让家中长辈理解我们的行为。但讨论最多的还是工作,如何做一个好老师,而不是变成那些老同事那样。

学校虽然位于县城,情况比村小要好很多,但留守儿童的比例依然很高,更多的是父母外出务工,爷爷奶奶在县城陪读的小孩。

这种情况要求我们不仅教给学生知识,更要教会他们保护自己,学会爱与被爱,从而健康快乐的成长。

桃子是我们几个中最热爱教育事业和故乡的人,这是她归乡的初衷。她小时候是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深感农村教育资源的缺失,儿时的经历促使她报读了师范院校,一毕业适逢故乡招考,理所当然的回到了故乡。

她的热情带动了我们几个年轻人,虽然初衷各有不同,但最终都真正的热爱上这份工作。

孩童最是天真无邪,你对他好,他便对你好,信任你,相信你,所有的付出他们都能感受到。这样的天真打动了我,我发现自己已经渐渐地离不开他们。

07

认认真真学习,快快乐乐玩耍

十月,城东小学的操场上红旗飘扬,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开始了,小朋友们加油的口号响彻全场,运动带来的快乐充斥着整个校园。

我在这快乐的氛围中忙碌奔走,享受着孩子们简单的快乐,这是我的工作特有的福利,我为此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此时我已回到故乡整整五年,五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我真正的爱上了这片土地。如今我感谢自己当初的决定,我爱这些孩子们,就如同他们需要我一样需要他们。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到故乡,带回新的思想和观念,故乡对我们也越来越包容。我不用再为周遭的人情世故感到尴尬,父亲和母亲从内心接受了我的处理方式,也渐渐的从晚年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

我看到学校的学生慢慢的成长起来,毕业离校面临新的开始。有一天,他们会走出这里,走向远方,为社会创造财富和价值;也许到那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回到这里,为故乡带来新的希望。

这新的希望中,有我的一份力量,我就不负这份养育我长大的土地。

#我与故乡有场约会#联合征文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6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