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成长这件事,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一个月前,我看过《那年花开月正圆》长达十分钟的片花,心中并没有太大感觉,甚至认为这不过是一个俗套的民国大女主故事,一个片花,就几乎介绍了剧情的全部,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一个月后,我再次重看片花,几次忍不住哽咽,因为在追剧的过程中,我已入戏。
评价一部电视剧好与不好,有时标准极其简单,就算已经知道结局,它还能否让你喜,让你悲,让你随着剧中人物的种种经历而心绪起伏不断。

最新的剧情中,吴聘去世,那样的猝不及防。
他给了周莹最温暖的一段感情,教会了她如何去爱,可却突然离开,留下无尽伤痛。
遇见他以前,周莹本是闯荡江湖无拘无束的女子,和养父耍弄着一些小伎俩,骗点小钱,逍遥快活。
可她遇到了吴聘,这个世间最温柔的男子,没有任何富人家公子的傲慢,她随便一骗,他便上钩。
如果一切仅止于此,他就是被她骗了5两银子的冤大头。
可他却偏偏拿出了自己的名帖给她,让她以后有困难可以来找他。
怎么会有人,善良到这种程度?她心里默默地想。

后来她从沈家逃出,因缘巧合地上了他的轿子,跟随他来到吴家,没想到,从此再也没能出去。
他给了她全部的宽容,尊重和理解,为她争取一个女人在那个时代很难拥有的机会。
她心甘情愿地为他收敛了自己的言行举止,努力去做一个不给吴家丢人的媳妇。
更加幸运的是,公公婆婆待她都不算差,虽然有时会训斥她,但是婆婆总是嘴硬心软,公公虽然面冷,却不拘一格,愿意让她打破女子不能抛头露面做生意的规矩。

她曾以为会陪着吴聘一路学习着将吴家的生意发扬光大,她曾以为他们会相守幸福一生。
可他却突然去了,他为她搭建的幸福小世界也坍塌了。
后来,吴家被诬陷,公公去世,家族败落。
她回来,撑起这个破败的家,一步步摸索前进,虽然辛苦万分,总算成了成功的女商人。
可午夜梦回之时,想必心中仍是怅惘的。
如果能够安安稳稳过一生,谁又会主动走上这条艰难之路呢?
谁的成长,不是满载着难以言说的辛酸呢?

另一边,沈星移也同样是一路被命运裹挟着成长的。
这个角色不是传统意义上伟光正的男主,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过着“不求上进”的逍遥日子。
我们现实中所谓正确的价值观,往往无法接受这种毫无追求只图享乐的人,可是于沈星移而言,
哥哥沈月生天资聪颖,所以父亲并不太在意二儿子如何,只要月生将来可以继承家业他就满足了。
奶奶和母亲溺爱他,把他当做小孩子一样宠着,也不会要求他做任何事,只要不闯大祸就好。
他从小衣食无忧,无人管束,优越的家境注定了他出门在外也是被人追捧的。
所以他的心思常常简单又直接,因为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不必费心费功夫。

可是周莹却成了例外,他以为把她收房就是对她最大的恩赐,她却满不在乎地出言拒绝,甚至逃跑。
他以为总有一天他会抓到她,驯服她,可当他亲眼看到野性难驯的周莹对吴聘那么温柔体贴,恐怕心里才开始意识到所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是有边界的。
《红楼梦》里有一回,宝玉在龄官那里颇受冷遇,可却看到她对着贾蔷使小性儿,很像自己与黛玉的相处方式。到此时他才顿悟,他永远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关爱。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谁也不会是世界的中心。
认识到这一点,对于从小惯于做富贵闲人的公子哥儿来说,并不容易。

沈星移彻底被推入成人世界的契机,是哥哥月生之死。
父亲严苛管教,想让他尽快变成月生一样精明强干,他却始终不太长进。
淹水缸那场戏,可以说是所有人压抑情绪的爆发,他绝望地诉说着自己不想成为继承人,紧紧搂着他的亲人们却听不到他心里的无助。
父亲压根不想承认他,奶奶用了“废物”一词来形容他,就连母亲,也要他代替月生成为家中的顶梁柱。
从此之后,恐怕他心里再怨,也无人可诉了。

成长是一件好事么?
成长会让沈星移不再以自我为中心,懂得何为爱,何为责任。
可却也会让他明白,曾经年少轻狂所错过的东西,恐怕以后都很难再追回。

不务正业一定是坏事么?
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城市里,沈星移恐怕是第一个接触西方新鲜事物的人,在众人还在视洋人为异类,避之不及时,他的房间里早已摆设了各种西式用具。
他知道西凤酒十年比十五年的好,知道味道最纯正的是裕得黛,甚至知道去哪一家店铺能喝到最好的。
他没有他大哥或者周莹那样的经商天分,但他把享受生活做到了极致,拥有领先于大多数人的品鉴眼光,注定将来会成为给这个城市带来新鲜事物的革新者。

不管多么的不情愿,周莹和沈星移都被迫走上了成长之路,两条道路,殊途同归。
他们一定会成为灵魂知己,但却不一定能够跨过现实中许多世俗障碍。
因为,这正是成长的代价,它会让人成熟,让人克制,也让人怯懦,顾虑重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