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抱着出世的心怎样更好的入世?

2016年5月7日,我在自己的当天日志中写下了以下的文字:

我是谁?

我不是我的名字,我不是我的性别,我不是我的长相,我不是我的身高,我偶不是我的外貌,我不是我的身体,我不是我的财产,我不是我的房屋,我不是我的收入,我不是我的个性,我不是我的头衔,我不是我的职业,我不是我的头脑,我不是我的思维,我不是我的想法,我不是我的悲伤,我不是我的开心,我不是我的烦恼,我不是我的狂妄,我不是我的傲慢,我不是老公的妻子,我不是妈妈的女儿,我不是孩子的妈妈,我不是公司的职员,我不是我的角色。

我是谁?我是问我是谁的临在,我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我是我。

高中便问自己这个问题,终于在那天找到答案。当天的日志没有一个人点赞也没一个人回复,我理解很多人看不懂,大家没给我留言“一个疯子”真是客气的了。

其实这之前的两三天我就有这种美好的感觉,什么都消失了,思想想法都空无了,只剩下全心全然的处在当下,真正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从心底升起一种喜悦,呆在里面特别有安全感。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觉醒、开悟?



接下来的将近一个月悲催了,那一阵光的感觉没有了,我恢复到自身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观。本身我就没有特别强的赚钱欲望和金钱崇拜,这下好了,开始厌恶所有的人对钱的追求欲望,更悲观了,更避世了,也就是说这阵光让我对世间所有的一切有了出离心,因此我找不到自己本身存在于这世间追求一切的动力了。

过去我不善人际交往,那阵子感觉高高在上更不屑去和他人交往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在自己的这种傲慢和悲观中,找不到任何出口,因为这心中所有的一切是无法和身边人分享的,偶尔和老公念叨一句,他听不懂还觉得你在疯掉,太孤独了太痛苦了。

还不如不给我那束光,好让我继续在这尘世中尽情投入的或痛苦或欢乐的演戏。

该怎样抱着出世的心更好的入世,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将近一个月,也痛苦了将近一个月,如果再过两年还是找不到答案,极大的可能我就要去出家当尼姑,成为一个避世主义者。

然而,老天还是眷顾我的。


这月中旬买了本肯威尔伯的《一味》,我读书很慢,喜欢细细琢磨读者的每句话,喜欢的句子还喜欢反复读,再加上这本书本身对我也有难度,所以半个月来只读了半本。

处在这样的境界中是没有时间感的,虽然时间从其中穿过。云朵从天空飘过,念头从心中闪过,海浪从身边流过,而我就是这一切。我并不是在看其中的任何一样事物,因为并没有一个自我中心在那里刻意觉知着什么。每一样事物只是在瞬间单纯地升起,而我就是这一切。我并不是在看天空,因为我就是天空,而天空正在看自己;我并不是在看大海,因为我就是大海,而大海在感觉自己;我并不是在聆听鸟鸣,我就是鸟,而鸟正在听着自己的叫声。没有一样东西在我之外,也没有一样东西在我之内,因为我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万事万物,一向都如此,没有任何东西在催促着我,也没有任何东西在拉扯着我,因为我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万事万物,一向都如此。

天呐,看到上述的描述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身临其境,这就是我那天感到和大自然合二为一的感觉,心生喜悦的开心。让我敬佩的是,我只是有那么几次或那么几天瞥见一味,而威尔伯几乎可以一整天都呆在这种喜悦中。

更奇特的是昨天看到了一百三十四页如下两段:

学生一旦清楚地瞥见这本自具足永远存在的觉知,某些不幸的事可能会发生。一方面他们似乎解脱了身心较低层次的束缚,另一方面这些较低层次的身心并没有停止自己的需要或问题。你可以一面处于一味,一面罹患癌症、婚姻失败、失业或仍然是个浑球,瞥见最高的境界并不意味较低的层次就不存在了(佛还是要吃饭),你也不可能因此成为较低次元的某种能手,(开悟不会让你变成四分钟跑一哩路的赛跑健将).事实往往相反,因为你可能会开始忽略、甚至轻视较低的层次,以为你不再需要它们了。它们其实是你神性的工具以及表现你的幸福圆满的工具,忽略这些工具就是扼杀神性----你可能忽略和谋杀了自己神性的示现。

大部分的众生都活在较低的次元,因此当你传达一味的讯息时,你自己较低次元的状态必须是健全的,才能传达健全的讯息,否则你口里说的是最高的真理,而实际的状况却是神经官能症。

神奇之至,看到这段话时候我明白了,我悲观消极是因为我碰到了第三个障碍“逃避式的灵修之道”,佛性或者说神性存在在人人的身上,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那道光选中我让我知道了,无论我之前怎么给大家描述我的变化,大家都难以相信,在所有人看来,我还是那个既穷又懒又邋遢的我。

你自己较低次元的状态必须是健全的,才能传达健全的讯息,否则你口里说的是最高的真理,而实际的状况却是神经官能症。我反复琢磨这句话,就是说我至少得在外在上先让自己的小我丰盈富裕起来,虽然一个乞丐和一个富豪一样他们的佛性或者神性是平等的,但对世人而言,富豪还是比一个乞丐更有影响力更有说服力。

昨天跑步时候一阵狂喜,心中的雾终于散开了,不再悲观了,重新开始追求所有人在追求的一切,财富、头衔、名声。它们只是些假面,我不会执着于它们,这个世界我重新来了。


帮助所有的众生体会一味,这便是宇宙给我那道光的意义,也是我这一生活着的意义。

抱着出世的心怎样更好的入世?

感谢亲爱的肯·威尔伯,我终于找到了答案,积极的入世是为了将来更多的人出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